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39章 夜行动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太阳已经落山了,西方只剩些许余晖,人们点亮野营灯,把营地照得灯火通明。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疑惑,不知道张子安的提议是什么意思,真要搞死肖天宇啊?

    正常人每天要喝差不多两升水,再加上食物中的水分,才不觉得口渴难耐,而他们在沙漠里,白天几乎一刻不停地出汗,保守估量饮水量是要翻倍的。

    肖天宇听傻了,惶恐地连滚带爬扑过来,哭诉道:“子安兄,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张子安没理他,向其他人解释道:“我没说清楚,是不给他瓶装水,这三天他只能喝过滤后的生活废水。”

    大家恍然,甚至还有人噗嗤笑起来。

    就算再怎么节省,瓶装水也不可能只拿来饮用,刷牙和做饭时也会用到,这些生活废水经过过滤后其实也能达到饮用标准,扔了可惜,收集起来灌进空瓶子,留待不时之需。

    队伍进沙漠时携带了简易过滤装置,在最危急的状态下可以把咸水甚至尿液过滤到可饮用状态,当然味道不怎么样就是了。

    张子安这个建议,一是可以节省瓶装水,二是可以处理掉那些生活废水,三是让肖天宇亲身体验沙漠中的水到底有多宝贵。

    大家都觉得这个提议不错,甚至有人“好心”地担心光靠生活废水不够肖天宇喝的,因为过滤后的净水和废水比例很低,一升生活废水可能也就能过滤出两三百毫升饮用水,再加上生活废水本来就没多少,他们慷慨地表示愿意把自己的尿液也贡献出来。

    肖天宇苦着脸,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虽然保住了命,但是这肯定会成为他一辈子的黑历史。

    此时,没人会顾及他的心情,为了维持队伍的稳定,大家的火气需要得到发泄,他必须受到惩罚,而不只是皮肉之伤,这是他自作自受。

    “子安兄……学涛、涛哥……卫老师……”肖天宇还想为自己求情,见大家都不理自己,又把目光转向平时跟自己关系不错的何荷,“小荷,难道你忍心……”

    何荷极端厌恶地别开目光,不想再看到他的脸,恨恨地说道:“我都没用饮用水擦身体,你倒好……以后别跟我说话,我不认识你!”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肖天宇在三天内被禁止接近瓶装饮用水,以后也会受到别人的格外关注。

    虽然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但张子安心里也不是滋味。

    俗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遇到困难不要紧,大家团结一致,肯定能想到解决办法,但如果被队友在背后捅刀子,那就真没法玩了。

    他不敢完全信任李皮特那队人,但自己这帮队友又太不可靠,令他心生无力之感。

    接下来,重新清点物资,吃晚饭、聊天,活动跟昨晚差不多,但大家都能感觉出来,不知道是不是肖天宇这件事的影响,也可能是艰苦的旅程不断消磨大家的信心,气氛比昨天差了不少。

    张子安没什么好办法,他又不是当政委的材料,总不能现场组织大家拉歌吧。

    没过多久,累了一天的人们陆续回到自己的帐篷入睡。

    张子安今天晚上没有守夜任务,也返回帐篷,用湿巾擦了擦脸,又刷了牙,盖上毯子。

    他脑子里很乱,萦绕着路上发生的各种事件,思绪万千,本以为会失眠,没想到可能是白天太累,也可能是因为没有守夜任务而感到心安,翻了个身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自己被推了一下。

    他猛然惊醒。

    帐篷里不算太黑,营地中央亮着一盏野营灯,隔着帐篷透过些许光线。

    飞玛斯站在他的充气垫旁边,低声说道:“外面好像有动静。”

    他一下子清醒了,翻身坐起来,看到菲娜早已经醒了,正隔着帐篷凝视着某个方向。

    张子安侧耳听了听,不出所料地什么也没听到。

    “怎么回事?”他一边穿衣服一边低声问道。

    飞玛斯不太确定地说:“我似乎闻到某种动物的气味顺风飘来……”

    “动物?什么动物?”

    张子安希望是原始埃及猫或者其他血缘相近的猫,让卫康赶紧完成科考目标,就算显得不够仗义也要带着科考队提前离开,否则继续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不知道,从没闻到过这种气味。”

    飞玛斯遗憾地摇头。

    “好吧,出去看看。”

    张子安穿好了衣服,拉开帐篷的拉链,看到外面还是满天的星斗,夜色深沉得像是一块闪闪发光的黑宝石。

    菲娜和飞玛斯都跟他一起出来了。

    借着灯光看了看表,令他意外的是,现在才是半夜12点多,他以为已经睡了很长时间了。

    营地里静悄悄的,帐篷里传来的鼾声没有打破寂静,反而令营地显得愈发空寂。

    夜风如水,凉嗖嗖的,带走他剩余的困意。

    “在哪边?”他问道。

    飞玛斯望向营地的一侧,不太确定地说:“可能是那边,风向太乱,气味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

    张子安踮起脚尖向那边看了看,但视线被越野车和帐篷挡住了。

    守夜的人呢?睡着了吗?

    正他如此想的时候,一束雪白的手电光划破黑暗,向他这边照过来,笼罩了他的身体,令他不得不眯起眼睛。

    手电光来源于营地另一侧的边缘,是守夜者发现他离开帐篷,而且行为反常,便用手电光向他发来询问。

    他看不清对方,但对方可以看清他,而且对方还拥有夜视望远镜。

    张子安暂时不想声张,指了指方便的地方,意思是没事,自己要去上厕所而已。

    手电光熄灭了。

    现在轮到谁守夜来着?警惕性还挺强的。

    他想了一下,想不起来这时候轮到谁守夜,不过无所谓,尽职尽责的守夜者能让他睡得更安心。

    他带着飞玛斯和菲娜绕过帐篷,借助帐篷挡住守夜者的视线,然后悄悄向夜色里跑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