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36章 煎熬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正如弗拉基米尔说的——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困难和士气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困难越大,士气越低,反之,每攻克一件难题,士气都会为之大振。

    无人机侦察沙丘缓坡的办法成功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这下不用累死累活手脚并用爬沙脊了,心情大为愉悦。

    即使骄阳依旧、热浪滚滚,大家的心理负担却减轻了很多。

    就这样,每次遇到沙丘,大家在沙丘前停车,想上厕所的就上厕所,不想上厕所的也可以下车活动身体,等着张子安操作无人机找到合适的翻越地点,大家再开车跟着无人机。虽然比冒险直接开车冲上沙丘要多消耗时间,但安全性和舒适度得到了很大提升。

    上午10点,等车队行驶到一片相对平坦的沙地,李皮特下达了原地休息的命令,他们要在这里一直休息到下午3点才继续前进。

    5个小时的时间怎么打发呢?

    搭帐篷不现实,太阳直射之下,帐篷里热得像熔炉,车里也是如此,车行驶时还能偶尔开开空调,不开空调时也有热风吹进车内,但停车时肯定是不能开空调的。

    还好他们在出发前也考虑到白天停车休息的问题,准备了一些伸缩式的H型铝合金支架,还有几大卷长条形的白布,这时候就能派上用场。

    把一对铝合金支架相距数米架好,底端插进沙子里固定住,顶端挂上白布,就形成一个简易天棚。

    别看这天棚非常简陋,但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在沙漠里有荫凉和没荫凉完全是两个概念,荫凉内外能差出不止10度,想想穿着白袍的阿拉伯人就知道了。

    几个这样的天棚很快搭建好,大家把车都停到天棚下,坐在车里把车门都打开通风,或者搬出折叠椅坐在车边。

    头顶上有白布天棚阻挡阳光直射,就不需要担心皮肤被晒伤,进而可以把多余的衣服都脱掉。

    男人们光着膀子或者只穿着背心,两位女性也脱掉防晒服只穿着很清凉的运动内衣——尽管如此也没人特别关注她们,都说饱暖思霪欲,但太暖了也不行。

    天气太热,大家都没什么食欲,勉强吃了些东西,然后各自找事情做。

    有的人拿起kindle看小说,有的人拿着平板看视频,有些人聚在一起玩扑克,有人干脆闭目养神,但是太热了,大家都像是被晒蔫的植物,很难完全静下心来。

    没有风,一丝风都没有,空气是绝对的静止,捏起一把沙子松手,沙粒垂直落下,每个人心里都在咒骂这该死的鬼天气,恨不得有支利箭能把太阳射下来。

    张子安带了个USB插口的小电扇,连上充电宝,勉强能够吹起一束热风。

    充气垫子上,菲娜占据了离小电扇最近的位置,飞玛斯吐着舌头趴在中间,张子安只能坐在最远端,风吹到他这里时已不剩多少了。

    当然,难兄难弟还有理查德,它站在他靠近风扇的那侧肩膀上,一直张着翅膀散热,像是雕塑。

    太阳就像是画在天空中似的,每个人都盼着它赶紧往西斜,它却一动不动。

    在气温接近60摄氏度的沙漠里休息,这不是休息,只是让车辆休息,对人来说是另一种形式的煎熬。

    时间慢慢过去,太阳终究还是动了。

    到了下午3点,阳光已经能斜着晒到天棚下的车辆和人,李皮特下达了继续出发的命令。

    大家穿好汗湿的衣服,像是行尸走肉般把白布和铝合金支架收纳整理,几乎没有人说话,只是被动地服从命令。

    冬天进入撒哈拉沙漠已经很难熬了,更何况此时是最热的夏天,在太阳底下晒一天,就算是百炼精钢也能化成一汪铁水。

    接下来,开车,遇到沙丘,停车,绕路,像是兢兢业业的工蚁,或者没有独自思考能力的机器人。

    大部分人都放任自己的脑子处于僵化状态,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忽略身体上的痛苦。

    最大的困难不是翻越沙丘,而是白天时刻高悬头顶的太阳,但是这个困难没办法解决,所以大家的思想滑坡了……不,应该说是像泥石流一样崩溃了。

    等对讲机里传来停车扎营的命令时,大家才恍然回过神来,发现太阳已经沉到地平线附近,又一个夜晚即将来临。

    有了前一晚的经验,熟能生巧,这次的扎营速度快了一些,太阳还没完全落山时,一顶顶帐篷已经立了起来。

    气温降到适宜的程度,如释重负的人们纷纷摊倒在充好气的垫子上,恨不得就这么一觉睡过去,等醒来时已经离开沙漠,或者从来没有进过沙漠。

    但是,连休息都是一种奢望。

    李皮特又开始敦促大家汇报每辆车的饮用水、食物和柴油的消耗,疲惫不堪的人们被驱使着又开始忙碌。

    张子安也很累,不过他毕竟还年轻力壮,精力充沛,等他搭完四人帐篷,再统计自己车里的物资消耗,又是全队最后一个去汇报的。

    不出所料,从卫康和李皮特愁云不展的脸色就可以猜到,数据并不乐观。

    由于今天是纯沙漠行驶,翻越沙脊时还要绕路而行,平均每百公里的耗油量竟然超过了40升,个别车辆的数据甚至达到了惊人的50升!

    没错,就是胖子肖天宇那辆车,他不仅耗油高,饮用水消耗也是最高的,显然他开空调根本没有节制,发动机长时间超负荷运转很可能突然故障。

    “不能这样下去了。”李皮特果断说道:“让萨利姆跟他同乘一辆车,由萨利姆来开车,如果这样情况还得不到好转,就让他跟我一辆车,我不信管不住他!”

    卫康的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没说什么,微叹一声。

    自己的学生兼队员拖了后腿,他这个当老师的也很难受。

    张子安把自己的数据汇报上去,然后就告辞离开,路过一辆车的时候,差点儿与一具白花花的**撞个满怀——正是光着膀子的肖天宇。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