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25章 走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虽然已经是下午,但只要太阳还没落山,沙漠里就酷热难耐。

    张子安亲眼见证自己的尿渍在石头上停留了不足十秒,就几乎被蒸发殆尽。

    他正要离开,眼角余光突然注意到石头边上的阴影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啥玩意儿?

    他带着好奇蹲下来,但石头缝又矮又窄,外面光线很强但里面光线极暗,除非四肢着地趴下来看,否则很难看清里面到底是什么。

    当然,还有另一个办法,就是把石头掀开。

    张子安看着刚被自己的尿滋过的石头,实在是下不去手,而且他的好奇心也没那么大。

    最后,他干脆伸脚踹了一下石头,想试试能不能敲山震虎,把藏在石头下面的东西惊出来。

    他这一脚用力很大,连腿骨都反震得隐隐作痛。

    当他正咧嘴吸凉气的时候,一只黑色的小动物嗖地一下从石头下蹿出,虽然小,但爬行速度极快,冲着他就扑过来。

    张子安根本还没看清那是什么动物,犹豫了一下是应该后退是应该直接抬脚踩死它,心中突生警兆,身体往后一闪!

    与此同时,一道寒光从斜刺里射入,准确地把那只小动物钉死在土里。

    那是一柄战术匕首,被钉死的那只小动物是一只黑色的蝎子。

    虽然这柄匕首明显是冲着蝎子来的,即使张子安没躲也不会伤到他,但依然令他惊出一身冷汗。

    匕首几乎切断了蝎子的身体,但这只蝎子的生命力相当顽强,垂死挣扎之余还屈起尾巴上的倒钩试图攻击攻击匕首。

    张子安转头望向匕首飞来的方向,只见李皮特与纳巴里正缓步向这边走来,萨利姆跟在后面。李皮特的手里拿着空刀鞘,证明这一刀是他甩出来的。

    “老弟,小心啊,沙漠里的蝎子都很毒的,如果你不小心被叮了,我们只能马上调头送你回去,还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李皮特走到旁边,弯腰拔起匕首,蝎子依然穿在匕首上挣扎。

    张子安皱眉,心说李皮特居然带着匕首进了沙漠。

    虽然带匕首防身是很正当的理由,毕竟沙漠里有一些危险的动物,而且说不定还可能遇到潜藏在沙漠里的恐怖分子,另外匕首还有很多其他用处,但终归令人觉得很危险,关键是没有提前告知张子安和卫康他们。

    反观他和卫康这边,就没人想到应该带些防身的利器,但现在后悔也晚了。

    纳巴里对李皮特携带匕首倒并不觉得惊讶,因为他们贝都因人进沙漠也会带匕首或者腰刀防身,纳巴里就带着一把腰刀,放在车里没拿出来。

    “杰夫,你没事吧?”萨利姆也跑过来,关切地问道。

    “没事,我很好。”张子安点头。

    “是埃及柱尾蝎,虽然小,但脾气暴躁,很凶。”纳巴里看了一眼就认出这只蝎子的种类。

    李皮特用靴底蹭掉了匕首上穿着的蝎子。

    “多谢。”张子安心里觉得别扭,但该道谢还是要道谢。

    其实就算李皮特没有出手,这只蝎子也伤不到张子安,毕竟他穿着沙漠作战靴,不太可能被尾刺轻易刺穿,在它接近之前可能就已经被他踩死了。

    “呵呵,都是一个队伍里的伙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客气什么?”李皮特抽出一张纸巾,爱惜地把匕首擦拭干净,收回刀鞘里。

    张子安没看出来李皮特还有这种好身手,他仔细回忆了刚才那一幕,李皮特这一刀,无论力道还是准头都是极好的,要知道那只蝎子个头挺小,而且是在快速移动中,想出手甩刀扎中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起码张子安自问是做不到的。

    “你们这是来……”

    张子安心说你们不是来结伴撒尿的吧?这么快就好得尿到一个壶里了?

    李皮特看了一眼纳巴里,“纳巴里正在找路,我对贝都因人的神奇之处早有耳闻,出于好奇跟着看看。”

    纳巴里在乱石间行进,看似漫无目的地随便散步,不时伸手抚摸着石头,像是从触摸中找回以前的记忆。

    这些石头在张子安他们看来都是大同小异,不知道纳巴里是怎么辨认的。

    片刻之后,纳巴里指着一个方向,“往那边走。”

    那个方向与其他方向没什么区别,崎岖起伏的地面上根本没有现成的路。

    之前他们一路向南开,现在要偏向西边了。

    “纳巴里叔叔……”萨利姆忍不住开口问道,如果纳巴里一直不说话,那他可学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记号。”纳巴里拍了拍石头。

    这时,他们才注意到,石头的一侧有一个非常模糊的记号,指向刚才纳巴里所指的方向。

    这个记号非常古老而隐秘,像是某种文字,被沙漠的风蚀效应磨损得快要消失了。

    其实答案就是这么简单,纳巴里找到了路,因为他找到了记号,但如果不知道这一带有记号,找破脑袋也找不到。

    纳巴里回身望了一眼萨利姆,说道:“这是很久以前的族人留下的记号。千百年前,人们从利比亚的库夫拉绿洲走私狮皮、象牙、香料、黄金、鸵鸟蛋,途经锡瓦绿洲或者达赫拉绿洲,分别运往地中海对岸或者古埃及的各大城市。咱们族人来了之后,倚仗对沙漠的熟悉,也分了一杯羹。”

    张子安和李皮特都很惊讶,纳巴里领着他们走的,居然是一条古代的走私之路。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走私都是重罪,毕竟能挣大钱的路子都写在了刑法里。特别是古代,走私相当于把法老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一旦被抓到绝对是要杀头的。

    古埃及法老们不愿国库的黄金白白流失,但他们的实际控制范围有限,基本上只局限于尼罗河两岸的黑土地,而更广袤的红土地,远在法老们的势力范围之外,因此法老们明知存在隐密的走私之路,却只能干瞪眼。

    经历过时间考验的走私之路,在一定程度上起码比在沙漠里瞎闯要来得靠谱。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