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20章 臆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打量着除李皮特之外的六个人,愈发觉得两支队伍的实力相差悬殊,人家这队伍里有各种职业,要文能文、要武能武,而自己这边的科考队呢……基本就是老弱病残吧。

    令他愈发想不明白的是,这些在各个职业领域都有一技之长的人,是如何沉迷于李皮特那套歪理邪说并选择加入宇宙信息学会的呢?

    不过其实也不好说,想当年中国大陆有段时间还全民练气功呢,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全都跑到家附近的广场上,追随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大师和教主,习练号称包治百病的各种气功,为此而倾家荡产的也不在少数,甚至还有科学家和党政机关的报刊帮腔鼓吹呢。

    往事犹在,与之相比,李皮特他们这些人只能算是小打小闹。

    “所以,我就用这些朝圣者的职业称呼你们?”张子安的目光扫过他们,问道。

    李皮特笑道:“这样就好,否则也不好记名字,不是吗?像神父那个西班牙人,他的命名可是很长的,连我跟他相处了这么久都记不住。”

    “也好,我会向卫康教授他们代为转达的。”

    张子安表示同意,反正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而且确实如李皮特所言,一下子记住六个陌生人不同语言的名字,并且要和他们的脸对上号,还挺费脑子的,不如直接称呼职业。

    “所以你们也是想在沙漠里找到光阴冢?”他又问道。

    李皮特没有理会他语气中的调侃,严肃地答道:“我们考虑过,如果羊皮地图是真的,那座金字塔肯定属于某位不得了的法老,只有这样才能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在沙漠深处建造金字塔,而目的肯定是要隐藏什么秘密。”

    李皮特快速瞟了一眼四周,压低声音说道:“不瞒老弟,我们对羊皮地图进行过年代鉴定,从结果上看,大致应该是来自于托勒密王朝中晚期至罗马帝国统治的早期。这段时间内,有能力、有决心、崇尚古埃及文化以及对数学、建筑学有造诣的人,应该是屈指可数的……”

    张子安不动声色,极力掩饰着内心的震惊。

    如果李皮特不是在信口开河,那建造金字塔的候选者显然只有一个,就是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其他人不可能同时满足那些条件。

    张子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李皮特和其他六人的身上,没发觉菲娜动了动耳朵,悄无声息地靠近了几步,绿莹莹的眼睛也死死地盯住李皮特。

    “你是说埃及艳后?不可能吧,她为什么要在那里建造金字塔?”张子安提出质疑。

    李皮特摇头,“动机没人能说得清,我们倾向于认为,那里是宇宙纯净能量的汇聚点,她经过测算之后选择了那里。”

    张子安:“……”简直是鸡同鸭讲。

    “我知道你还不太相信,但实际上留传下来的说法未必比我们的理由更可靠。”李皮特猜到了他的想法,“人们对那段历史的印象来源于普鲁塔克的《希腊罗马名人传》,但普鲁塔克比埃及艳后晚生一百多年,这本书更像是一部文学作品而不是历史,比如埃及艳后密会凯撒的那段经过应该极为隐密,普鲁塔克是怎么知道的呢?这就像是司马迁在史记里记述了很多只发生在两人间的对话,而对话的两人绝不可能把话外泄,那司马迁是怎么知道的?不外乎以结果推衍过程,外加他自己根据人物性格的杜撰而已。”

    张子安没办法反驳,因为所谓的历史就是类似于这样,即使为正史的史记,也不可避免地填充了作者的很多臆想,否则谁能知道千百年前两人密谋的具体内容呢?就算知道内容也不可能把原话一字不漏地记录下来,史书作者是人不是神仙。

    “埃及艳后和安东尼结合后,安东尼为了讨美人的欢心,把罗马的殖民地利比亚作为礼物送给了她,所以身兼学者身份的她是有能力在那里建造金字塔的,只是不清楚是否来得及在她死前建成……沙漠深处的大工程,想做到保密应该是不难的。”李皮特轻松地笑道:“再说了,大不了白跑一趟而已,进沙漠观光一次也没什么损失。”

    张子安点头,李皮特有备而来,做的功课比他更充足,一番话看似捕风捉影,但想找到漏洞还真不容易。

    “之前我就想问了,老弟,这只猫和狗是你养的?打算把它们也带进沙漠?”李皮特指着菲娜和飞玛斯问道。至于其他隐身的精灵,他看不到。

    “嗯,这跟我们的科研工作有关。”张子安避重就轻地答道。

    李皮特点头,知趣地没有再追问,“好的,只要有余裕,我们会全力支持你们的科研工作,毕竟我们进沙漠也是为了研究宇宙纯净能量,严格算起来咱们应该是同行。”

    张子安:“……”好大的脸啊!

    “那我们先行一步,中午时分在贝都因人的部落会合,怎么样?”李皮特示意其他人都回到车里。

    张子安估摸卫康教授他们在中午前应该能到,便作主答应了。

    李皮特吹了声口哨,一行人浩浩荡荡地驶离锡瓦,扬起的烟尘久久没有消散。

    “咱们也回旅馆吧,在卫康教授他们来之前,应该还能休息几小时,以后就不能睡这么舒服的软床了。”张子安提议道。

    弗拉基米尔慨然说道:“没关系!喵喵主义者不畏艰难,天当被,地当床,钢枪是枕头,黄沙是食堂!”

    “嘎嘎!说得好!天当被,地当床,中间一对野鸳鸯!我们要树立信心,即使遇到男上夹男的奸男情况,我们也要迎男而上、知男而进、排出万男!”理查德落到他的肩膀上,聒噪个不停。它的额头依然肿着个包,不是蚊子叮出来那个,而是昨天傍晚撞出来的。

    虽然它给大家打气是很好,但张子安总觉得其中某些字的读音似乎有些奇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