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17章 神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菲娜听了张子安的叙述,第一反应是——他又在说什么胡话,太阳每天都在东升西落,怎么会落不下去?就算要忽悠也要讲基本法吧。

    张子安见它打心底里透着不信任,觉得很受伤——为什么自己说真话的时候反而没人信?

    “真的,不止是我一个人发现了,不信你问大家!”他指天划地,恨不得发毒誓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过就算他发毒誓,估计也无法取信于菲娜……

    “是老朽最先注意到的。”老茶替张子安证明。

    老茶当时站在一堵倒塌的墙上,悠然远眺附近的美景,听到张子安喊它们集合,正打算跳下来,突然心中警觉,发现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对。

    它的警惕性一向很高,四下观察之后,却没发现什么特异之处,因为他们目前处于山丘的高处,若有什么人或者动物接近,肯定逃不过它的眼睛。

    老茶没有就此忽略,而静气凝神,把目光放到更细枝末节的地方,见微而知着。

    目光从脚下的影子边划过时,它胡须一颤,发现了令它惊诧莫名的异象——它跳上这堵墙的时候,记得很清楚,自己的影子正好落到墙的边缘,十来分钟的时间里,它一直站在原处未动,影子的位置居然也一点儿没动?

    老茶生性谨慎,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或者是一些其他原因,比如自己在不经意间移动了位置。但它仔细思量自己刚才的一举一动,觉得不太可能,因为它一向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站如松,坐如钟,绝不会站着没事干就扭来扭去的。

    于是,它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飞玛斯和弗拉基米尔,询问它们是否察觉到这个异状。

    飞玛斯和弗拉基米尔听了之后也觉得难以置信,但老茶神情严肃,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太阳就算已经西沉,阳光比正午时减弱了不知多少倍,但依然不可直视。

    菲娜不知跑哪里去了,张子安和精灵们不好抛下它,暂时不能离开这里。

    老茶它们三个以犄角之势站稳,屏气凝神一动不动,仔细观察自己与对方的影子。

    就这样又过了十来分钟,三道不同角度的影子居然一点儿也没有变化。

    它们三个面面相觑,略加商量之后,认为此事非比寻常,赶紧来找张子安商量。

    张子安当时正在低头玩手机,嘴里有一句没一句地喊着菲娜的名字,想发一条诸如“如果你的男朋友宣称要去锡瓦追寻亚历山大大帝的荣耀,那你就要小心了”之类博人眼球的朋友圈,觉得肯定能引来很多妹子的关注……

    他听了老茶它们的讲述,起初觉得很不可思议,但细听它们的判断方法似乎没什么毛病,而且他也感觉今天的夕阳久久没有落山。

    这时,他正好看到菲娜从尖顶里跳出来,赶紧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它。

    菲娜不相信张子安,但精灵们众口一词,令它不得不相信。

    难道……这就是阿蒙神的神谕?

    它用余光快速扫了一眼地平线附近的夕阳,这里是附近的最高处,是欣赏朝阳和夕阳的最佳地点,难道古时候把神谕殿建在这里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吗?

    菲娜的心脏咚咚咚地跳得很快,一阵阵的狂喜涌上心头。

    阿蒙神回应了!真的回应了它的祈求!

    所以……真的可以再次见到活生生的她么?

    精灵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这件怪事,但讨论了一圈也没什么结果。

    “神谕……真的是神谕……”菲娜喃喃说道,“亚历山大大帝当时一定也是见到了这样的神谕……”

    张子安干咳一声,说道“在我看来,跟神谕没什么关系吧?”

    正暗暗欣喜的菲娜就像被一盆冷水浇头,不由地出声问道“为什么?”

    张子安没有注意到它语气中的异样,当即发表自己的看法“依我看,这就跟海市蜃楼差不多,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他蹲下来,捡起一块小石头,在地上画了两道同心圆的弧线,“这是地球表面和大气层”

    接着,他在内侧弧线的一端画了一个三角形,“这是咱们站的小土丘。”

    “这是太阳。”他在外侧弧线另一端画了个小圆圈,圆圈没有接触弧线。

    他从小圆圈引出一条虚线连接三角形,“按理说,太阳发出的光线已经被地平面挡住了,咱们是看不到的,但是……”

    他又画了一条实线,从小圆圈出发,与外侧弧线相交,然后改变方向与三角形连接。

    “异常的大气条件,就会令光线产生这样的折射,令本来已经沉下去的太阳依然能被咱们看到——在咱们看来,太阳好像一直没动似的。”

    他说完,扔下小石头,心中甚是得意。

    老茶恍然,拈须说道“这就像是从岸边看水里的鱼,看到鱼的位置并非鱼所在的真实位置?”

    “没错,茶老爷子果然厉害。”张子安很佩服老茶的活学活用——大概它年轻时在山林里没少抓鱼。

    飞玛斯和弗拉基米尔也看懂了他的示意图,觉得很有道理,心中随之释然,不需要担心是什么天地异变。

    只有菲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说道“这也只是你的猜测而已,大气是否发生了异常,你又怎么知道?”

    张子安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就像是解开了一道小学奥数题,不以为然地说道“沙漠和戈壁的极端环境本来就容易产生罕见的天气现象,比如能令沙丘平移的超级风暴、持续三天三夜的暴雨、神秘的海市蜃楼等等,否则还能有什么解释?”

    菲娜的内心深处也部分认同他的话,毕竟它在埃及生活的时间比他长得多,但越是如此,它就越是无名火起。

    它试探着说道“就算像你说的那样,是大气的异常形成的异象,但为什么早不异常晚不异常,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了异常?”

    其实它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为什么偏偏在本宫刚向阿蒙神祈求神谕的时候出现了异常?

    “这个嘛……”张子安耸耸肩,“也许正是赶巧了,或者其实这里经常发生类似的异常,只是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而已,毕竟这里游客少,谁也不会总盯着夕阳看,当地人可能更是熟视无睹。”

    他越说就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道理,在精灵们面前获得了智商上的优越感,更加自鸣得意起来。

    其他精灵暗中察言观色,这时候全都沉默了,因为它们看出菲娜对这个异常现象有非同一般的执着,平时的菲娜根本不会在意这所谓的异常,却只有张子安没有读懂现场的气氛。

    “本宫……不相信巧合。”菲娜固执地说道,“你也经常不相信巧合,为什么偏偏这次总是把巧合挂在嘴边?”

    “因为有时候就是会有巧合啊!我不相信的巧合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巧合,天气这种事谁能说得准?否则你说是怎么回事?”张子安嘴角含笑双臂抱胸,对自己的推理能力很有信心。

    老茶和飞玛斯一个劲儿地向他递眼色,意思是让他别较劲了,就算退让一步也不会少块肉,但他正大放厥词,没有注意到。

    菲娜快被他那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气炸了,勉强压抑着怒气,维持着表面的平静,说道“也许是其他一些无法用常识解释的原因,你看,咱们正好站在这片神圣之地……”

    结果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子安粗暴地打断。

    “不不,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神谕,但我已经强调过很多次了,奥卡姆剃刀——大道至简,越简越好,与其添加某个神秘因素来强行解释问题,不如从现有的因素出发来解释。”他大大咧咧地摆手。

    菲娜终于忍无可忍,厉啸一声,“本宫先把你剃了!”

    话音未落,几道锐利的爪影破风而至,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着寒光。

    张子安吓得魂飞魄散,还好他反应快,而且站得不是很接近菲娜,本能地尽力向后退了半步,堪堪躲过这一下,但饶是如此,他的牛仔裤也被划出几道口子,好悬就见了血。

    “喂喂!你干啥?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他色厉内荏地瞪起眼睛,缩头猫腰躲到老茶身后。

    “陛下息怒!老朽也觉得用巧合来解释太过牵强,须知世事无绝对,这世间还有很多东西无法完全用科学来解释。”

    老茶赶紧替他打圆场。

    弗拉基米尔也劝道“凡属于思想性质的问题,凡属于喵民内部的争论问题,只能用讨论的方法、批评的方法、说服教育的方法去解决,而不能用强制的、压服的方法去解决。”

    “the  truth  is  out  there!”飞玛斯引用《x档案》里的经典名句表示真相尚未定论。

    “喵呜~”星海也很同情。

    菲娜余怒未消,狠狠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一甩尾巴转身离开,“本宫先回去了!”

    它说走就走,不一会儿就走下小山丘,向小镇的方向消失在椰枣里。

    “简直莫名其妙啊!”

    确认菲娜已经离开,张子安终于把嗓子眼儿里的心放回肚子里,捋胳膊挽袖子,不服不忿地叫嚣道“我是不屑于跟它一般见识!否则……呵呵!”

    他低头打量着牛仔裤上新添的口子,自我安慰道“啧,多几道口子,看上去还挺潮的!对了,谁又惹它生气了?”

    剩下的精灵们都很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

    “嘎嘎!”理查德落到他的肩膀上,同情地说道“怪不得你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单身,这是注孤生的节奏啊!”

    “啥?你什么意思?”张子安一愣。

    理查德叹了口气,“难道你还不明白?不要试图跟一切雌性生物讲道理,她们会把你的智商拉低到她们的水平线上,然后用自己的蛮不讲理击败你!”

    张子安仔细咀嚼这句话,深有感触地点头道“好像确实是这样……”

    “所以,男人就应该干男人,让雌性生物见鬼去吧!”理查德坚定地一挥翅膀,顺坡下驴。

    “嗯,有道理……不对!”

    张子安终于反应过来,差点又被理查德给套路了!

    他想起之前的账还没跟它算,正要抓住它的鸟爪吊打它一番,却被它早有准备地飞跑了。

    “嘎嘎!精壮的少年哟,向着夕阳奔跑吧!在这座搞基之镇里,迎接一场命运的邂逅!不过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理查德扑腾着翅膀高高飞起,绕着废墟的尖顶盘旋。

    张子安从地上捡起刚才扔掉的小石子,捏在手里犹豫要不要把这只贱鸟砸下来——他倒不是怕把它砸出个好歹,而是担心万一砸中这摇摇欲坠的尖顶,会不会把这两千余年的古物给砸塌……

    虽然他不认为常规意义上的神灵真的存在,但正如菲娜所言,他们正站在一块不折不扣的神圣之地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万一遭受神谴,让他孤独一生怎么办?

    “嘎?”

    理查德刚围着尖顶绕了两三圈儿,突然感觉尿意上涌。

    为了减轻飞行负担,包括鹦鹉在内的鸟类基本都是直肠子,随时排泄。

    理查德在家里时还会尽量憋一憋,在这野外可就不管不顾了,滋地就在空中划出一道晶亮的弧线,一滩尿渍落在废墟间。

    张子安和其他精灵赶紧往旁边一躲,否则就鸟尿淋头了。

    “嘎嘎!爽!”

    它话音未落,眼前骤然一黑,猝不及防地一头撞到尖顶上,撞得它晕头转向,嘎了一声就像石头一样翻滚着掉下来。

    幸亏它胡乱扑腾翅膀减速,不至于摔得太惨,但即使如此也摔得差点背过气,而且正好摔在自己那滩尿渍上,羽毛上沾满了自己的尿泥。

    张子安他们又好笑又同情这只自作自受的贱鸟,紧接着他们的眼前也是一黑。

    他和精灵们不约而同地向西方望去。

    在地平线上徘徊许久的太阳几乎在眨眼间就落山了,光线急速由明至暗,令理查德的夜盲症发作了。

    他和精灵们面面相觑。

    不会吧?理查德刚刚在神圣之地上大小便,马上就遭到了报应?

    这是巧合还是……神谴?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