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211章 古代驱蚊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直到离开法尤姆绿洲,精灵们依然不时向车后张望,显然被蚊子虐得心有余悸,连张子安买回来的午饭都没什么心情吃。

    理查德脑门上被叮出的包高高隆起,奇痒难耐,它没有手,连挠都挠不到,只能把脑袋扎进翅膀底下蹭,但翅膀本身比较柔软,羽毛又蓬松,根本没办法解痒,于是它跌跌撞撞地在车内乱飞,胡乱寻找其他硬物来蹭,一会儿撞到车顶,一会儿撞到座椅,一会儿撞到仪表板,一会儿又撞到张子安,半刻也不消停。

    “我说你这是抽羊角风呢?别挡住我视线,我还要开车呢!”

    它飞到张子安正前方时,被他伸手拨开。

    “快!快帮本大爷挠一下,痒死本大爷了!”理查德叫道。

    “挠什么挠?忍一会儿就好了,越挠越痒,再说我还要开车呢,腾不出手。”张子安以自身经验出发,告诫道。

    “这大沙漠里,哪还有别的车?闭着眼睛都能开!快!痒死了!痒死了!”理查德像醉汉一样在空中打着滚儿。

    老茶见它实在痛苦,出言道:“要不,老茶帮你挠一下?”

    “别!你们的爪子太尖,本大爷年纪轻轻,还不想留地中海发型!”理查德断然拒绝。

    张子安向老茶递了个眼色,意思是:看见没?这说明它还不够痒!

    但让它这么继续折腾下去也不是个事,它把扑腾得到处都落满了细小的粉绒羽,粉绒羽又掉落大量粉尘。

    所有鹦鹉和鸽子身上都生有粉绒羽,粉绒羽滋生的粉尘就像PM2.5一样,长期吸入对身体不好,特别是在这种封闭的环境内。很多长期养鸽子且不注意室内通风的人都有咳嗽的毛病,严重的甚至可能患上尘肺病,就是这种粉绒羽闹的。

    没办法,张子安把车停在路边,说道:“别扑腾了,给你脑门上抹点儿清凉油,一会儿就不痒了。”

    “嘎?”

    理查德闻言大惊失色,前几天它刚忽悠几个埃及当地男人去把凊凉油当印度神油用,没想到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大概是这招太损,老天爷瞅它不顺眼,这么快就报应到它头上了。

    “你是要谋财害命吗?这东西抹上会死鸟的!”它尖声叫道。

    “没那么严重,我自己刚才抹了,没什么问题。”张子安打开盒瓶,用食指蘸了一点儿屎黄色的浓稠膏状液体,伸到理查德面前。

    理查德被浓烈的刺激性味道熏得连眼睛都睁不开,它想躲开,但身体被张子安握住了,只能在他手中扭动身体反复挣扎,试图挣脱。

    “嘎!本大爷宁死不从……嗯?”

    张子安拨开它脑门的短羽毛,尽量把凊凉油抹到它那个肿起的包上。

    成分未知的凊凉油几乎是瞬间起效,刚抹上,理查德就觉得痒的程度大为减轻。

    “真香!再抹点儿!”

    它前一刻还像个贞洁烈女宁死不从,此时又腆着脸皮表示我要我要我还要,简直是视廉耻如无物!

    好在无论是张子安还是其他精灵们都已经习惯它的无耻,对此见怪不怪。

    他又用食指蘸了一些,除了它脑门上的包以外,还把包周围的一圈也抹上了,然后在纸巾上擦了擦手,盖上瓶盖。

    “Hmmmmmm!爽!本大爷满血复活!”

    理查德的痒解除后,舒服得干脆躺在仪表板的顶部,“没想到这清凉油很厉害嘛!”

    “确实很厉害——下次如果你敢捣蛋,我就用棉签蘸上浓浓的清凉油塞进你菊花里!”张子安重新把车开上路。

    理查德浑身剧震,“嘎嘎!你也太狠了!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好歹咱们也是睡过一个枕头的……”

    “你要是再瞎哔哔,我现在就塞!”张子安威胁道。

    理查德本着好鸟不吃眼前亏的原则,服软道:“好吧,好吧!那本大爷不说了,先眯一会儿,刚才折腾得太累!记住,18分钟后,本大爷又是一只好鸟!”

    说完,它就躺在仪表板上呼呼大睡。

    “子安,刚才那里为何有如此多的蚊虫?”老茶问道。

    自从他们来到埃及,几乎没有遇到过蚊子,法尤姆绿洲的蚊子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张子安推测道:“蚊子喜欢水和潮湿的地方,纯沙漠地带一般没蚊子,蚊子都会聚集在沙漠中的绿洲,像刚才的法尤姆绿洲拥有埃及最大的咸水湖——加隆湖。加隆湖虽然是咸水湖,但湖里不乏适应了咸水的鱼虾和藻类,因此蚊子大量聚集在那附近。”

    “原来如此。”老茶点头,“吾等进入沙漠后,若是遇到绿洲,要小心提防才是。”

    菲娜刚才太过狼狈,又不像老茶一样不在乎,一直沉着脸没说话。

    “哼!本宫一时大意,才被宵小之徒所趁,这种事绝没有下次了!”它咬牙切齿地说道。

    张子安倒是不以为然,刚才的事情已经证明了,就算你本事再大,也很难对付蚊子这种铺天盖地的小生物。

    “难道你也要抹清凉油?”他问道。

    菲娜鄙夷地斜了他一眼,“本宫怎么可能抹那种东西?”

    “那你要是再遇到蚊子,怎么办?”他又问,“说起来……古埃及的时候没蚊子吗?那时候是怎么防蚊的?”

    菲娜把胸膛一挺,骄傲地说道:“当然有蚊子,不过我们有办法。”

    “什么办法?”张子安很好奇,难道古埃及人除了高超的数学、建筑学和天文学知识之外,还有丰富的生物知识?

    “很简单,这是古埃及第六王朝的佩皮二世留传下来的办法,可以上溯到4200年前!”菲娜胸有成竹地说道:“佩皮二世发现,把蜂蜜抹到身边奴隶的身上,蚊子就会去叮奴隶而不是叮他。”

    卧槽!这招真特么损!尼玛不把奴隶当人看啊!

    张子安闻言唏嘘不已,替4200年前帮法老用肉身挡蚊子的奴隶惋惜。

    嗯?

    等一下!

    他突然回过味儿来,颤声说道:“你说……这种事没有下次了,难道……”

    菲娜点头,抬爪指着他,“在下一个城镇,你去买些蜂蜜带在自己身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