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97章 查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π的无名书,理论上可以查询到本宇宙范围内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切,但通常来说,π只从书里查询过去发生过的事,因为未来并不确定,有太多太多的选择和可能,而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想查的话也比较困难,也有一些限制,比如不能涉及到其他精灵,上次虐猫事件时,就无法从无名书里查询猫神雕像的踪迹。

    昨天晚上,张子安试着让π初步查询了一下。

    这是正在发生的事,虽然涉及到世华这条美人鱼,但可以采取曲线救国的方针绕过这个限制,不是直接查是谁抹黑世华,而是查事件后的这两天内,平台中小主播的异常动态。

    所谓中小主播,就是指那些拥有自己的粉丝群,或者微博关注者数量较多的主播,这些主播是最有嫌疑的。

    这些主播数量加起来虽然不算特别多,但也绝对不少,要查出他们每天事无巨细的一切动态,是非常繁重的任务。

    但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越拖任务越重。

    π表示可以查,但张子安知道时间紧任务重,而且π还要写小说,这对它的负担会不会太大了?

    π表示没关系,打手势表示愿意帮忙,也希望帮忙。

    它打手势的时候看了一眼弗拉基米尔,因为手势说不清楚,又打字道: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既然它下定了决心,张子安也就放手让它去做,结果它通宵了一个晚上,夜里张子安每次醒来,都看见它还借着台灯的光芒翻阅无名书,然后把查到的有用情报打字录入电脑,直到他从卫康的房间里开会归来,它仍在忙碌。

    “查完没有?不用查得太细。”张子安问道,“不用着急,还有时间。”

    今天一整天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虽然早些把这件事弄完就可以早些去锡瓦绿洲,但不能因为这个就催促π。

    “吱吱。”

    π打了个呵欠,用手势表示已经查完了,之前是在复查,以及检查有没有遗漏之处。

    它点击鼠标,把编辑好的文档通过电脑QQ发送到张子安的手机QQ。

    “辛苦了,回到手机里睡觉吧?”

    张子安见它呵欠连天,知道它已经极度困倦,但一会儿世华醒来后免不了又要大吵大闹,再加上稍后还要乘车奔波,在外面肯定是睡不好的。

    π连日来奔波确实疲倦了,点头答应。

    张子安把它收回手机,这才点开它发送的文档浏览。

    “果然没猜错,跳得最欢的几个黑子都是其他主播派来的……”

    世华救人的事件当时几乎轰动了整个直播平台,很多在线的主播都暂停了自己的直播,跑到她的房间里围观,看到房间里的盛况,难免羡慕嫉妒恨。他们都是混迹于直播平台的老手,有些甚至混过好几个平台,他们很快注意到世华是个未签约的主播,也就是不会受到平台的保护,便想到落井下石的阴招。

    直播戛然而止之后,他们中的大部分并没有直播号召自己的粉丝去黑世华,也没有去买通水军,毕竟那样的吃相太难看了,只是在跟粉丝的互动中透露一些倾向,或者开了小号去发帖质疑,仅此而已了。

    剩下的一小撮儿主播——竟然还是平台的中层主播,他们手里不差钱,一直享受粉丝们的追捧,但那天在他们的直播间里,粉丝们却都在谈论世华的事,这令他们不能忍,也体会到危机感——看到世华的绝世容颜,看到她下水救人的壮举,嫉妒使他们面目全非,觉得自己上位的通道可能会被她堵死。

    就是这零星几个人去买通水军,或者用物质利益诱导粉丝去抹黑世华。

    张子安思索了一下对策,去浴室里把世华叫醒。

    “世华,起床了。”

    他对着浴缸的水面说道。

    世华舒舒服服地躺在浴缸的底部,闭着眼依然在睡觉——如果只看上半身的话,估计会被人以为是一具溺死在浴缸里的艳丽女尸。

    她对张子安的声音没反应,但他知道她肯定听到了,只是不愿意起床而已。

    “世华,上网卡到了。”

    他换了个说法。

    哗!

    世华的上半身像长了弹簧一样从浴缸里弹起,甩着湿漉漉的长发左顾右盼,“上网卡,在哪里?”

    还好张子安早有心理准备,提前闪到了一边,否则免不了被淋成落汤鸡。

    如果她是人的话,那活脱脱是个无药可救的网瘾少女,一天不上网就像丢了魂差不多,整个人都无精打采,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你是不是又在骗我?”她怒气冲冲地叫道。

    “没骗你。”张子安从兜里掏出上网卡,向她挥了挥。

    “快!快给我!”

    她向他伸长胳膊,急得快要从浴缸里跳出来了。

    张子安反问:“给你有什么用?你会安装手机卡吗?你手边有取卡针吗?”

    世华被问得哑口无言,讪讪地收回胳膊,但依然不甘示弱地回敬道:“你……你呢?你会安装手机卡吗?你有取卡针吗?”

    “嘎嘎!本大爷可以证明,他确实是有!等他掏出来的时候,小心不要晕针哦!”理查德在浴室门口探头缩脑,促狭地叫道。

    张子安抄起一块洗脸用的香皂冲这只多嘴的贱鸟掷过去,不过它也早有准备,轻巧地闪到一边,还不忘叫道:“嘎嘎!自己的香皂,自己弯腰捡!”

    “晕针,是什么意思?”世华又听到一个新词汇,纳闷地问道。

    “没什么意思!别听那只贱鸟胡说八道!把你手机拿过来。”张子安决定一会儿再收拾理查德,今天要把它绑在车顶的行李架上,把它晒成鸟干。

    他取出针——是真的取卡针,不是什么别的针,给世华的新手机装入上网卡,开机稍加设置,就可以正常上网了。

    世华欣喜若狂地接过手机,马上启动直播app,进入自己的直播间。

    不过,当她看到那些莫须有的指控时,顿时又惊又怒,终于能上网的好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