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87章 锡瓦绿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历史上有几个英年早逝的牛叉人物,其中一个就是亚历山大大帝,他师从亚历士多德,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统帅之一。

    当年,亚历山大大帝击败波斯帝国进入古埃及之后,为了成为能得到古埃及人承认的法老王,亲率一支军队深入西部大沙漠,去探访锡瓦绿洲里的阿蒙神庙。

    在此之前,波斯人也曾经为此事而苦恼,虽然他们占领了古埃及两百年,但古埃及人不承认他们统治的合法性,不承认波斯人是自己的法老,也反抗了两百年。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早在亚历山大大帝之前,波斯人就派出一支人数高达5万的大军进入西部大沙漠,也想寻找锡瓦绿洲的阿蒙神庙,如果能不得神启,就干脆把神庙夷为平地。

    亚历山大港距离锡瓦绿洲的直线距离大约是500公里,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没有多远,但在公元前几百年的时候,这条路完全是险恶的不毛之地。

    据说,波斯大军进入西部大沙漠之后,遇到了可怕的风暴,5万人全部被黄沙掩埋,一个人也没有活着走出沙漠……听起来有些像是蒙古大军的船队远征扶桑结果在海上遭遇神风全军覆没的剧情。

    雄才大略的亚历山大大帝明知波斯人的前车之鉴,却义无反顾地再次踏上这条路。

    他的军队也在沙漠里迷了路,但他似乎真的受到埃及诸神的眷顾,两只乌鸦出现在他面前,为他指引方向,经历了一段充满神话色彩的奇幻之旅,他终于抵达锡瓦绿洲,他在阿蒙神像面前接受了神启,被神庙祭司承认为阿蒙之子,也就是太阳神之子,正式成为古埃及的法老王。

    为啥阿蒙神庙的地位这么高?因为阿蒙神庙的神谕是非常准的,但可惜不知道阿蒙神是否预见到了亚历山大大帝英年早逝的未来。

    从马赫鲁港通往锡瓦绿洲的道路非常枯燥无趣,入眼之处只有无尽的沙漠和低矮的灌木丛。

    单调的沙漠尽头开始出现郁郁葱葱的绿意,高大的椰枣树上结出了青涩的果实,还要两个月左右才会成熟,慢慢由绿转粉再转黄,最后变成飘着酒香的红棕色。

    一片片平静的湖泊在阳光的照耀反射着耀眼的白光,湖泊周围白花花的像是霜,又像是雪,那是水分蒸发析出的盐。

    锡瓦绿洲到了。

    张子安只用了几个小时,就跨越了埋葬了波斯5万人大军并且差点埋葬亚历山大大帝的沙漠。

    不过,这里也是公路的终点。

    从这里再往西、再往南,都没路了,起码没有平坦的公路,只有一望无际的撒哈拉大沙漠。

    路上渐渐有了动静,除了偶尔路过的载着游客的大巴之外,最常见的竟然是驴车。居住在这片绿洲的柏柏尔人男子坐在两轮车上,甩着鞭子赶驴。

    当张子安放缓车速投以好奇的目光时,看不出具体年龄的中年男子露出腼腆的笑容,为了掩饰在陌生人面前的羞涩,拼命抽打着可怜的驴子。

    如果说还有少量游客冲着美丽的海滩而去马赫鲁港的话,那来这里的游客就格外稀少了,毕竟这里离开罗的直线距离有700多公里,已经接近利比亚边境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里没有可观光的地方,恰恰相反,锡瓦绿洲在CNN评选出的世界50大自然奇观里排第17位,也是埃及境内排名最高的地方。

    由于游客较少,这里的土着居民柏柏尔人还不像开罗和亚历山大港的埃及人那样油嘴滑舌,保留着大部分的淳朴。

    一座突兀的小山坐落在绿洲旁边,张子安驱车经过的时候注意到小山的表面布满虫蛀般的窟窿,这是着名的“死者之山”,山上有托勒密时期至罗马时期的诸多墓葬。

    锡瓦绿洲长约十公里,宽六至八公里,有两万左右常住人口,一到冬天还有欧洲的有钱人来这里度假过冬。

    公路旁边立着一面黄色的泥瓦屋,墙上用黑色字体写着:欢迎来到锡瓦绿洲。

    小镇里没有高大的建筑,最高的楼大概也就四层,看上去全都灰头土脸的。

    目前的旅游淡季,街上的人不多,旅店大部分都是空着的,街头上胡乱穿行着驴车、摩托车、三轮摩托车、大巴车、皮卡甚至还有敞篷车——看到这种混乱的交通状况,就知道自己还没有离开埃及。

    萨利姆在前面停车,下车询问张子安要不要在这里观光游玩,他对这里很熟悉,自愿充当导游。

    张子安也有意游览一下锡瓦绿洲,看看能被CNN评价这么高的地方有什么值得令人称道之处,但他今天有任务在身,先去贝都因人的部落联系好进沙漠的向导,之后有时间的话再游览锡瓦不迟。

    萨利姆表示明白,又叮咛一遍之前说好的事,回到车里继续往前开。

    从小镇中穿行而过,这次就真正地进入的沙漠无人区。

    前方已经没有正经的路了,茫茫沙漠在眼前一览无余,沙漠中还分布着无数寸草不生的丘陵。两辆车冲上沙山,又滑下沙谷,跟在沙海里冲浪差不多,每辆车的后面都扬起长长的沙尘,像是刮起了龙卷风。

    系着安全带的张子安倒还好,车里的精灵们没系安全带,被颠得七荤八素,抱怨他到底会不会开车。

    不知道在沙漠和戈壁中行驶了多久,张子安早已迷路了,因为周围全是一个样子,根本分不清丘陵和沙丘有什么区别,只希望萨利姆没有丧失贝都因人的寻路本能,别把大家引到沙漠深处去。

    萨利姆的车缓缓减速,他从车窗里探出胳膊,表示即将抵达目的地。

    前方出现一排低矮的棚屋,牵着骆驼的贝都因男子身穿长袍缓缓而行,驼铃响叮当,就像是回到了一千零一夜的世界。

    张子安和萨利姆相继停车。

    另外还有几辆越野车停在村落的入口附近,难道是其他游客也来到这片贝都因人的聚居地拜访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