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78章 欺山莫欺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顺着星海的目光望去,只见那个冲浪者似乎没有离水上岸的意思,但是也没有出危险的迹象。

    “星海,你说那个人可能遇到危险?”他问道。

    星海目光灼灼地盯着那道劈波斩浪的身影,点头道:“喵呜~他会被水冲走,然后沉下去,永远地沉下去,人们再也找不到他……”

    它又转头望向他,“你会因为报警而被警察扣留质询,警察怀疑是你杀了那个人,你会因此而失去跟着教授一起进沙漠的机会……”

    说到这里,星海又望了一眼远处的旅行车。

    张子安心中一凛,他知道星海不会开玩笑,更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既然它说冲浪者会遇到生命危险,就一定是即将发生的事。

    按照星海的描述,冲浪者会被海水卷走,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

    由于此地找不到其他目击者,他会因为报警而被埃及警察当作杀人嫌疑犯扣留,不知道要被关押多少时日,但卫康的科考队显然不能为了等他这个编外人员而错失时机,于是他们会自行进入沙漠。

    这是很有可能的,埃及警务系统已经腐烂到根里,不能指望他们有多么尽责。

    不仅如此,星海似乎言犹未尽,还保留了一些事情没有说出来。

    既然它不说,肯定有它不说的原因,他也就没再追问,而且他心知肚明,星海没说出来的事肯定是更糟糕、更可怕的事——科考队甩下他进入沙漠,是否能平安地走出来?

    星海瞥向旅行车的那一眼,是在看谁?

    这几天,菲娜似乎有意无意地开始对科考队的行程计划感兴趣,其他精灵肯定不会,但它是否会跟着科考队一起进入茫茫沙漠,然后有去无回呢?

    一系列不堪设想的事情都起源于此时此地。

    当然,张子安有选择,他可以选择掉头就走,装作没有看见那个冲浪者,反正冲浪者现在好端端的,暂时没有遇到危险。

    只要他不去报警,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一系列的事情。

    等冲浪者的家人和朋友发现他或她失踪,然后报警,再等警察在这里找到他或她的车,恐怕十天半个月都已经过去了,毕竟埃及没有遍布大街小巷的监控摄像头,连红绿灯都屈指可数,而那时张子安也许都已经离开埃及回到了中国。

    更可能的情况是,收到冲浪者家人的报警后,埃及警察根本没把冲浪者的失踪当成一回事,找些借口搪塞,说冲浪者是离家出走了,毕竟他们有收取保护费和敲诈勒索游客中饱私囊这样更重要的事要做,而冲浪者就这样永远失踪,石沉大海,连一滴水花都没有溅出来。

    203年的时候,一对去埃及旅游的中国母女在红海的潜水圣地dahab失踪,埃及当地政府为了不影响旅游业,一开始说她们是偷渡到以色列去了,直到四年后的207年才找到真凶,而她们尸骨早寒,这还是在中国大使馆的督促下破的案。

    一个失踪的当地青少年,除了家人之外谁会关心?

    但是,如果张子安不知道那位冲浪者即将遭遇危险也就算了,既然星海告诉了他,他却眼睁睁地看着那位冲浪者被海水卷走却不采取行动,恐怕以后也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星海提前告诉了他即将发生的事,那么他就有了除报警之外的选择。

    “星海,你等着我,我去叫他回来。”

    话音未落,张子安已经跑向海边,踩着滑腻的岩石走到稍深的水里,任海水打湿了他的裤子,把双手聚拢在嘴边,向冲浪者喊道:“喂!快回来!”

    在风暴和海潮的咆哮下,他的声音是那么软弱无力。

    张子安喊了好几遍,但冲浪者根本没有听到,趴在冲浪板上向另一个方向划去。

    为什么要往那边划?

    张子安不明白冲浪者在想什么,只能继续挥手和呼喊,期待对方转头看向这边。

    风暴令视野进一步降低,冲浪者的身影更加模糊,像是累了趴在冲浪板上休息。

    这时,张子安却注意到不同寻常的一幕——冲浪板正在以异乎寻常的速度载着冲浪者迅速远离海岸。

    怎么回事?风暴有这么强?

    作为在海边长大的孩子,张子安不懂沙漠,却懂大海,知道大海中潜藏着很多未知的危险,所以有一句俗语——欺山莫欺水,意思是水里的危险比山上的危险要大得多。

    他稍加观察,终于恍然大悟!

    是裂流!

    裂流又被俗称为离岸流,海边溺水的情况有80至90都是由这种臭名昭着的暗流引发的。

    顾名思义,离岸流就是往大海的方向涌去的暗流,这种暗流往往隐藏在水面之下,从水面上几乎看不出任何端倪。

    不过,离岸流也并非毫无特征,在海岸边,如果大部分区域风起浪涌,而有一片区域却平静得异乎寻常,那这片区域的水下很可能潜藏着凶猛的离岸流。

    但是人们往往看到平静的水域会本能地觉得安全,特意去那片海域下水游泳,可能就会因为准备不足而酿成悲剧。

    离岸流是地势形成的,大部分形如漏斗,大量海水灌进去,会加速从漏斗口回流。

    无论是多强壮的游泳者,一旦被卷入离岸流,就像被水鬼捏住了脚腕,如果不借助脚蹼之类的游泳道具,想靠自身的力量抗拒离岸流,无异于痴人说梦。

    更糟糕的是,离岸流会受到天气和其他海流的影响,本身携带着大量泥沙,当泥沙沉积之后还会改变位置和流向,令人难以捉摸。

    如果不幸被卷入了离岸流,最重要的是保持头脑冷静,不要因为慌张而试图游回岸边,那是不可能的,只会因为体力耗尽而沉入大海,唯一求生办法是向侧面游,试着从垂直于离岸流的方向脱身,但这个机会也是相当渺茫,因为离岸流有时候会有上百米宽,很难一直把握住方向。

    张子安此次来马赫鲁根本没打算下水游泳,肯定不会带着脚蹼,他要是一冲动跳进海里,估计也会是同样的下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