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77章 一跃冲向万里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萨利姆从小在沙漠里长大,对沙漠里的东西不敢说什么都懂,至少懂个七八成,但是对大海……他了解得很少,而且他并不认为自己需要了解更多,大海会把你托在水面上,只要会游泳就可以了,在表哥的指导下,他用了几个小时就学会了游泳,正如表哥夸他的那样,他学东西很快。

    反正他不打算去远洋的轮船上工作,只是在海边冲浪而已,有必要对大海了解更多吗?

    哈麦丹风论强度并不高,显得气势汹汹是因为卷起了大量来自撒哈拉和利比亚沙漠的浮沙,细而轻的浮沙,若非如此也不会形成壮阔的沙墙。如果换个地方,没有广阔的沙漠提供这些浮尘,哈麦丹风只会当作普通的季风,根本不会拥有一个独特的名字。

    当然,就算哈麦丹风的风力算不上超强,至少也算是强风,海面无风三尺浪,有风暴的时候更会推波助澜。

    萨利姆在划水的时候,已经感觉到浪头更加凶猛,明明现在涨潮已经停止了,正处于稳定的平潮期,翻滚的海浪却又像再次涨潮一样。

    尽管地中海的涨潮比开阔海域的涨潮幅度差距不少,但在风力的助推下,威力已经超过平时。

    奇怪的是,有一小片海域却显得相对平静,海面只是微微起伏,和周围比起来简直可以称为天堂了。

    萨利姆没有疑心,此时也容不得他多想,奋力向那边划水。

    他不认为可能遭遇什么危险,一是因为他会游泳,二是因为他趴在冲浪板上,冲浪板本身就提供了强大的浮力,就算不会游泳的人趴在上面也不会溺水。

    20米……0米……5米……

    风和浪越来越大,但是尚未超出他的掌控能力之外,趴伏状态的他并未受到风力的直接影响,但视野确实是越来越受限,岸边的景物变得模糊,笼罩在昏黄的沙暴中,不知道刚才徘徊在岸边的那个人还有那只黑白小猫是否已经离开。

    终于,他最后用力划了一下水,冲浪板突刺入那片平静的海域,波浪小了很多,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感觉两条胳膊都有些脱力。

    他趴在冲浪板上喘粗气,等待体力恢复,也希望风暴赶紧过去,让他可以继续冲浪。

    这片海域真的是太平静了,甚至给人某种错觉,即使仰躺在冲浪板上也没关系,就像是豪华酒店游泳池边穿着比基尼晒太阳的那些外国姑娘。

    萨利姆侧过头,面对大海的方向,用后脑勺对准风暴,这样可以在风暴中正常呼吸,不至于被灌满嘴沙子。

    他没有休息太久,起码他自己认为如此,然后深吸一口气,扭回头望向岸边,想看看风暴有没有停歇的迹象。

    然而,他马上就惊呆了,因为岸的方向一片昏黄,根本已经看不到岸了。

    刚才就算景物模糊,至少也能看到岸的轮廓啊!

    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第一反应是,冲浪板被风吹偏了,他看到的其实也是海,岸在另一个方向。

    于是他眯起眼,依次望向自己的前、后、左、右,但每个方向都是相同的景物——蓝色的大海和昏黄的空气。

    小时候听说过的部族传说闪电般掠过他的心头,沙漠中的旅人在遭遇哈麦丹风时觉得这风并不太强,于是继续行进,却很快就彻底迷失了方向,最后步入沙漠深处,再也没有从沙漠里出来,也没有被任何人看到过。

    萨利姆突然惊慌起来,他一直认为这是大海,不是沙漠,但现在他却发现——大海,只不过是由一滴滴海水形成的沙漠,水的沙漠。

    他知道如何在沙漠里辨认方向,寻找水源,以及在紧急情况求生的方法,但这是大海,另一种全新形式的沙漠,他以往的经验全部失效了。

    “冷静!不要慌!想想办法!一定有办法的!”

    他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却没什么用。

    一口气再也憋不住,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沉重,血压和心跳也急剧上升。

    必须想办法回到岸边,否则他也会成为沙漠中迷路的旅人。

    但是,岸在哪?

    他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也许,其实他离岸还不太远,仍然停留在刚才的位置,只是能见度下降令他以为自己离岸很远了?

    讽刺的是,过于平静的海面却在这时候产生了反效果,他无法通过波浪的起伏来判断方向。

    就在这时,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非常遥远,非常微弱,随时可能被海浪声和风暴的呼啸声淹没。

    他屏住呼吸,仔细聆听。

    嘟——

    嘟——

    是了,是汽车喇叭声!

    有人在不停地按汽车喇叭,这一定是在为他指引海岸的方向!

    他如释重负,沙漠中最重要的就是方向,无论是沙的沙漠还是水的沙漠。

    即使喇叭声再微弱,只要能听到,就证明他离岸还不太远。

    他尽量不去思考悲观的一面,比如喇叭声借着从陆地方向吹来的风暴才勉强到这里,这证明他离海岸已经相当远了。

    “好,来吧!”

    他调整冲浪板的方向,让板首对准喇叭声传来方向,手脚并用奋力划水。

    喇叭声一直没有停,那位好心人一定发现他遭遇到了危险,带给他莫大的希望。

    他不指望那位好心人会报警,因为报警根本没什么用,以埃及低下的警务效率,等警察赶来时……还是自救吧。

    然而,他划了三分钟,或者五分钟,手脚都有些累了,喇叭声却一点儿也没有近,似乎离他更远了,变得断断续续。

    这是怎么回事?

    方向划错了?

    不对,若是方向划错,他早已听不到喇叭声了。

    萨利姆稍微思索了一下,觉得自己找到了原因——他就像是一块浮在水面的木块,风暴正在把他往海里吹。

    趴在冲浪板上的划水效率是很低的,划水的力量抵不过风暴的力量,所以造成了这种情况。

    如果跳进水里向岸边游,身体浸入水中,只有头露出海面,不就可以免受风暴的影响了?

    他没有多加思考,时间也不允许他多加思考,因为平潮之后就要退潮了,潮水会把他加速带往大海,那样就只能困在冲浪板上,孤立无援地等待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赶来的救援。

    即使救援很快到来,他也不想等,不想惊动警察,不想成为新闻的主角,不想成为同伴嘲笑的对象,不想失去打工的机会……如果惊动警察,他一定会被父亲带回部族,终生困守于家徒四壁的棚屋里,像父亲、爷爷、祖祖辈辈那样脸朝黄沙背朝天,娶几个老婆,生一大堆孩子,眼神逐渐变得麻木而呆滞,今生再也没有来到大城市的可能。

    于是,萨利姆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解开了冲浪板的脚绳,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投入大海的怀抱。

    他会游泳,但一下水他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表面的海水依然那么平静,但洋面之下竟然暗流涌动!

    裹携着大量泥沙的暗流像是一双无形的手,拉住他的小腿把他往外海的方向拖拽,力量极为强大,比风暴还要强大,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

    他突然明白了,原来就是这道隐形暗流搞的鬼,悄悄地把他和冲浪板带离了海岸,就像是……沙漠中流动的沙丘,不,比那个还要可怕。

    萨利姆警觉到危险的临近,使出全身的力量拼命划水,疯狂地划水,但是越着急,游泳的动作越变形,换气也越来越困难。

    他的心脏跳得快要炸了,胸腔里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燃烧,内脏都快被烧成灰烬。

    由于过于紧张和用力过度,他腿部肌肉正在不住地颤抖,似乎随时可能痉挛。

    喇叭声已经变得若有似无,甚至也许早已经听不到了,残存于他耳中的喇叭声可能只是他求生的幻觉。

    他后悔了,回头想找到冲浪板,再爬回冲浪板上面,随便让冲浪板带着他漂到哪里,漂到地中海的另一边也没关系,就算惊动警察也好,就算被带回部族也好,就算这辈子再也不能离开沙漠也好,至少能活下去。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但是,大海茫茫,冲浪板早已不见了踪影。

    由于他停止划水寻找冲浪板,双腿沉入更深的水层,拖曳他的力量变得更大,即使他用尽所有力量踩水也无法对抗。

    咳!

    一个浪头劈头盖脸地咂下来,他呛到第一口水,紧接着是第二口……

    在求生欲的驱使下,他的手脚乱扑腾,想把头探出水面,但是没用,湍流的力量太大了,他被一双无形的手拉着深向海底。

    所剩无几的空气从他的肺部迅速逃逸,变得一串串气泡冒出海面。

    他绝望地瞪圆双眼,看着水面的光亮渐渐微弱,而他的身体则沉入无边的黑暗。

    就在他即将彻底失去意识的刹那,似乎有一抹流线形的黑影从他的头顶掠过。

    那是……什么东西?

    紧接着,他的手被另一只不属于他的手抓住了。

    就在下一秒,他的意识消失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