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76章 萨利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激烈的重金属摇滚回荡在这辆不知转卖了多少手的老旧越野车里,萨利姆伴随着鼓点摇晃着脑袋,跟着旋律哼唱,对今天的冲浪充满期待。

    他不久前跟在亚历山大港打工的表哥学会了冲浪,立刻就迷上了这项充满刺激性的运动,只要打工时间允许,他总会抽出时间跑到海边练习。

    从外表上看,他面容黝黑,是个看起来挺腼腆的青春期少年,但内心深处却像摇滚乐一样充满激情和叛逆。

    独自出来冲浪,正是他宣泄心中压抑已久的激情的方式。

    跟部族里的同胞不一样,他讨厌沙漠,喜欢大海,讨厌骆驼的味道,喜欢汽油的味道,喜欢大城市的生活方式,喜欢新潮的数码设备,也喜欢那些徜徉在大城市街头的那些外国姑娘。

    但是,他的父亲却总让人捎话,催他回去继承家业。

    天知道,有什么家业可继承的?无非是几间破棚屋而已!

    明明已经是新时代了,为什么还要遵循那古旧的生活传统?

    他以沉默来反抗父亲,倔强地留在马赫鲁港打工,下定决心有朝一日要去开罗甚至更繁华的地方打工。

    冲浪,就是他的反抗方式。

    他不敢在人满为患的热门海滩练习冲浪,因为他知道自己技术不好,可能会伤到人,而且觉得如果在漂亮姑娘面前经历失败很丢脸。

    熟悉的海岸线出现在眼前,萨利姆停车熄火,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连体泳衣。

    这个海岸他来过几次,游客很少,附近还有几间咖啡馆和餐馆,不过现在都没有营业,是个很适合冲浪的地方——起码他自己认为如此。

    他兴冲冲地下车取出冲浪板,恨不得马上就一头扎进海里,享受海水温柔的拥抱和清凉,享受将海浪踩在脚下的征服感。

    嗯?

    他注意稍远的地方还停着一辆车,有个人站在那边,旁边还支着一顶太阳伞,至于其他细节,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连那个人是男是女都看不清,不过从衣着上判断,似乎是个男人。

    原来已经有人来了,估计是个普通游客,看装束好像没有下海的意思,应该不会对萨利姆的冲浪造成影响。

    萨利姆收回目光,关上车门,却与另一双眼睛对上视线。

    近处的草丛间,鬼鬼祟祟地蹲坐着一只黑白小猫,它蜷缩着身体,像是在躲藏什么。

    好漂亮的眼睛!

    萨利姆微微一怔,他看过很多只猫,但没有任何一只猫拥有它这种银灰色眼睛,看得久了,他仿佛被这双眼睛吸了进去,就像躺在沙漠中,仰望头顶漆黑夜空中的点点群星。

    这是哪跑来的猫?别人家的还是流浪猫?

    可惜他打工的地方不让养宠物,否则他还真想把它带回去养。

    他咧嘴一笑,扬起胳膊冲它挥了挥,“你好!”

    黑白小猫依然在盯着他,倒是远处那个男人以为萨利姆是在跟他打招呼,也挥了挥手。

    这就尴尬了。

    萨利姆出于礼貌,只得又向那个男人挥挥手。

    “喵呜~”

    黑白小猫软糯地叫了声,像是浇了冰激凌的奶饭一样甜美。

    他一直很怀念在亚历山大港吃的那顿奶饭,表哥请的客,用牛奶、黄油和米饭混合在一起烹制的,又浇上满满的冰激凌、碎坚果和椰丝。

    是错觉吗?

    黑白小猫像是冲他摇摇头,像是在说“不要”。

    不要干什么?

    不要下海冲浪?

    他笑起来,猫怎么可能说话?猫怎么可能明白冲浪的乐趣?

    “再见,希望我上岸时你还在这里。”

    他把头一低,夹起冲浪板往大海跑去。

    他把冲浪板抛进海里,然后跳上冲浪板,向海中划去。

    熟悉的感觉又来了,他心中的激情更加澎湃。

    这一刻,他把其他事情全都忘在脑后,什么部族、打工、姑娘、梦想、钱,一切都不再重要,他只想冲浪,一人一板征服大海!

    浪起,浪落。

    他精神高度集中,脑海中反复闪过冲浪的技巧,眼中只有波浪。

    在他眼中,波浪仿佛有生命,沿着不同的轨迹出生、成长、强壮、衰老、最后破碎死亡。

    没有任何两个波浪是完全相同的。

    表哥亏他很有天赋,学东西很快,他觉得没错,他一向很聪明。

    冲浪板成了他肢体的延伸,跟他一起随着波浪上下起伏。

    偶尔溅进嘴里的苦涩海水令他更加兴奋,血脉中传承的狠劲被激发出来,他欢呼着完成了一个中等难度的转身。

    他已经越来越熟悉这片海域的海浪了,再练几次,也许可以试着去公共海难,在漂亮姑娘们面前表演。

    冲浪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即使他无比专注于冲浪,在划水的时候似乎也觉察到天色似乎黑了下来,现在正是一年中白天最长的时间,按理说不应该黑得这么快。

    其他国家的人第一反应可能是要下雨了,不过拜托,这可是埃及!

    他向西方瞥了一眼,看到了那如城墙般高耸的、由无数沙尘组成的墙壁,以及昏黄中带的那抹暗红。

    唔……是这个季节少见的哈麦丹风啊。

    作为在沙漠里长大的孩子,他一眼就认出了这种风暴的名字,内心毫无波动,因为他很熟悉这种风的特性,知道哈麦丹风没什么危险,再说他现在是在海上,又不是在沙漠里。

    上岸吗?

    算了,时间还早,找片稍微平静的海面,等风过去再继续冲浪吧,因为他现在身体上全是海水,上了岸被风一吹就全是泥,而浑身湿漉漉地钻进车里避风也不太好,这车不是他的,弄脏了下次再想借车就难了。

    他观察了一下四周,突然发现波涛起伏的海面上,有一片区域却出奇的风平浪静,就在不远处。

    其实,他以前就注意到了那片区域,但过于平静的海面是没办法冲浪的,所以他一直没往那边去过。

    冲浪的激情与成就感充斥在体内,他没有多想为什么那片海面会跟其他海面不一样,便俯身趴在冲浪板上,四肢并用向那边划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