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74章 冲浪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克利奥帕特拉浴室这片海滩很少有人来,但并不是完全没有,一些游客出于好奇心会想来看看传说中艳后洗澡的地方,也有一些游客只是嫌阿吉巴海滩和格拉姆海滩这两个热门海滩人太多,想找个清静的地方。

    张子安没急着去找星海和飞玛斯,而是观察这辆车的动向,看看车里的人属于前者还是后者,若是后者就无所谓了,若是前者,他就要提前去把世华收进手机里。

    汽车扬起一路烟尘,越驶越近。

    菲娜和老茶等其他精灵也听到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但以它们的视野,尚未看到汽车的本身,而张子安倒是能通过肉眼看到车前窗玻璃的反光了。

    幸运的是,这辆车并没有继续驶近,而是在勉强能看清车辆形状的距离处停下来,离张子安大约有一两公里左右,看样子并不是来艳后浴室观光的。

    张子安调整奈赫贝特的相机焦距,通过长焦镜头观察,看到一个中等身材的年轻人下了车,穿着紧身的连体泳衣,从后备箱里取出一条冲浪板,把冲浪板夹在腋下走向海滩。

    原来是一位冲浪者。

    中国不怎么流行冲浪,但这项运动在国外很流行,热爱冒险的年轻人踩在冲浪板上与海浪共舞,时而傲立潮头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时而从巨浪形成的筒状水帘洞中快速穿过,享受肾上腺素加速分泌的快感,甚至为此而上瘾,令旁观者时时为他们捏了一把汗,无论观赏性还是竞技性都极强。

    不过,这项运动虽然惊险,但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危险。

    冲浪在所有极限运动里算是最安全的,比滑板、自行车越野、蹦极、滑雪、跑酷、跳伞、潜水、攀岩等其他极限运动安全了不知多少倍,即使跌倒也只会跌入大海温柔的怀抱中,运动损伤和身体直接损伤的机率接近于零。

    哪怕是没什么经验的新手妹子,只要会游泳,都可以轻易上手学习冲浪。

    当然,跟任何一项竞技性运动差不多,想要成为冲浪高手引得围观者阵阵惊叹和妹子们的青眼相加,需要一定的天赋,以及大量时间来反复练习。

    有些家资丰厚的冲浪者甚至会走遍世界各地,去体验不同海域的巨浪,这就需要艺高人胆大了,毕竟面对陌生的海域,一切都是未知数。

    冲浪者可能面临的危险一般有三种,一是突然来临的恶劣天气,二是海中的鲨鱼,三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贸然挑战自己应付不来的巨浪。

    地中海肯定是没有鲨鱼的,起码没有食人鲨,倒是埃及濒临红海的几处着名旅游胜地不止一次发生过鲨鱼咬死或者咬伤潜水者的新闻,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18年8月。

    那名冲浪者似乎也看到了张子安,举起一只胳膊遥遥冲他挥了挥手,作为招呼。

    张子安同样挥手作为回应。

    冲浪者顿了一下,然后又挥了挥手,抱着冲浪板来到海边,先做了几组准备活动热热身,然后小心地把身体沾湿,让身体适应海水的温度,然后走进海里。

    冲浪者将身体平卧在冲浪板上,用双手和双脚交替划水,驾驶着冲浪板滑向较深的海域,然后观察海浪的动向,等合适的海浪形成并接近时,冲浪者调整冲浪板的方向,使板首对着岸边,顺着海浪的方向划水,等冲浪板达到足够的速度,就从冲浪板上站起来,双膝微屈,两脚一前一后蹬住板子,利用双臂调节身体的重心以保持平衡,再能过后腿和肩胸力量来控制冲浪板的方向,成功地驾驭海浪。

    冲浪者握紧拳头,发出一声欢呼。

    这人应该不算新手,但技术也谈不上多高超,应该是一名冲浪业余爱好者,当然肯定比张子安强得多了,因为他根本不会冲浪。

    张子安观察了一会儿,做出判断,这位冲浪者不会与世华产生交集,因为冲浪的时候显然会避开海边的岩石以免发生危险。

    既然如此,放着不管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另外,冲浪者全身心地投入这项惊险的运动中,没余裕去观察岸边。

    想到这里,张子安不再关注这个冲浪者,而是继续捉迷藏的游戏。

    他没用多少时间,就逮到了满脸无可奈何的飞玛斯,它自以为藏得隐蔽,但其实通过奈赫贝特的天空之眼可以看到它从藏身处露出半条尾巴却不自知。

    “你太鶸了,以后必须勤加练习才行。”他惋惜地说道,替它加油。

    “饶了我吧,我才不需要这种练习。”飞玛斯嘴里嘀咕着,浑身无力地趴回太阳伞下。

    寻找星海才是真正的挑战,张子安打起精神,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取得捉迷藏的胜利。

    他低头盯着遥控器走过太阳伞时,突然听菲娜吐出一个陌生的词汇。

    “哈麦丹。”

    “??”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问道:“你说啥?丹麦?”

    菲娜眯起眼睛,凝视着远方,再次重复了一遍那个词语,“哈麦丹。”

    这次他听清楚了,但依然听不懂。

    张子安望向理查德,养鸟千日用鸟一时,这只号称万国语言精通的贱鸟应该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吧?

    “嘎嘎!就算你对本大爷抛媚眼,本大爷也爱莫能助……”理查德摊开双翅,表示它也不知道。

    既然如此,这应该不是一种陌生的语言,而是某个特定名词。

    “子安,远处好像起风了,而且风势还不小。”老茶也眯起眼睛,顺着菲娜的视线望去。

    张子安也向那个方向看,只见那边的天际失去了原有的湛蓝,而是变成开罗那种灰头土脸的昏黄,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菲娜眼角带霜,喃喃地说道:“狂怒的沙漠与狂暴之神塞特,给人间带来了哈麦丹风!这是在向本宫示威,想要警告本宫远离西部大沙漠……哼,本宫岂会受他的威胁!”

    张子安这下听明白了,闹了半天,哈麦丹是一种风暴的名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