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69章 遗落之城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2000多年以前,亚历山大港的前身只是古埃及一座不起眼的小城市,后来亚历山大大帝将埃及纳入版图之后,相中了这块位置。

    这里紧靠尼罗河三角洲,但距离又足够远,可以避免因河道淤积而导致的尼罗河泛滥;同时,这里交通便利,南临非洲,北望地中海,往东可以直达中东地区,港口外还有一座法洛斯岛可以凭犄角之势保护港口,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

    于是他决定在这里建立一座新城市,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

    他死后,他手下的托勒密将军趁机割据古埃及并宣称自己是法老王,将古埃及最后一代首都定在这里,直到埃及艳后战败身亡,古埃及被古罗马吞并,成为古罗马的一个行省。

    亚历山大港作为首都而存在的三百年时光里,托勒密家族举全国之力兴建和改造这座城市,建立了亚历山大灯塔和大图书馆,可惜后来相继毁于天灾和**,特别是后者,虽然并未列入世界七大奇迹,但大图书馆的焚毁对人类文明造成的损失更加惨重。

    也是在那段时期,古埃及的猫神崇拜达到了顶峰,虽然贝斯特神庙位于宰加济格,但亚历山大港的爱猫传统却一直留存到现在。

    与开罗一样,亚历山大港也分为旧城区和新城区,流浪猫们盘踞的鱼市就位于旧城区,虽然整体状况比开罗强一些,但给人的印象比中国的小县城还要破旧,到处都是中国九十年代样式的低矮楼房。

    虽然被流浪猫引来鱼市,但精灵们都对埃及式的烤鱼不感兴趣,张子安早上吃了带鳞烤鱼之后现在嘴里还是泛着苦味,也不打算再吃烤鱼了。

    有一个说法是,如果到了国外不知道吃什么,就找肯德基或者麦当劳,再来一大杯肥宅快乐水,因为这些快餐在世界各国都差不多,至少吃不死人。

    张子安找到一家肯德基,点了一大堆外卖,解决了他和精灵们的午饭问题,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弗拉基米尔趁机跑出去跟当地的流浪猫打交道。

    留给弗拉基米尔在当地建立喵喵支部的时间并不多。

    亚历山大港虽然历史悠久,但那些辉煌的过去早已烟消云散,能毁的全毁了,能搬走的全搬到其他国家了——图书馆是在原址上重建的,谈不上复原,因为没人知道大图书馆原来到底是什么样子,而亚历山大灯塔的原址甚至已经被鸠占鹊巢,两座被称为“克里奥帕特拉之针”的方尖碑,一座被搬到伦敦泰晤士河畔,另一座被搬到纽约中央公园,这就导致来到这座城市之后感觉没什么可观光的景点,也没有给菲娜留下可供凭吊的场所,令它有些失望。

    张子安把车开到海边,找了个偏僻的角落,一边吃东西一边欣赏海边的景色。

    海滨城市的好处就是空气不像内陆那么干燥,天空浮着恰到好处的云朵,遮住埃及过于暴烈的阳光,海风则驱散了连日来的酷热。

    两条防波堤像是两条臂弯般将东港揽入怀中,仅留一条不太宽的通道可供船舶出入,早在公元8世纪时,东港就由于地震被遗弃了,只能作为人们休闲娱乐的场所,现在的主港口是西港。

    大大小小的私人游艇飘荡在湛蓝的海面上,足见埃及的贫富差距之大。

    防波堤上有成双成对的情侣在携手漫步,也有父母带着几个孩子在快乐地奔跑,作为亚、非、欧交界的城市,地理特点也从当地孩子的肤色上体现出来,很多都是漂亮的混血孩子,情侣也经常有不同的肤色。

    更远处的海滩边,密密麻麻的遮阳伞像雨后蘑菇般挤满了沙滩,大量来自欧洲的游客跑到这里来度假,既能饱览异国风情,又能享受当地低廉的物价。

    这里的海滩与世界其他地方的海滩有一个显着的区别,就是游泳戏水者身上的布料普遍偏多,不论男女都是如此,令张子安好生失望,他甚至看到几个穿长袍戴头巾的当地妇女就这么直接走进海里,站在齐腰深的海水中与孩子玩耍,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溺水自杀呢。

    菲娜蹲坐在海边的石头上,眺望千帆竞发的大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1600多年以前,埃及艳后的行宫已经在地震中沉入了海底,就在这片不太深的波涛之下。很多考古学家和潜水员对此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屡次组织潜水考古探险,试图从海底的残垣断壁中寻找托勒密王朝的秘密,他们最渴望找到的,当然是埃及艳后的陵寝或者石棺。

    关于埃及艳后陵墓的位置,人们有不少猜测,但没有任何证据作为支撑。

    她香消玉殒之后,所有与她有关的信息也随之消失殆尽,甚至连她的死因到底是自杀还是谋杀都无法确定,所有相关的描述都来自于历史学家普鲁塔克所写的传记,那部着名的电影也是以此为蓝本拍摄的,除非当事人复活,否则谁也不清楚真相到底如何。

    从常理上说,虽然她是古埃及的末代统治者,但统治者的陵墓或者石棺一般不可能位于王宫里,所以海底的搜寻大概是徒劳的。

    屋大维应该会给她一个体面的葬礼,因为当时的埃及人非常爱戴她,他没必要为一个死去的女人而冒险触怒埃及人。

    菲娜金光闪闪的毛发反射着适宜的阳光,猎猎海风令它的皮毛如光滑的锦缎般起伏不定,吸引了路过行人的视线,在这座爱猫之城里,他们见过很多猫,却没有任何一只猫有它这样的毛发。

    它也许知道一些艳后之死的秘密,但是暂时没有说出来的意图。只要埃及之行在继续,如果把它伺候舒服了,也许它会吐露一些当年的端倪,令张子安稍微满足一下好奇和八卦。

    吃完饭,弗拉基米尔也匆忙跑回来了,张子安带着精灵们上了车,继续向西出发,驶离这座曾经风光无限但如今只剩下追忆的海港城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