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65章 默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想起凯茜的阿比西尼亚猫繁育手册,手册里某些内容令尚未把生物知识全部还给初中老师的他很费解,有时候他觉得凯茜在繁育过程中绕了弯路,明明可以走捷径的地方她却固执地绕弯路,就像是1+(1X1-1X1)这个运算过程,括号里的东西完全可以忽略掉而她却进行了计算。

    这时他才明白,猫的毛色基因很复杂,并不是1减1一定等于0,想在这方面耍小聪明是行不通的。

    汉斯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巧的U盘递给张子安,“这是你们教授要的资料,正好在这里遇到了你,就帮我带给你们教授吧。顺便帮我问声好,说不定将来我去中国考古的时候还需要他的照顾呢。”

    “好的,没问题。”张子安收下U盘,看着其他考古人员把挖到的猫木乃伊装进密封箱里,又放进车的后备厢。

    他本以为能看到现场提取DNA的过程,顺便看看裹着木乃伊的亚麻布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将来也方便吹牛,但看样子他们不打算这么做,而是运回去再说。

    汉斯看出他的遗憾,笑道:“从几千年前的骨头里提取DNA的过程很麻烦。木乃伊里残存的一丁点儿DNA往往是保存在骨骼内部,需要在实验室里用专门的冷冻研磨仪,在液氮环境下把骨头小心地磨碎,因为研磨产生的高温也会破坏DNA。这样一系列操作下来,如果运气够好,也许可以得到一小段DNA片断,然后把不同的小片断扩连,这样才能得到一段相对完整的、可供研究的DNA。”

    张子安听得暗暗咋舌,考古研究真是水磨功夫,没耐心的人是根本干不下去的。

    又有当地人挖出些什么东西,喊汉斯过去看看。

    张子安见他们挺忙,识相地不再打扰,而且他注意菲娜已经从如癫似狂的状态中脱离,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正在向废墟外走来,便向汉斯告辞。

    “你刚才在干什么?”

    菲娜一上来就凶巴巴地问道。

    “和这帮外国佬说话。”张子安指了指汉斯他们,开始为甩锅做铺垫。

    菲娜对那些人不感兴趣,随意扫了一眼,穷追不舍地问道:“一直在说话?之前呢?”

    张子安无辜地举起手机,“之前我在浏览拼夕夕上的买家秀,真是辣眼睛啊……”

    “关于这个,本大爷可以证明,他拼夕夕的搜索记录里都是一大堆带颜色的丝……”理查德添油加醋地说道,“可惜他没想到现在穿丝的都是男人!”

    “其实我只是想搜索一下鱼香肉丝……”张子安澄清道。

    菲娜没被他们两个的插科打诨轻易地岔开话题,冷着脸追问道:“那你们听见了什么?”

    “没。”

    张子安和理查德异口同声地回答,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同步率奇高。

    “真的?”菲娜质疑。

    “真的!我们是非礼勿听、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派的!”

    “对!”

    张子安和理查德一唱一和。

    他们这时才发现,其他精灵早就聪明地跑得远远的,只留下他们这两个蠢货独自面对菲娜的怒火。

    菲娜面色稍霁,“如果你们敢骗本宫……”

    “就把理查德活埋在这里当祭品!”

    “就让雪狮子把他阉了!”

    张子安和理查德连出卖队友都保持默契。

    他们知道菲娜为什么紧逼不舍地追问,因为它不想暴露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就算暴露出来也不想被人看到,它认为这有损它的尊严。

    所以为了避免被灭口,他们只能做出同样的选择。

    菲娜哼了一声,半信半疑地交替打量他们,“你们最好说的是真的,否则如果被本宫发现你们在说谎……”

    “绝对是真的!”

    张子安和理查德尽力流露出今生最诚挚的眼神,各种拿彼此发毒誓,这才勉强让菲娜不再追究。

    “好吧,那本宫就姑且相信。”

    保了一条狗命和一条鸟命的张子安和理查德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们对视一眼,虽然刚才都在彼此出卖,但此时双方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激赏之意——果然是中国好队友。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古人诚不欺我!

    如果刚才他们面对菲娜的质问,哪个口风不严露了馅,估计他们两个只能被埋在这里当肥料了。

    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抵死不认。

    其他精灵察言观色,发现危机已经过去,这才轻快地跑回来,每只精灵都装出一副无辜脸。

    张子安心里对它们充满鄙视,居然见势不妙就自己先跑了,他好歹在名义上算是它们的主人,也就是它们的领导,有事不是应该让领导先走吗?

    但这事他不能明说,只能和理查德一起把苦水往肚子里咽。

    “本宫好像听你们说过,你们打算去西部大沙漠?”菲娜突然问道。

    “啊?对啊。”

    张子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因为菲娜之前一直对本次科考行动表现得没什么兴趣,像是纯粹为了观光而回到埃及。

    “西部大沙漠人迹罕至,你们打算去哪里?”菲娜又追问道。

    “这个嘛……”

    张子安挠头,“好像还没有最后决定,估计是要纵穿或者横穿或者斜穿吧……具体路线要看卫康教授的安排了。”

    “哦。”

    菲娜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张子安咂摸了一下滋味,菲娜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发问,问了却又没下文了,那么现在似乎应该是揣摩圣意的时候,于是试探着问道:“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菲娜沉吟片刻,摇头道:“倒也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张子安:“……”

    这显然又是一句言不由衷的回答,它在埃及这片土地上生活了那么久,怎么可能没有留下特殊回忆的地方呢?

    所以说,臣子是否受宠完全取决于能不能揣摩出圣意,很多时候要臣子义正辞严地进言,比如说“圣上您太过操劳了,今天已经工作了半个小时,您必须要多休息!”或者“为了国家长治久安,皇上您要多留子嗣,臣为您选几个漂亮姑娘入宫如何?”之类的,然后皇上半推半就地答应,这才能显得皇上勤政爱民。

    都特么是套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