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60章 两千年的约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菲娜!”

    菲娜猛然抬起头。

    是谁在呼唤它的名字?

    声音好遥远,又好熟悉,令它无比怀念。

    它茫然四顾,声音消失了,只有轻风拂过它的耳畔。

    这是哪里?

    这片遍布瓦砾、长满乱草的荒地,究竟是哪里?

    它不认识这里,为什么却来到了这里?

    不可思议,它应该转身就走的,为什么却挪不动脚步?

    “菲娜!”

    菲娜猛然扭过头,但入眼之处依然只有瓦砾与荒草。

    西斜的太阳把残垣断壁拉出长长的影子,声音就像是从阴影里传出来的。

    唔……头好疼,一定是因为晒了太久的太阳。

    像这样炙热的天气里,应该躺在酒店里午睡的,为什么却来到这么一片陌生的荒地?

    “菲娜!”

    它再次转头,还是摸不准声音的来源,头却更疼了。

    是谁?

    是谁在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如果想玩捉迷藏的话,明明有更合适的对象。

    “菲娜!”

    它猛然睁大眼睛,这次它听清楚了,声音不是来自某一个方向,而是来自四面八方!

    风,携带着声音从它的耳畔掠过,打着旋儿绕着它的身体回转,像是眷恋着它不肯离去。

    “菲娜!你回来了!”

    一定是风沙迷了眼睛,它突然想流泪。

    是谁?

    它想说话,但声音仿佛在喉咙里哽住了,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几经努力之后,它却说出了有违它本意的话。

    “本宫……回来了。”它张开嘴,不由自主地喃喃说道。

    “欢迎回来,你是来探望我的么?”

    它想起来了,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头更疼了。

    该死!头为什么这么疼!

    是她!这是她的声音!

    空中落下了一滴水,却令整座水坝超出了蓄水极限,仿佛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记忆的大门被洪水冲击得砰然破碎,两千年前的一幕幕如电影般浮现在它的眼前。

    两千年前拂过这里的风,同样是如此轻柔。

    贝斯特神庙!

    这里是贝斯特神庙!

    这里是它的家!

    宣泄而出的记忆洪流带走了头疼,它的身体却剧烈颤抖起来。

    这里是贝斯特神庙?

    那一对环绕着神庙蜿蜒流淌、优雅如轻纱的运河呢?

    那道令凡人卑微如蚁的宏伟大门呢?

    神庙四周高耸的围墙,围墙之内如茵的古树呢?

    那条它曾经代表贝斯特走过无数次,无数次受到万人顶礼膜拜的主祭道呢?

    那座堆满了无数价值连城的珍宝,留下无数美好回忆的神宫呢?

    还有……她呢?

    菲娜茫然四顾,亘古不变的轻风依旧,但除此之外它熟悉的一切事物都已经烟消云散。

    所有的一切,不论是它曾经喜爱的、讨厌的、憎恨的、习以为常的……全都消失了。

    只剩下残垣断壁与凄凄荒草。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回到这里?

    为什么不转身离开?

    反正这里已经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义。

    “菲娜!”

    声音再次响起。

    不对。

    菲娜晃晃脑袋,这是幻觉,她已经消失了,跟贝斯特神庙一起消失了。

    风围着它打了几个旋儿,再次向前吹去。

    它目送轻风的离开,就让风把它的幻觉也一起带走吧。

    该走了。

    “菲娜!”

    它抬起一只前爪,正要转身离开,却又听到了声音。

    怎么回事?

    为什么还能听到声音?

    “菲娜!你刚来,就要走了么?”

    菲娜突然暴怒,吼道“你已经不在了,本宫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它的声音如此凄厉,久久回荡在这片废墟的上空。

    又是一阵风吹过。

    “对不起,菲娜!对不起!”

    声音再次响起,充满了无限的悔恨。

    菲娜哽咽地说道“你说过你会回来的,你明明说过你会回来的!本宫回来了,你又在哪里?”

    “对不起!菲娜,我失约了。”

    道歉吗?但道歉挽回不了任何事情。

    “菲娜,我不应该走的,但我是黑土地的法老王,我只能走。你明白的,不是吗?”

    是的,菲娜明白。

    如果换了它处在她的位置,它应该也会走。

    她不想走,但她只能走,为了保护古埃及的人民,为了保住古埃及的辉煌,她明知胜机渺茫,却只能在列强之间为古埃及争取一席生存下去的土壤。

    她努力了,但她失败了。

    胜者王侯败者寇。

    辉煌灿烂的古埃及文明消亡了。

    宏伟瑰丽的贝斯特神庙被夷平了。

    雄才伟略的她死了。

    如今,异族漫步在这片土地上,享受着胜利者的荣光。

    她也许可以不死,但与其作为失败者而苟活下去,她宁可选择死亡。

    它明白的,没有谁比它更了解她。

    菲娜之所以痛苦万分,并不是因为她的离开,也不是因为她的失约,而是遗憾自己没有作为战士在她身边陪她战斗到最后一刻,却被可能比古埃及诸神更强大的力量抛入了时间的漩涡,出现在两千年后的世界。

    “菲娜,不要哭。”

    菲娜抬起头,泪眼婆娑。

    “本宫没哭,本宫不会为一个蠢货哭泣!”

    声音仿佛笑了。

    “菲娜,你一点儿没变!我很高兴你来探望我,我很高兴你一点儿没变!”

    菲娜摇头。

    不对,它应该变了很多才对。

    “菲娜,你过得好吗?”

    声音温柔地询问,充满了真诚的关切。

    菲娜的思绪被拉回到很近的过去,眼前闪过宠物店里的点点滴滴。

    习惯了贝斯特神庙的清静,它有时候会觉得宠物店里很聒噪,但它并不讨厌。

    “马马虎虎。”

    菲娜最后选择了这个词来回答,因为它觉得如果回答说过得很好,可能会伤害到她。

    “你……”

    它也想问她过得怎么样,但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我很寂寞呢,所以我很高兴你来探望我了。”

    声音听起来像是很欢快,甚至有些顽皮。

    “但是我不在这里,你知道的,这里是神圣的贝斯特神庙,不是我选择的长眠之处。”

    菲娜一愣。

    “菲娜,我想见你,都快想疯了,能让我见你一面吗?”

    菲娜没有回应,声音也沉寂下去。

    它侧过头,望向西边,风吹来的方向。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