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55章 墓室之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其实张子安不想说“空尼其瓦”,他想说“打扰了”,然后抽身而退,但一着急给忘了“打扰了”的日语怎么说,偏偏理查德又在不该保持沉默的时候一声不吭。

    他想起在进入金字塔时与他相撞的那名西方女游客,怪不得她那么匆忙逃离金字塔,大概她也目睹了这些人的怪异举止,令她产生了不安与厌恶,觉得停留下去不太安全,宁愿提前离开。

    这时,其中一位黑发黄皮肤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游客站起来,轻轻甩脱旁边两人的手,目光在张子安的脸上稍加停留,便落在他的衣服上。

    张子安心说糟糕。

    卫康给队员们订做了成套的衣服,包括平时穿的防晒服和在沙漠过夜时用的防寒服,服装上印有“中国滨海大学生物科考队”等中英文字样,这样既能显得很正式,又能隐晦地提醒潜在的恐怖分子不要误伤中国友人。

    张子安见今天太晒,就穿上了防晒服,但这也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那位游客笑了笑,用普通话说道:“滨海市?我以前去过滨海市,这可巧了,大家都是中国来的,就不要说日语了。”

    张子安干笑两声,“你们忙着,我就不打扰了。”

    “不用急着离开,请进来吧,相逢即是有缘,不要因为我们而打扰了你的兴致,而且我们也快完事了。”那个游客说道。

    说话间,他已经走到张子安的身边,比划“请”的手势,俨然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

    张子安倒不怕他,也不怕这些装神弄鬼的人,但是他不想在这里发生争执,毕竟这里是大金字塔的未开放区域,真要较真的话,他这属于贿赂景区员工擅闯入内,一旦事情闹大了被其他好事者捅上微博之类的社交媒体,让道德洁癖的人揪住把柄就麻烦了。

    更何况他们能把他怎样呢?

    于是,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打算,他坦然往里面走了几步,装模作样地观察王后墓室的建筑布局,同时能感受到那些人的目光依然紧紧盯着自己的背影。

    古埃及人没有王后墓室内留下什么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王后墓室是个乏善可陈之处,恰恰相反,王后墓室是大金字塔里谜团最多的位置。

    跟国王墓室一样,在王后墓室的南北两面墙壁上,各有一条通风口——其实说通风口也不确切,因为通风道并没有与外界连通,而且墓室要通风口有什么用呢?怕法老和王后的木乃伊觉得憋闷而给它们透透气?

    但是,与国王墓室不同的是,王后墓室的两个通风口最初是隐藏在墙壁下的,后来人们根据国王墓室的布局,推测王后墓室也应该有两个对应的通风口,然后通过敲击墙壁找到了正确位置并凿开。

    2002年9月17日,央视曾经直播过轰动世界的大金字塔探秘,一台遥控履带机器人深入南侧的通风道,试图寻找通风道尽头的秘密。

    这场声势浩大的盛事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人们希望能在通风道的尽头找到遍寻无果的法老木乃伊,找到堆积如山的珍宝,甚至找到更加令人惊叹的秘密。

    由于直播噱头十足,前期进行了大量造势宣传,这场直播的收视率堪比没掺水的春晚收视率。

    然而,直播的最后却草草收场,因为履带机器人在通风道尽头的石门前止步,将针孔摄像机探入石门的缝隙,却只在石门后面看到另一道石门,也可能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因为入眼之处很粗糙,布满裂纹,而且也不像前面的石门一样镶嵌着铜把手。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这场闹剧凉得比热得还要快。

    张子安站在通风口前,试着探头往里看,里面黑乎乎的当然什么都看不到。

    “你感受到了吗?”

    这时,背面那个说中文的游客突然又开口了。

    张子安诧异地转过身,看了看左右,“是在跟我说话?”

    那人点头,重复道:“你感受到了吗?”

    “感受什么?”张子安一脸懵逼。

    那人指着通风口,认真地说道:“来自宇宙的纯净能量。”

    “……”

    张子安很少有接不上话来的时候,但这时就完全无言以对。

    “宇宙的纯净能量?”他喃喃地重复道,如果不是对方的表情一本正经,他真要怀疑这是什么劣质的玩笑。

    那人一手指着南侧通风口,另一只手指着北侧通风口,兴奋地说道:“对啊!这是两条‘星座通道’,一条指向大犬座,另一条指向猎户座,建造的目的是用来接收来自宇宙的纯净能量!”

    张子安终于确认了,自己和这个人的脑电波对不上。

    尽管如此,他想反驳却也没办法反驳,因为国王墓室和王后墓室墙壁上这四条“通风道”到底是不是通风道,以及建造它们的目的是什么,这些迄今没有定论,但要说建造这么四条通道就能接收宇宙的能量……这就有些故弄玄虚了。

    全天一共有88个星座,彼此之间相隔很近,随便往地上立两根竹竿都能对准其中两个星座,硬说这四条通道是特意为了对准大犬座和猎户座,未免令人觉得一厢情愿。

    当然,也许古埃及人确实对大犬座和猎户座抱有特殊的情感,建造这四条通道确实是为了对准这两个星座,但现代人要说这两个平平无奇的星座能传递什么纯净的宇宙能量,这就很滑稽了。

    张子安的沉默在那人看来却理解成默认和赞同,更加兴奋地环视其他人,像翅膀一样展开双臂,狂热地说道:“我们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都怀着同一个目的,就是来这里感受并吸收纯净的宇宙能量!”

    其他人虽然可能语言不通,但从这人的表情和语气上已经听懂了,纷纷露出满足的微笑,像是真的吸收了那什么宇宙能量一样。

    看到他们的样子,张子安甚至开始产生怀疑,这里是不是真的存在所谓的宇宙能量,而只有自己迟钝得感受不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