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117章 它从海中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是普通的一天。

    晴空万里。

    零星几辆大型工程车辆在忙碌地工作,轧路机司机像变魔术一样,把一堆堆的垃圾由三维变成二维,再由铲车司机把垃圾片们铲起来倒进土坑里,一层层填埋,这是他们日复一日的日常工作。

    随处可见的野狗像不怎么怕人一样,堂而皇之地在距离工程车辆几十米远的地方翻找垃圾,寻觅食物。

    更远的地方,填埋场外围的流浪狗们也在过着彼此相亲相爱、用牙齿互相打招呼的日常生活。

    你敢信?起因竟然是一袋尚未馊掉的排骨。

    这袋排骨可能是被主人遗忘在冰柜的某个角落里,直到过了一两年才发现,都被冻成了所谓的“僵尸肉”,然后被主人遗憾地扔掉了,辗转流落到这里。

    被扔掉的时候,这袋排骨依然处于冷冻状态,即使经过漫长的旅途运到这里,也仅仅是刚刚解冻而已。流浪狗可管不了是不是僵尸肉,相比于其他带着刺鼻馊味的食物,这袋排骨已经算得上珍馐美味了。

    最先是一条隶属于土狗团的土狗发现了这袋排骨,它循着味道掘垃圾三尺,终于翻出了这袋排骨,撕开包装袋,迫不及待地吃进一根沁凉而且没什么异味的肋排,嘎嘣嘎嘣地连骨头都嚼碎了,然后连肉带骨吞进肚子里,接着又想吃另一根。

    但是,这条土狗忘了,周围群敌环伺,撕开包装袋的排骨味道迅速随风扩散,对普遍嗅觉灵敏的狗来说,不亚于鲨鱼闻到血腥味。

    第二根肋排刚吃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嚼,这条土狗就听到背后恶风不善,在本能的驱使下,赶紧舍弃排骨,一个驴打滚躲开了。

    一条体型硕大的黑色獒犬用一只前爪牢牢地按住那袋排骨,宣示对排骨的所有权,铜铃般的眼珠冷冷地瞪着土狗,纤长的毛发迎风摇摆,齿缝间垂下粘稠的唾液,喉咙中隐隐发出威吓般的低吼。

    土狗一个激灵,很快认出来了,这条体若雄狮的袭击者正是獒犬组的头领。

    它与黑色巨獒的体型差距太大,根本没有一战之力,就算冲上去试图抢回自己的食物也是找死而已,更何况巨獒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弟。

    土狗咽了口唾沫,摆在它面前的路只有一条,就是夹紧尾巴落荒,权当那袋排骨是它做的一场梦。

    巨獒也是如此认为的。通常情况下,巨獒会把敌人赶走再享用美味,但这袋排骨的味道太诱人了,它甚至有些等不及了,更何况这条土狗对它没有半点威胁,便心安理得地把头一低,开始享受美味的肋排。它带来的小弟们蹲在后面垂涎三尺,只盼着老大吃完肉,能把骨头给它们啃啃。

    但是,土狗面对这样的屈辱和蔑视,没有如巨獒预料的那样落荒而逃,却把头一仰,嗷呜嗷呜地叫起来。

    声音未落,就听到一声狂怒的嘶吼,不远处一条强壮凶悍的混种狗闻讯而来,正是土狗团的头领,身后同样跟着一帮小弟。

    巨獒可以蔑视这条土狗,但听到老对手的吼声,它却不得不暂时放弃享受美味,回以一声震天的怒吼,死死盯着奔来的老对手。它的小弟们知道又一场战斗即将打响,纷纷打起精神,严阵以待。

    这条体内融合了多种猛犬基因的混种狗,外型上具备一些罗威纳的特征,不妨把它称为混种罗威纳。它率众冲至近前,看到那袋排骨,马上便明白前因后果。

    它亮出锋利的獠牙,鼓励般向土狗递出一个眼神,意思是:干得好!咱们土狗团,头可断、血可流、排骨不能丢!

    混种罗威纳和巨獒没有上来就咬在一起,因为上来就咬是属于野狗的专利,而它们是体面狗,打架之前要先打嘴炮。

    巨獒注意到对方的狗数比较多,于是连续发出震天的狂吼,一是为了震慑对方,二是召集自己其他的小弟。

    混种罗威纳不甘示弱,同样以狺狺低吼回应,它手下的其他小弟们也在陆续赶来。

    这里聚集的狗越来越多,中间是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双方隔着分界线七嘴八舌地汪汪狂吠,为己方头领助阵,场面热闹得不行。

    但是,既然肛上了,战斗总要分个输赢,光打嘴炮是解决不了胜负问题的。如果这是谁声大谁有理的人类社会,肯定是巨獒赢,但流浪狗可没有这个规矩。

    巨獒和混种罗威纳这时反而安静下来,死死盯住对方的眼睛,一步一步谨慎地互相接近,寻找对方的破绽。

    战斗一触即发。

    虽然说不清道不明,但它们彼此都有某种预感,这是长期刀头舐血的生活才会产生的直觉——不论谁胜谁负,这可能都是它们的最后一战。

    这场对峙发生在垃圾填埋场东南方靠近海边的位置,但是离海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毕竟要防止填埋的垃圾污染海水。

    过于专注的獒犬组和土狗团不知道,在它们对峙的时候,有一条狗从海中出现了。

    这是一条中型犬,体型看起来并不算强壮,全身的毛发不长不短,颜色是乳白色,种类则是平平无奇的土狗,说好听些就是中华田园犬。

    没有谁看到它是怎么从海里出现的,反正它就是那么从波浪中出现了,气定神闲地踏上岸边,一只前爪在沙滩上留下不深不浅的足印,宣示着它的诞生。

    终于……又回来了。

    它嗅了嗅弥漫着海腥味的湿润空气,甩了甩身体,把毛发间的海水甩得水珠四溅。

    光靠甩是无法把毛发彻底弄干的,必须要晒太阳。

    它跳到一块干燥的礁石上,看着白云悠悠飘过,惬意地享受着初夏的阳光。

    然而,不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犬吠声,严重干扰了它的兴致。

    “……”

    它一忍再忍,犬吠声却似乎没有停下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嘈杂。

    忍无可忍的它一翻身从礁石上跳起来,瞪着犬吠声传来的方向,低声骂了一句:“汪希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