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90章 守株待兔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弗拉基米尔同样是一天一夜没睡觉了,它也很困,很想补觉,但身为第三野喵军司令员的小白亲自来找它,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或者收集到重要的情报必须要向它汇报。

    它见张子安还在书桌旁边安慰π,便没有打招呼,纵身一跃,从二楼窗户跃出去,令一位刚想进门的顾客吓了一跳。

    它趁着左右没车,快步跑过马路,跃上墙头。

    短毛白猫抬起一只前爪想要对暗号,被它打断道:“不必了,暗号是方便彼此不认识的同志见面确认身份用的,认识的喵之间就没必要再对暗号,省去一些繁文缛节,把时间用在更好地开展工作上。”

    小白点头,望了街道对面的宠物店一眼,神情间有些畏惧之色。

    弗拉基米尔知道它是害怕菲娜,于是转身带着它跑远一些,拐过一个弯,直到看不见宠物店时,小白才放松了。

    “来找我是有什么要紧事么?”弗拉基米尔停下来问道。

    为了充分调动流浪猫们的主观能动性,提高它们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它鼓励它们尽量自行安排工作,只有实在棘手的事情才会来找它。否则这么多流浪猫,它每件事都要管,非要累死不可。

    小白比划了几下,描绘出一个高高瘦瘦长胡子的人,在外人看来只不过是胡乱挥几下猫爪而已。

    “嗯?什么?你们找到了反动学术权威?”弗拉基米尔看懂了它的意思,半信半疑地问道。

    小白犹豫着,没有继续比划,看样子它也拿不准。

    弗拉基米尔之前推测,那个在报纸上发表《十批网络文学》的朱继圣既然享有这么大的名头,应该是住在国内一线城市的豪宅,因此积极督促一线城市的喵喵支部成员展开搜索,特别是首都支部,它认为朱继圣居住在首都的可能性最大,毕竟他之前在首都的未名湖文学院当了多年的院长,首都已经是他的第二故乡。

    当然,这样名利双收的人,也有可能住在其他旅游胜地甚至国外。

    国外暂时没办法,喵喵支部的势力还没有延伸到国外,不过很快就会将喵喵主义的旗帜插遍全世界,从埃及开始。

    张子安在网上搜索过,不过令他和它都很意外的是,这个人似乎极为低调,或者很注重保护个人**,几乎从不在私下场合露面,根本查不到居住地,这令寻找变得极为困难,如大海捞针。

    弗拉基米尔对流浪猫的侦查能力有信心,但也料想到可能面临的困难,所以没有跟张子安提这件事,只是私下安排流浪猫展开寻找,并且做好了长期抗战的思想准备。

    然而,根本没过几天,小白却说可能找到了目标,这就令弗拉基米尔备感疑惑,因为这么短的时间若能找到目标,只能说明目标就在附近。

    另一种可能,就是流浪猫找错了人,这种可能性大得多,毕竟它们没有照片,只能根据它的描述来寻找。

    “目标在哪里?”它问道。如果小白给出的距离较远,那只好跟张子安说明情况,然后让他开车载它们过去。

    小白抬起一只前爪,指向某个方向,但是距离很难精确表述,弗拉基米尔只能看出是在市内。

    “居然在滨海市内?”弗拉基米尔觉得这也太巧了,从机率上讲,流浪猫找对目标的可能性很低。

    它很想回去睡觉,但还是一挥前爪,“走,带我去看看。”

    小白立刻转身带路,弗拉基米尔跟在后面。

    它们基本上走的是直线,除了遇见高楼稍微绕几步之外,见墙就爬,见房就翻,同样的距离比人类节省很多时间。

    路上它们遇到了不少流浪猫,大部分流浪猫都已经被收编进组织里,对外来猫和陌生人保持着很高的警惕性,却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而当它们对暗号确认身份之后,对方则表出很友好的态度。

    还有少部分流浪猫可能是新近开始流浪的,或者是外来的流浪猫,暂时还没有加入组织,依然处于散兵游勇状态,不过相信很快就会加入无产喵的大家庭。

    小白在前面跑着跑着,突然停了下来,正在边跑边打盹的弗拉基米尔差点撞到它,把它撞下墙头,赶紧侧身一滚,然后灰头土脸地站起来。

    “怎么了?”弗拉基米尔不以为意,随意抹了把脸,问道。

    小白抬起前爪,指向前方。

    “到了?还挺快的。”弗拉基米尔回头望了望来路,早已经看不见宠物店了。

    这是一条在滨海市挺普通的小巷,行人不多,路面看上去洁净整齐,环境幽静。

    在它们面前,是一栋仿古的二层小楼,也是类似奇缘宠物店那种,不过人家的装修更加精致和气派。

    弗拉基米尔与普通猫一样,在阳光下收缩瞳孔以减少进光量,避免过强阳光对视网膜的伤害,仔细打量店铺的招牌——朝物夕拾?

    这个店名比绝大部分店铺更有意境和内涵,仿佛能看到一件物品由新变旧,失去主人的宠爱,被扔在角落里落满灰尘,最后在夕阳中被一双伯乐的手捡起来,轻轻拭去灰尘,重新发现它的价值。

    文学修养,特别是古文修养不足的普通人,很难起出这么意境不凡的名字。

    弗拉基米尔本来对这趟没抱多大的希望,但看到这个店名,再联想到朱继圣身为国学大师的身份,不由地多信了几分,也不再如之前那么困了。

    只是不知道这是一家什么店?

    店门大敞,室内有些昏暗,零星的行人从店门口匆匆经过,却没有停下来进店的意思。

    弗拉基米尔一向是从战略上蔑视敌人,从战术上重视敌人,面对未知的情况,它没有选择冒进,而是对小白打了个手势,让小白原地待命,而自己则绕着这家店铺跑了一圈。

    令它有些失望的是,这家店铺没有后门,窗户也都关着,没办法悄悄溜进去,那就只能守株待兔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