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80章 最后的斗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绿地里的泥土较为松软,猫神雕像又沉又结实,身在空中失去了平衡,一头栽进泥土里,摔了个狗啃屎。

    等它再抬起头来,满脸都挂着泥土、树叶和草根。

    它顾不上把脸抹干净,而是先寻找袭击者的位置,因为刚才遇袭的瞬间它感受到很熟悉的气息,是两千年前死敌的气息。

    菲娜刚才突然出现,在它后颈上一蹬,借力改变方向,跳到一根路灯杆的横杆上,居高临下与它对视,即使是在幽暗的夜间,身上的毛发也呈现出华丽的暗金色。

    猫神雕像狠狠地瞪着菲娜,错不了,正是与它纠缠了数千年的死敌!

    它又扭头瞪着张子安,质问道:“你不是说它不在?”

    张子安耸耸肩,“兵者诡道也!你又不投降,我干嘛要跟你实话?让你有了防备,对我有什么好处么?”

    猫神雕像被噎得哑口无言。

    两军交战,兵不厌诈,越诈越好,这道理没错。

    它突然想起来,以前待在宠物店的时候,张子安就凭他那一张嘴忽悠了很多人,连菲娜都被他忽悠过,这次连它居然也上了当……

    如果有可能的话,它真想暴打一顿张子安出一口恶气,但目前的形势对它极为不利,暂时顾不上这个没用的男人了。

    它重新判断了一下形势——树上有菲娜,地上有老茶,还有一只毫无廉耻的雪狮子在伺机偷袭,它的胜算基本为零,但它依然有恃无恐。

    它们也许可以打疼它,也许可以侮辱它,只要它拥有青铜之躯,它们就绝不可能击败它,所以只要它愿意,依然可以全身而退,它有这个把握。

    只要等它重整旗鼓,这些猫有一只算一只,全都不是它的对手。

    “是你!”它重新将视线投向菲娜,轻蔑地说道:“贝斯特那个贱人的代言者,你是来挑战我的么?可惜你来晚了!太晚了!你应该很后悔吧,没有在宠物店的时候及时察觉我的复苏,但是你后悔也晚了,等我完全恢复力量,不仅是现在这些流浪猫,还要把所有的家猫杀干净,再把你活着制成木乃伊!”

    菲娜面对它的威胁和挑衅不为所动,只是淡然说道:“口出狂言自以为是的家伙,恐怕你没有那个机会了……本宫很愿意亲手将你重新埋葬,彻底结束这段持续数千年的宿仇,但是冤有头债有主,旧恨难比新仇。本宫今天过来,只是想亲眼看看你是怎么死的,然后为你的坟墓添一抔黄土,算是对昔日对手的尊敬吧。”

    猫神雕像先是一愕,继而狂笑道:“哈哈哈哈!开什么玩笑!口出狂言的到底是谁?天下之大,谁能杀我?谁敢杀我?”

    它的声音如生锈的金属互相摩擦,沙哑而令人心底生寒。

    无怪它口出狂言且有恃无恐,以它铜墙铁壁般的身躯,就算拿把枪冲它突突一梭子,也未必能把它怎么样,而它想跑也没有谁能留得住它。

    就在这时,幽暗的林中,突然有谁轻蔑地哼了一下,长吟道:

    “绿水青山枉自多,真神无奈伪神何!”

    猫神雕像像是被“伪神”这个词触怒了敏感神经,暴跳如雷地瞪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吼道:“是谁?还有谁?谁敢说我是伪神?别再藏头露尾了,都一口气滚出来吧!”

    它记得这个声音,刚来到这片绿地时,这个声音就说过几句莫名其妙的话,什么千年魔怪舞翩跹之类的,当时它就憋了一肚子气,因为它是神,不是什么魔怪,现在声音的正主终于要现身了。

    那个方向响起踩踏草叶的声音,弗拉基米尔缓缓走出来,“是我说的。”

    “你?”

    猫神雕像怀疑地打量着弗拉基米尔,如果说它对老茶和雪狮子尚有模糊的印象,那么眼前这只猫它绝对是第一次见。

    老茶头戴斗笠,身穿长袍,一看就与众不同;菲娜气质华贵出尘,斑纹与近代猫迥异;就算是雪狮子也身具异象,与通常的白猫不同,有一道龟背黑线贯穿额顶……它们三只猫一看就非比寻常,但这只新出来的蓝猫,除了会说话以外,怎么看都只是一只普通猫,而且还不是纯种的,看上去灰头土脸,跟流浪猫差不多。

    “你是谁?报上名来!”猫神雕像说道。

    弗拉基米尔答道:“我叫弗拉基米尔。”

    “弗拉基米尔?”猫神雕像略加思索,这个名字似乎是来自完全陌生的国度,对它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你是哪里来的?曾经的主人是谁?有何显赫的身世?”

    弗拉基米尔摇头,“从群喵中来,到群喵中去,普通一猫而已。”

    猫神雕像的猜想被证实了,心中再无忌惮,指着弗拉基尔尔捧腹大笑,咆哮道:“原来是个无名小卒,亏你有胆量现身,就凭你这无名小卒也敢口出狂言?真是笑死我了!谢谢你给我带来由衷的欢乐,趁我还没有发怒,赶紧滚出我的视线!你可知我是谁?在脚下这个国度的原始人还在玩泥巴的时候,我就已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人们供奉我比供奉贝斯特还要早!你有什么资格声称我是伪神?”

    弗拉基米尔似笑非笑地说道:“那么,你又何必伪装成贝斯特的样子惑乱民心呢?”

    这一句话戳到猫神雕像的痛处。

    人们见到猫神雕像的时候,总会认为这是一尊用来供奉猫神贝斯特的雕像,邪神的追随者把它雕刻得与真正的贝斯特雕像相差无几,只是多了一个黄金鼻环,妄图以此故意混淆民众的视线,将一部分的崇拜引流到它身上。

    因此,它建立形象的时间远比贝斯特要晚,并不像它自己声称的那样久。

    “你找死!”

    被当面戳穿谎言的它恼羞成怒,高声嘶吼着向弗拉基米尔扑过去。

    它的每一步都深深地踏入泥土里,草茎、落叶、碎石、烂泥,随着它的步伐而被高高抛起,矫健的身躯就像一头黑豹。

    无论是菲娜、老茶还是雪狮子,或者其他什么精灵,面对这样的威势也只能利用身体灵活的优势暂避锋芒,不能选择正面硬碰硬。

    弗拉基米尔却没有躲闪的意图,就那么淡然地盯着它,仿佛已经接受了死亡的命运。

    十来米的距离眨眼即至。

    猫神雕像心中窃喜,暗笑这只蓝猫原来是个傻瓜,现在即使想躲也来不及了。

    最后一次蹬地,它全力跃起,张开血盆大口向弗拉基米尔的脖颈咬去,青铜的獠牙在月色下闪着寒光。

    弗拉基米尔没有怎么作势,只是抬起一只前爪,不像其他猫一样用爪尖攻击,而是紧握成拳,深吸一口气,高声喝道:

    “吃我一记——喵喵主义铁拳!”

    在猫神雕像看来,这一拳如这只蓝猫本身一样稀松平常,既不像老茶出招那么凌厉,又不像菲娜的动作那么敏捷,更不如雪狮子那么无耻,既没速度也没力量,如此软弱无力的一拳,是绝对不可能对它造成任何伤害的。

    它的质量大,惯性也大,速度已经提升至极限,就算想临时闪避也来不及转向,再说根本没有闪避的必要。

    就在它的獠牙与弗拉基米尔的脖颈近在咫尺之际,弗拉基米尔的拳头已经从侧面击中了它的下巴。

    这本应该是软弱无力的一拳。

    猫神雕像的眼前却突然出现了重影,弗拉基米尔的身体在它视野中变成了部分重叠的两个,然后从它的视野里消失。

    它听到自己牙龈断裂的声音。

    它听到自己下颌骨破碎的声音。

    它听到……它暂时什么也听不到了,因为一侧的耳朵扭曲变形导致新生的耳道被堵塞,新生耳膜被撕裂。

    它沉重的身体,在朦胧的月色下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起来,在空中盘旋了两三周,然后翻滚着落在地上,余势未消,趟平一堆荆棘,压垮一片荒草,砸断几株灌木,最后被一棵粗壮的松树挡住,被震落的松针洒满它的全身。

    直到这时,迟来的痛感才从它新生的神经中传入脑海。

    这是何等恐怖的一拳!

    简直像是被起重机的吊臂砸中了!

    而且这起重机还是蓝翔优秀毕业生操作的!

    等一下!

    蓝猫……蓝翔……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联系?

    猫神雕像躺在松针与荒草中,呆呆地盯着渐渐西沉的明月,震惊、恐惧和耻辱甚至压过了痛苦,思维涣散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

    真是狼狈啊!

    这样一只普通猫,为什么能把堂堂的神搞得如此狼狈不堪?

    它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但是,它还没有死,虽然身受重创,但它还有一战之力,神是不会躺着死去的!

    它强忍住钻心的痛楚,挣扎着站起来,抖落身上的松针。

    “还没有完!你准备好承受神的怒火吧!”它喘息着说道,但是声音由于口腔破裂而模糊不清。

    再怎么说,它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身经百战,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它的信徒们无数次被法老王的军队围剿,死伤殆尽,不得不退入沙漠深处,以图东山再起。

    它已经看出来了,面前这只蓝猫拥有奇大无比的力量,但是敏捷性恐怕无法与菲娜相比,比起它来也逊色不少,如果能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不去跟蓝猫硬碰硬,应该有一定的胜算,毕竟蓝猫的身体是血肉之躯,只要被它的獠牙和爪子划到一下,对方就非死即伤。

    弗拉基米尔只是看了它一眼,略带怜悯地说道:“既然你不肯投降,那就让你灭亡!”

    “我是神!谁有资格让我投降!谁敢让我灭亡!”

    猫神雕像发狂般怒吼道。

    “睁大你的眼睛,看看周围吧。”弗拉基米尔轻笑,“你已经陷入喵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还在负隅顽抗,看来你是要自绝于猫,自绝于喵民了。”

    “什么?”

    猫神雕像转头四顾,只见流浪猫形成的包围圈不知何时已经进一步压缩了,由大圈变成小圈,它周围数米之外几乎全是各种颜色的流浪猫,只是它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弗拉基米尔身上,现在才察觉到。

    无数双眼睛目光炯炯地瞪视着它,眼中尽是复仇的怒火。它们中有很多猫的亲朋好友都受到猫神雕像的屠戮,是时候血债血偿了。

    弗拉基米尔轻盈地跃上高处,举爪一挥,高呼道:“同志喵!冲啊!”

    然后身先士卒地冲了上去。

    一声令下,成百上千只流浪猫以铺天盖地之势冲向猫神雕像。

    它们的身影遮挡住撩人的月色,它们的声音盖过猫神雕像的嘶吼,它们愤怒压过了对猫神雕像的恐惧。

    弗拉基米尔身处战团中央,看不到它的身影,却只能听到绿地上回荡着它嘹亮的战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猫咪!”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喵!”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猫咪们起来!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喵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猫咪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把他们消灭乾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英特纳喵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猫神雕像的嘶吼声已经越来越少,但仍在垂死挣扎,流浪猫们面对它的尖牙利爪险象环生。

    老茶轻捋胡须,神情微动,长吁一声说道:“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话音未落,它身影一晃,已经加入战团。

    天平彻底倾斜了。

    片刻之后,猫神雕像的声音永远沉寂下来。

    星海站在宠物店二楼的屋顶上凝望着绿地的方向,像是感受到什么,扭头望向东方。

    第一道破晓的曙光划破了黎明前的黑暗。

    “喵呜~一唱猫咪天下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