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79章 不名誉的战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猫神雕像并不是怜悯这些流浪猫,它让它们滚开只是不想被它们阻碍自己的速度,既然它们不滚开,那唯一的下场就是被它沉重的身躯碾压成齑粉!

    它每一步重重踏下,大地都会随之微微一颤。

    沉重的身躯加上高速奔跑,已经令它变成一辆横冲直撞的坦克,即使是一堵红砖垒成的墙挡在面前,它也有信心撞出个窟窿来,就算是老茶和菲娜也不得不避其锋芒,这就是所谓的一力降十会。

    它稍稍扭头向后瞟了一眼,看到张子安和老茶都停留在原地,没有追过来,暗暗放心不少,虽然它不怕老茶,但被老茶缠上之后恐怕很难脱身。

    只要今天能冲出重围,回到隐密地点重整旗鼓,等它脱胎换骨之后,什么老茶还是菲娜都不放在它的眼里。

    当然,最好是离开滨海市,去另一座城市,毕竟滨海市实在有些危险,它在黑暗中徘徊的这段时间已经深深了解到这点。

    绿地的入口已近在眼前,至于那些碍事的流浪猫,既然它们不怕死,那就让它们死个痛快吧!

    突然,它的身体猛地向下一沉,像是负上了什么重物,由于猝不及防,几乎压断了它的千年老腰!

    它没炸毛,因为暂时无毛可炸,而是怒发冲冠,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转头一看,只见一只胖橘猫勇敢地跃到它的背上,抡起肥胖的猫爪左右开弓,啪啪地扇了它两个耳光。

    它被扇懵了,倒不是这胖橘猫的耳光有多厉害,虽说确实比普通的猫力气更大,但即使如此也不至于把它扇懵,而是它从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被一只流浪猫扇耳光。

    别看这只橘猫胖,身形相当灵活,一击得手,绝不恋战,不等它回过神来张嘴反击,马上又从它背上跳下来,骨碌碌地滚进草丛里。

    它知道自己应该忍气吞声,小不忍则乱大谋,但是它实在无法忍,因为它是神,如果神受到这样的侮辱却不出手加以惩戒,谁还会畏惧它这个神?

    于是,它四肢狠狠踩进松软的泥土里,把泥土铲出四条深深的凹痕,不等炮弹般狂奔的身体完全静止,便扭身向那只胖橘猫追过去。

    它的眼睛已经因为愤怒而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誓要将胖橘猫碎尸万段!

    胖橘猫的身形再灵活,也是一只普通猫,而猫神雕像的身体再沉重笨拙,也是一只准精灵,双方的速度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减速再加速的过程令其他流浪猫也有了可趁之机,就在它即将追上胖橘猫的时候,又有一只流浪猫勇敢地跃上它的后背。

    这是一只灰白色的软耳猫,看上去呆萌可爱,但发起狠来丝毫不逊于胖橘猫,伸出猫爪就向它的眼睛划过去。

    保护眼睛是每种生物的本能,猫神雕像也不由地扭头眯眼,避开攻击,然后扭动身体把背上的灰白软耳猫甩下来,然后张口想咬断灰白软耳猫的喉咙。

    就在这时,它的身体突然像触了电一样僵住了,重新睁大眼睛,猛地跳起来,接连后退好几步,难以置信地盯着隐藏在黑暗中的袭击者。

    一道纯白色的身影像毛团一样滚到一边。

    毛团展开,雪狮子把爪尖凑到口鼻边闻了闻,马上像被熏到一样撇过头,嫌弃地皱起脸说道:“确认过裆下,是公的——又是一个该死的臭男人!”

    强壮结实如猫神雕像,被雪狮子掏了这一下也是疼得不轻,毕竟它已经不算是完全的青铜疙瘩,而是很接近于真正的精灵了。

    痛感从裆下和菊花间阵阵传来,几乎令它想要蜷缩起身体舔舔裆下,抚慰一下可怜的蛋蛋,但是身为神的尊严令它强忍住疼痛,没有这样做。

    别说是它了,就连旁观的张子安都悄悄地把双腿并紧了。

    “你……你又是谁?”它疼得连声音都变调了。

    其实它应该能认出雪狮子的,毕竟雪狮子是菲娜的跟屁虫,但实在太疼,它的神智都受到影响了。

    “喵喵喵!老娘是风靡万千少女的雪狮子,公猫与男人的阉割者!老娘看你骨骼清奇,愿意为你免费阉割,你意下如何?”

    “什……什么?”

    猫神雕像疼得头昏眼花,听这一长串的头衔都没听明白。

    雪狮子那扎人的视线紧盯着猫神雕像的两条后腿间,带着极大的兴趣说道:“老娘阉过的猫多了去了,但还没有阉过雕像……老娘今天心情好,打算开开荤,不仅会帮你免费阉割,还会顺便替你在大腿内侧刻上RBQ三个字,你是不是很高兴?”

    猫神雕像不明白RBQ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但直觉告诉它这绝不是什么好话,反正它身为神,无论如何不能跟这三个字沾上边。

    “大胆!”

    它用尽全力嘶吼道,“你可知道亵渎神灵的后果?”

    “神灵?”雪狮子纳闷地左顾右盼,“神灵在哪?老娘只看到一尊很合适的RBQ!”

    碰上这么一只不知廉耻的猫,满口的污言秽语,猫神雕像快被气炸了!

    这可能是它自诞生以来最倒霉的一天,若是输给老茶或者菲娜也就罢了,但它身为堂堂的神,竟然被这样毫无名誉可言的对手羞辱。

    它目呲欲裂,全身的裂纹里喷出汹涌的黑气,张牙舞爪地向雪狮子猛过去,这次它下定了决心,无论受到任何干扰,也要把这只白猫碎尸万段,甚至恨不得生啖其肉!

    雪狮子早有准备,它知道雄性受到这样的攻击后,要么丧失全部战斗力瘫软成一滩烂泥,要么暴怒得失去神智。

    它把身体蜷缩成毛团,骨碌碌地滚开,滚到一座石制长椅下面藏起来。

    暴怒的猫神雕像撞到石制长椅,把长椅撞成碎片,但雪狮子早已经滚到另一座石制长椅下。

    它高高跃起,准备连椅子连雪狮子一起砸成粉末。

    “喵喵喵!陛下救命!奴家被臭男人欺负啦!”雪狮子很没出息地喊起来。

    “本宫在此,谁敢造次!”

    只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重重地踩到猫神雕像的后颈,把它踩落尘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