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77章 生财有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长吟声铿锵有力,如晨钟暮鼓般缭绕不绝,蕴藏着火山般的怒气,像是以血泪控诉它的暴行。

    它吓了一跳,从来只有它吓别人的份,今天却被别人吓到了。

    这声音震得它的耳朵嗡嗡作响,但奇怪的是,它明明没有耳膜,怎么会嗡嗡作响?

    不止耳朵,连它的整个身体都在嗡嗡作响,像是青铜产生了共振。

    不对!

    这不是嗡嗡作响也不是共振,而是它在颤抖。

    快跑!

    它心中的某种直觉以十万火急在催促它,赶紧逃离这里,因为这里似乎潜藏着它的天敌。

    不是死敌,而是天敌!

    死敌表示势均力敌,双方都有一战之力,而天敌……往往代表着其中一方处于绝对劣势。

    鹰从来不把兔子当成死敌,因为鹰是兔子的天敌,兔子一旦遇上鹰,基本上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天敌也有另一种叫法,就是克星。

    也许双方的实力差距其实并不悬殊,甚至很接近,但是由于其中一方拥有某种特殊的技能或者特性,就会把这一方造就为另一方的天敌,或者说是克星。

    但这怎么可能呢?

    哪里来的天敌?

    它纵横埃及的滚滚黄沙几千年,从来没有遇到过天敌,也不曾想象存在这样的天敌。

    它想不明白,因为时代已经变了,属于它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妄图开历史的倒车,最终只能被历史的车轮无情碾压。

    别说是它,就算是真正的猫神降临世间,也会惊叹于时代的变迁。

    和煦春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长吟声毕,就见绿地茂密的林木荒草间嗖嗖嗖地蹿出无数只流浪猫,它们不叫也不乱动,默默地把绿地团团包围起来,把身处绿地中心的它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数量有几百甚至上千只之多。

    怎么可能?

    这还是那些总是为了抢地盘而互相尖叫和撕打、总是一盘散沙的流浪猫么?

    它怀疑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怕不是见鬼了吧?

    “说实在的,别看我表面上还沉得住气,其实我还是挺吃惊的,你居然能说话了,还喊出了我的名字……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张子安开口说话了。

    这个局是他和弗拉基米尔共同商定的,由流浪猫把猫神雕像引过来,然后瓮中捉鳖。商量的时候他拿不准这计划是否可行,不过很意外的是居然第一个晚上就成功了。

    他对猫神雕像的到来早有心理准备,因此并不吃惊,但很意外的是它居然能说话了,若是再放任它自由发展,说不定它真的能成为一只真正的精灵。

    “该怎么打招呼呢?”张子安挠挠头,随手甩了几下树枝驱赶早早跑出来的蚊子,“应该说是——好久不见吧?虽然我从没想过会以这种方式重见……”

    绿地里为数不多的路灯半明半暗,还有几个不亮了,借着朦胧的月色,他仔细打量这……量词应该用“这座”还是“这只”更合适一些?

    不管了,反正他仔细打量着它。

    猫神雕像在店里摆了几个月的时间,无论是他还是店员都很熟悉它。

    此时的它与以前的它相似但并不相同。

    以前雕像的身体呈黑色,在灯光的照耀下隐泛铜绿,虽然看上去有些阴郁,但依然不失为一座精美的艺术品。

    但现在的它,身体的表面产生了数处明显的龟裂,细密的裂纹几乎覆盖了全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有蒙蒙的黑气从裂纹中渗出。

    那枚本已被老茶切断并被张子安送到金店回收的鼻环又重新出现在它的鼻子上,金光闪闪,似乎比以前那枚还要光亮。

    张子安稍走了下神,心里寻思这黄金鼻环若是能反复再生的话,倒不失为一个生财有道的好办法……

    尽管纯度达不到24K,但如果能成的话,还要啥自行车啊?

    嗬!

    它张开血盆大口,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威吓般地亮出獠牙,打断了张子安的沉思。

    变化最大的是它的脸,因为之前的猫神雕像没有眼睛,眼睛那里只是一双深陷的眼窝,但现在它有了眼睛,一双血红的眼睛,透出极度的残暴与血腥……莫名地又令张子安想起终结者T-800。

    至于雕像的胸前现在倒是平了——并不是说由七尺**变成了可怜的平胸,而是原本雕刻的瓦吉特护符消失了,因为这雕刻上去的护符虽然只具象征意义,但依然不属于它。

    “你看,咱们打个商量吧,你现在已经穷途末路了,但我是个好人,所以你考虑一下要不要投降?”张子安挥着小树枝说道,“如果你同意投降并且保证不再作恶,也许我可以帮你求求情……当然,我也不能白帮你,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研究一下鼻环的正确用法,咱们就算是扯平了。”

    它听得一愣,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鼻环,不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不过,它的怒气马上就暴发了,瞬间便淹没它小小的疑惑。

    它是神!神怎么可能向凡人投降?

    嗬!

    它用血红的眼睛瞪着他,把嘴张得更大,用青铜的獠牙来向他示威。

    “负隅顽抗没有意义。”张子安摇头,“你还不明白吗?你已经陷入喵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想逃出去难如登天。不如跟我合作,为伟大的科学研究添砖加瓦——给我一尊猫神雕像,我能让黄金市场崩盘!”

    它没心思听他胡扯,扭头观察着四周。

    其实它不认为自己落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虽然确实被无数只流浪猫包围了,但即使它们数量再多,又如何能奈何得了它?

    “菲……菲娜帕丽丝在哪里?现在……它是第多少世的菲娜帕丽丝?”它用沙哑的嗓音困难地说道。相比于这些乌合之众,它更在意死敌是否已经到场。

    “第多少世?哦,我想想,是第十三世吧?”张子安努力回忆了一下,菲娜的全名对他来说也挺陌生的,毕竟总是以简称来称呼它。

    “它来了吧?让十三世的菲娜帕丽丝出来见我!”它吼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