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71章 历史的车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被弗拉基米尔提醒,张子安这才看了一眼文章的署名,但看了也没用,他不认识这个人,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是谁无所谓吧?能在这种国家级媒体上发表文章的,肯定是重量级人物啊!”张子安无奈地摇头,“现在我觉得应该向编辑确认一下,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不对,事有蹊跷,还是先查一下这个人到底是谁,以及他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弗拉基米尔打断他的话,坚持道。

    张子安知道弗拉基米尔是具有战略性眼光的,再说查一下也没什么损失,就打开浏览器输入这个名字。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张子安倒吸一口凉气,说道:“这人是未名湖文学院的前任院长,现已退休,据说是朱熹的不知道第多少代孙子,祖祖辈辈一向是诗书传家。他从小聪敏好学,被家族寄托了莫大的希望,甚至破例给他起了个‘继圣’的名字,取‘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意……”

    如果让张子安给自己写份履历,可能也就短短几行,但网上能查到的这人的履历,洋洋洒洒足有上千字,光是他曾经担任或者正在担任的各种名誉职务就有二三十个,看得人眼晕,如果再算上曾经获得过的奖项和荣誉,已经让人连羡慕嫉妒恨的心思都没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张子安还没把那一长串头衔念完,弗拉基米尔在地上笑得直打跌,把他给笑懵了。

    π更是既惊愕又难过,以为弗拉基米尔是在嘲笑它。

    “这个……弗拉基米尔,你为什么要笑啊?哪里可笑了?”张子安问道,用眼神示意它考虑一下π的心情。

    弗拉基米尔好不容易止住狂笑,从地上站起来哂然说道:“不过是一介儒生,居然敢以‘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自居?他也配?”

    张子安以为它没听明白,补充道:“你可不要小看这个人,要知道盛名之下无虚士,从网上查到的资料来看,这人是相当有学问,而且相当受人尊敬的,教出来的学生桃李满天下,遍布国内外,不少都在政府、大型组织、五百强企业中担任要职,他公开发言并不多,但每次都能造成极大的影响!”

    弗拉基米尔的笑容渐冷,抬起一只前爪重重拍在桌子上,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只知道——如果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

    张子安:“……”

    它转脸望向π,说道:“我尊敬作家,因为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但我对知识分子没什么好感,因为有些知识分子总是喜欢搬弄是非,阴阳怪气地写些含沙射影的鬼蜮文章!什么为往圣继绝学,只不过是顽固且迂腐不化的代名词而已,这些遗老遗少看不清时代已经变了,满脑子都是之乎者也和古训不可违!”

    张子安和π都是听得目瞪口呆。

    他心说,怪不得弗拉基米尔见到卫康教授时没什么好感,还评价卫康教授的身上学究气息很浓……原来是因为它对知识分子没什么好感。

    不过卫康的研究方向是自然科学,谈不上什么迂腐不化。

    弗拉基米尔越说越激动,又是一爪子拍在报纸上,眼眸中几乎快要喷出愤怒的火焰。

    “喵了个咪的!依我看,他喵的这是要开历史的倒车!”

    π本来很难过,但被弗拉基米尔发了一通雷霆霹雳般的脾气,震惊之下反而冲淡了难过的情绪。

    “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凡是妄图阻挡历史车轮的人,无一例外全都会被历史车轮无情地碾过!”弗拉其米尔慷慨激昂地说道,“像这样的人,全他喵的应该流放到西伯利亚去改造思想!”

    说来奇怪,本来六神无主的张子安现在反而冷静了下来,可能是受到弗拉基米尔敢于战天斗地的大无畏思想熏陶。

    “这样吧,咱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始作俑者是谁,目前还是先联系一下编辑,了解一下详细情况,如何?”张子安担心弗拉基米尔过于激动,提出缓和的建议。

    他也担心π,没有谁比他更清楚π为这本小说所付出的努力,如果就这样蒙受不白之冤,这口气实在是无法下咽。然而,知道始作俑者是谁又能怎样呢?还是尽量做一些补救措施吧,看能不能尽量挽回损失。

    π点头同意,它性格温和,不像弗拉基米尔那样是一点就炸的火爆脾气。

    张子安点开责编的头像,打字道:“我看过报纸了,情况很严重么?”

    片刻之后。

    光头和尚的头像闪动,响起消息提示音。

    责编:“情况不容乐观,编辑部也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目前必须要低调处理,我们也会想办法向上面如实地澄清情况,相信上级会还我们一个清白。”

    张子安把编辑的话反复念了几遍,从中琢磨出几层意思:首先,由于文章中提到编辑素质亟待提高,因此编辑部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其次,低调处理意味着要韬光养晦,π的小说近期可能不会再上任何推荐位了;最后,编辑部也在努力通过人脉向上级反馈情况,希望能够扭转颓势。

    虽然矛头直指π的小说,但其实这并不只是针对π,而是一次针对所有网络文学的降维打击,所有网络文学的作者都不能幸免,只不过π被杀鸡儆猴了……它其实也是猴,并不是鸡,杀猴儆猴,威力更甚。

    这次打击来得太过突然且沉重,对于能否转危为安,编辑的语气很没把握。

    “吱吱?”

    π向张子安询问情况。

    张子安尽量往好的方向劝慰它,鼓励它不要放弃,但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言语很空洞,毕竟现在的情况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掌控范围。

    死劝活劝,好不容易π的情绪才不那么消沉了。

    楼下王乾已经叫了他好几次,他打算下楼看看情况,不过一转眼,发现弗拉基米尔不知何时又悄悄消失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