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55章 学究气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对付一个熊孩子已经很让人头疼了,更头疼的是这个熊孩子还是个官迷,自动把人看成三六九等,以职务来区分等级高低。

    张子安本以为自己以德服人,终于让王雅宁高看一眼,没想到她高看的居然是他的新任职务,这就很恼火了。

    王雅宁扫了一眼倡议书,大言不惭地拍胸脯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做这些超出你能力的事了,纯粹是白费时间!你们这垮掉的一代做不到也没关系,等我们这些0后长大了,会继承你们的遗志,分分钟立法给你们看!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我们的,你们就安安生生地养老吧!”

    这可就是AE伤害了啊,最可气的是居然以一句魔改的名人名言结尾,连看热闹的店员们都不能忍了,一时群情激粪!

    好在小芹菜和王雅宁都要急着去学校值班,今天轮到她们照顾仓鼠,不能在这里久留,签完名之后就匆匆向中华路小学的方向跑去,还能听到小芹菜纳闷地问王雅宁:“雅宁,什么是正邪委员呀?”

    “跑慢点,过马路时小心车辆!”张子安在后面提醒道。

    小芹菜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张子安心里琢磨,难道这年头流行引用名人名言?倒也可能,上学时语文老师经常说在作文里引用名人名言能有一定程度的加分,不过最好别引用太烂俗的名言。

    正在这时,一辆很普通的私家车缓缓停在店门口。

    张子安抬眼看了下,可能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开过奔驰G之后对这些普通的车都提不起什么兴趣。

    车窗摇下。

    “小张,早上好啊。”

    令张子安意外的是,开车的人居然是卫康教授,于是小跑两步迎过去。

    “卫教授,早上好!今天不是黄金周假期吗?您这一大早出门,难道也是去照顾仓鼠?”他随口打招呼。

    卫康被他问懵了,“仓鼠?什么仓鼠?”

    “没啥,我随便瞎哔哔。”张子安敷衍地说道。

    卫康知道他性格就是这么跳脱,正想跟他讲正事,就看到他身后跟着一只蓝猫,正灼灼有神地打量着自己。

    “哎呀,这是……俄罗斯蓝猫吧?”卫康脱口而出,“这猫在中国挺少见啊。”

    张子安竖起大拇指,“卫教授,真有您的,一眼就能认出来!”

    自从他把弗拉基米尔带回滨海市,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认准它的种类,果然不愧是生物系教授——卫康对猫科动物情有独钟,研究得比较深,换个别的生物系教授还真不一定行。

    “好像不是纯种的吧?跟中国的土猫串儿过吧?”卫康敏锐的观察力发现了弗拉基米尔与纯种俄罗斯蓝猫的不同。

    “您要是哪天从大学退休了,可以改行开宠物店,说不定挣得大学教授还多。”张子安钦佩地说道。

    卫康摆摆手,“别忽悠我了,我可不会上当,我要真开一家宠物店,一个月内就会把家底赔掉……我今天出门办事,正好路过这里,想问问你对埃及之行准备得怎么样了?”

    其实张子安多少猜到了卫康教授的来意,笑道:“我有什么可准备的,您一声令下,我第二天拎包就出发!”

    虽然嘴里说得痛快,但实际上他还有猫神雕像的隐忧,如果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离开滨海市,等从埃及回来之后恐怕事情已经不可收拾,但这件事不好跟卫康教授讲。

    “那就好……”卫康注意到他捏着的纸,问道:“你手里的是……”..

    “哦,我不自量力地弄了一份倡议书,正想找人签名呢,要不卫教授您也帮我签个名?”张子安半开玩笑地把倡议书递过去。

    卫康接过来,仔细看了看,“嗯,这是有利于公益事件的好事啊!说来惭愧,这样的事本应由我们这样的专家来做,但是……唉,谁也不想出这个头,毕竟平时的研究工作已经很繁重了,还有每年发表一定数量论文来评职称的压力……有笔吗?借我用下。”

    尽管张子安一直称呼他“教授”,但实际上卫康只是副教授,想必他为了评选正教授也费神。除了待遇更高之外,正教授应该可以得到更丰富的研究资源。

    卫康拿起笔,在后面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连倡议书一起递还给张子安,“如果需要签名的话,我带的研究生以及本次的考察队成员,应该都可以帮你签名,包括我的一些同事,我也可以帮你呼吁一下。”

    “那就太感谢了!”

    张子安喜出望外,能够得到这些专家教授的支持,他的底气也更足了。

    “不客气,举手之劳的事而已,回头我帮你联系他们。那我就先走了,埃及之行的事一定要积极准备一下!”卫康叮嘱道。

    他目光越过张子安和弗拉基米尔,望向宠物店里猫爬架上那一抹金色,恋恋不舍地一踩油门离开了。

    路过这里只是借口,他还想看一眼菲娜,这只目前被确认的唯一一只原始埃及猫,他总觉得埃及之行一定会需要菲娜的存在。

    等卫康走后,弗拉基米尔开口问道:“刚才那个老头身上的学究气息很重,是你认识的人?”

    “嗯,他是滨海大学生物系的副教授,为人不错,我欠了他不少人情。”张子安如实答道。

    弗拉基米尔轻轻哼了一声,似乎对卫康的初始印象不太好。

    “怎么了?”张子安困惑地问道,刚才卫康也没惹到弗拉基米尔啊?

    难道是因为……他说它是俄罗斯蓝猫与中国土猫的串儿而惹它不高兴了?但是不对啊,这话张子安也曾经对顾客说过不止一次,当时它并没有什么不高兴。

    “没什么。”弗拉基米尔轻轻摇头,“还是继续收集签名吧。”

    既然它不愿意说,张子安也就不勉强它,强扭的瓜不甜,等它愿意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了。

    目前收集签名的工作顺利得有些超乎预想,张子安略加思索,下一步去哪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