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53章 倡议书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弗拉基米尔扫了一眼这个略显拗口的标题,问道:“什么是小动物?”

    “关于小动物的具体定义……大致上,应该就是猫猫狗狗兔子仓鼠之类可以人工饲养的小体型动物吧。”张子安答道。

    “这对人类来说不就是宠物么?为什么不直接写宠物?”它又追问。

    “宠物和小动物的概念很大程度上是重合的,但又不能完全等同,比如国家规定大部分种类的鹦鹉不能由私人作为宠物饲养,如果只是保护宠物的话,大部分鹦鹉就被排除掉了……另外,宠物的概念太狭隘了,一只猫养在家里是宠物,受到保护,如果跑出家门跑丢了,成为一只野猫,就不受保护了么?法律保护的是这只猫本身,还是保护的家门?这样容易被有心人的故意钻法律空子。”张子安耐心地解释道:“法律最重要的是严谨,以及可实施性,如果空有法律却在具体的执行标准上含糊,下面的执法人员也会很难办。”

    “其实宠物不太需要保护,因为宠物从法律上是私有财产,本来就受到保护,不允许非法侵害,实际上需要保护的,是家养宠物之外的那些小动物。”张子安点击鼠标,把文档最小化,开启了另一个文件夹,里面都是图片,当然不是大姐姐们的图片,而是德国之旅时留下的照片。

    “在你来到宠物店之前,我去过一趟德国,德国的动物保护政策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他点击一张张照片,让弗拉基米尔看,其中大部分是他参观宠物店和水族馆时拍下来的,包括与雷娜、卡尔父女俩的合影。

    “当时我就在想,如果中国也能像德国一样,建立完善的动物保护法就好了……目前中国有野生动物保护法,而且落实得还不错,人们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也在提高,但是小动物保护这块还有所欠缺……你看昨天电视上狗市旁边的那个村子的村民,受到豹子的危害却积极支持国家的野生动物保护政策。”他说道。

    弗拉基米尔嘴巴动了动,想说什么,但又咽了回去。

    “你为什么突然想写这个?”它问了另一个问题——难道是他听到星海说了什么,所以试图挽回人类注定的败局?

    张子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现在因为生活重压太大,买房、买车、学习、就业、老人求医、子女教育都压在人们的身上,很多年轻人对政治问题不感兴趣,而我基本上算是个无业游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没什么压力,虽然没挣多少钱但一直依法纳税……最重要的是,每次国家选举的时候我都会去投票,说来可能你会觉得幼稚,但我始终认为我的一票可能会改变这个国家,也可能会改变这个世界。”

    弗拉基米尔认真地听着,摇头说道:“我不觉得幼稚。”

    “以前我只是个平头百姓、普通公民,知道自己人微言轻,能尽到选举权的责任已经是极限了,但是……谷奶奶通知我已经以增补委员的形式加入市政协,拥有参政议政的权力,于是我思来想去,觉得应该做点儿什么了——俗话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我现在‘在其位’了,如果不‘谋其政’的话,那不就是尸位素餐吗?还不如回家卖红薯……不对,是卖宠物。”张子安轻松地笑道。

    “我昨天上网查过了,市政协委员没有立法权,但起码可以通过政协机构充分发表各种意见、参加讨论国家大政方针和本地重大事务,所以我想写这样一份倡议书,然后在第一次参加市政协会议的时候发表。”他又切换回文档。

    弗拉基米尔的目光从文档里的一行行字迹上扫过。

    “你觉得……这样有用吗?”它问道,“一份这样的倡议书,就能推动立法的进程?”

    张子安摇头,“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不试试的话,就永远不知道。”

    “而且我相信,随着中国宠物保有量的迅速提高,针对宠物和小动物的立法总有一天会提上日程,总有人要去推动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虽然那个人可能不是我,但总要去试一试,成功不都是建立在一次次失败的基础上么?”他补充道。

    诚然,中国太大了,阶层之间的贫富差距之大难以想象,不同地区又有不同地区的风土人情和习俗,小动物保护法的建立势必会遭遇巨大的挑战和困难,但要说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在21世纪始终没有一份类似的法案,那是绝不可能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正是因为困难重重,所以要未雨绸缪。

    弗拉基米尔抬起一只前爪,指着文档里的一行字说道:“我觉得,这里的用词不太准确。”

    “哦?”张子安精神一振,“你觉得怎么写合适?”

    它想了想,说道:“可以更直接一些,语气更强烈一些,相比于其他人,你在这方面算是专家,不要妄自菲薄。”

    张子安点头,试着按它的想法修改了一下,效果确实更好。他之前的用词方式总是把自己摆在无名小卒的谦卑姿态,但谦卑也许反而会受到轻视。

    时间慢慢流逝,天色越来越亮。

    来自东方的第一道曙光射入窗户的同时,张子安也敲下了最后一个句号。

    整篇文档本来就不长,又在弗拉基米尔的建议下进一步删减了一部分,以突出重点,文档下方很大部分是空白。

    他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平时起床的时候了,于是就不再刻意压低声音,把电脑连上打印机,将这篇文档打印出来。

    “你现在要做什么?”弗拉基米尔问道。

    “这只是一份倡议书,不是立法草案,而且我是市政协委员里的新人,如何让这份倡议书得到足够的重视呢?”他指着文档下方的空白处,“我想尽量争取更多人的联合署名,这就是今天最大的任务。”

    说着,他先工工整整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不知道最后能有多少人愿意在这份倡议书上签名……希望至少能把空白处填满吧。”他端详着这张纸,心里没什么把握。

    “好啦。”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长长的呵欠,“有点儿困,不过今天要跑很多地方,还是早些出发吧。我先去刷牙洗脸换衣服,弗拉基米尔你也醒得很早,还是再去睡会儿吧。”

    弗拉基米尔摇头,“不了,我也跟你去。”

    “你也去?今天要在附近挨家挨户地拜访,不能开车,否则开开停停的还不够麻烦,会很累的。”他事先提醒道。

    它淡然一笑,“喵喵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那好吧。”

    张子安见它心意已决,就不再劝,把倡议书放在桌子上,自顾自地去洗漱。

    “魂淡小气鬼!我刚刚梦到住在皇宫里,你为什么偏要在这时候吵醒我!”

    不一会儿,在世华的怒吼声中,他从洗手间出来了,睡衣上被泼了不少水,看起来有些狼狈。

    “等我换了衣服,咱们就出发……小心,别把这倡议书踩脏了。”他看到弗拉基米尔还站在桌子上,便从它脚下抽出倡议书,吹了吹,毕竟它经常往外跑,不像菲娜那么爱干净,把倡议书踩脏了就不好看了。

    他看了看,发现还是踩脏了,自己刚签的名字旁边留下一只淡淡的爪印,不过爪印很浅,若非特别留意的话可能看不出来,所以应该不需要重新打印一份了吧?

    打印纸也是花钱买的,不是大风刮来的。

    换好衣服,他把倡议书折了折揣进兜里,与弗拉基米尔一同离开二楼。

    他们离开后,其他精灵们也陆续醒来。

    π揉了揉眼睛,戴上夹鼻眼镜,看到笔记本电脑还开着,便从吊篮藤椅里跳下来,坐到残留着余温的椅子上。

    它今天的工作比较繁重,除了正常更新的字数以外,主要是想整理一下大纲——作为动辄数百万字的网络小说而言,若没有大纲,很容易造成写了后面忘前面的情况。

    其他精灵们起床、洗漱、吵闹,从它的身边经过,却没有影响到它的专注,它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吵闹,再说稍后就会安静下来,吵闹的主战场会转移到楼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它专注地整理着大纲,按照每只精灵的出现顺序梳理时间线,从张子安下载到游戏开始一直梳理到今天,每只精灵在大纲中都占有重要的一部分,彼此之间既独立又有联系。

    整理到弗拉基米尔这部分时,它有些累了,决定起身活动一下身体,离写到这部分还早得很,用不着写细纲,只要有简单的粗纲就可以了。

    于是,它想了想,用最简单的一句话归纳了这部分的内容,觉得很满意,然后跳下椅子晃晃悠悠地在室内绕圈去了。

    闪烁的光标前面,写着:中华猫咪多奇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