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49章 你是电,你是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天色完全入夜,四周一片漆黑。

    没有月亮,群星寂寥地闪耀。

    这时候,人们通常已经吃完了晚饭,要么围坐在客厅里看无聊的综艺节目和肥皂剧,要么各自躺着刷手机。

    弗拉基米尔站在高处,遥遥眺望不远处的那座村子。

    村子边缘的一盏路灯最先熄灭了。

    是偶发的故障吗?

    在这个时代,即使是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也很少会发生停电事件,除非是盛夏用电高峰期,但现在只是刚刚进入五月,根本还用不着开空调什么的。

    再说,这些路灯都是靠太阳能电池板供电的,即使村子的主电路停电,这些路灯也不应该受影响。

    紧接着,又是一盏。

    就像是有人按动了什么开关,路灯以及房屋的灯光一盏接一盏地开始熄灭,黑暗从边缘开始,逐渐吞噬整个村子。..

    好在这个时代人人都有手机,即使停电了也不至于陷入彻底的黑暗。

    人们拿着手机在黑暗中晃来晃去,对无缘无故的停电发泄满腹的牢骚。

    孩子们倒是快活,因为停电就不用写作业了,不过看到母亲点燃了蜡烛,他们喜上眉梢的表情顿时拉长成苦瓜脸。

    弗拉基米尔淡定地看着这一切,看着黑暗像多米诺骨牌般向整个村子蔓延。

    “挑铁路,拔电杆,海中去翻火轮船!大美国,心胆寒,英法俄德哭连连……”

    它嘴里哼着不知何年何月的顺口溜,对流浪猫们的执行力深感满意。

    电力,是现代社会的基础。

    没有电,人类社会就会不堪一击。

    停一天的电,没什么关系,甚至有人还会很高兴;

    停三天的电,人们满腹怨气,但仍能勉强忍耐;

    停一周的电……

    停一月的电……

    借着黑暗的掩护,大批流浪猫功成身退,开始陆续撤离村子。

    农村有一些家庭为了应付农忙时节的电力短缺而自备了发电机,不一会儿,有些地方响起发电机的轰鸣,重新迎来了光明,但这些许的光明相对于广大的黑暗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人们陆续走出家门,手电光和手机光四处乱晃,招呼懂电工的村民去检修线路、继电器和变压器,他们会在那些地方发现一些哭笑不得的小故障,比如某些关键设备被滋了一泡又臊又臭的猫尿,或者一只死老鼠造成了短路。

    他们很快会修复这些故障,让村子重新笼罩在光明中。

    但是,这只是弗拉基米尔的一个实验,借短暂的停电来观察人类的反应——不出所料,人类在黑暗中是那么脆弱和孤立无援。

    至于打击流浪狗和恶犬,只是这个实验的先决条件而已,就像在实验之前排除干扰项。

    流浪猫们重新聚集在高地上,它们中的一些受了不同程度的伤,需要借助同伴的搀扶才能行动和站立,但它们的神情非常振奋,因为它们刚刚打了一个大胜仗,把向来欺负和残害它们的恶犬狠狠教训了一顿,保证它们以后见到流浪猫就会夹紧尾巴瑟瑟发抖。

    “同志喵,大家辛苦了!今天就先解散吧,回去之后好好休息,好好养伤,更大的挑战还在前面等着我们!请记住,我们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因为死亡不属于喵喵主义者!”弗拉基米尔握紧一只前爪高呼道。

    群猫们激动地连声欢呼,许久之后才慢慢平静下来,陆续在各支部长的带领下返回各自的驻地。

    没过多久,喧闹一时的高地重新了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弗拉基米尔谢绝了警卫喵们送它回去的提议,因为它其实不需要它们的保护,而且……它还有事没有解决完。

    又过了一会儿,高地上只剩下弗拉基米尔自己……似乎是这样。

    它没有走,依然凝视着不远处的村子,村子的供电已经修复了大半,除了路灯因为太高暂时没人爬上去修以外,家家户户重见光明。

    人们并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诡异停电事件而心生警惕,继续葛优瘫在床上或者沙发上,看电视,玩手机。

    “别藏了,出来吧。”弗拉基米尔头也不回地说道。

    高地上静悄悄的,只有轻风吹拂草丛与虫鸣的声音。

    它是在跟自己说话,还是在对空气说话?

    “喵呜~星海果然没有看错,弗拉基米尔很擅长玩捉迷藏!”

    尺许高的杂草里慢慢走出一只黑白小猫。

    弗拉基米尔缓缓转过身,盯着星海说道:“你是来阻止我的么?”

    它的眼睛里燃烧着碧绿中混杂着金色的火焰,狂热的信仰之力正在于它体内凝聚。

    由于流浪猫们对它的崇拜,它觉得自己的力量更加强大,几乎已经快突破极限!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谁也无法阻挡的!”它坚定地说道。

    与它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截然相反,星海却很随意地蹲坐在地上,抬起一只前爪驱赶掉落在鼻尖上的蚊子。

    “喵呜~星海是来捉迷藏的~”星海摇摇头,否定它的猜测,“但是这里蚊子好多,好像不适合捉迷藏,还是回家吧~”

    弗拉基米尔有些疑惑,星海的样子确实不像是来阻止它的,但也肯定不是特意来玩捉迷藏的。

    它不知道星海是什么时候来的,但是它察觉到自己在被什么东西观察着,就像它在广场上悄悄观察张子安一样,当时从他言行举止的细节上,它判断他不止一个人,身边还有某些看不见的东西在跟着他。

    它对自己的观察力有自信,否则单凭一张用猫爪画出来的潦草地图,是无法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

    如果星海是来阻止它的,那这必定会是一场胜负难料的战斗,所以它匆匆结束了对流浪猫们的勉励,让它们先离开这里,以免被波及。

    尽管对方貌似非常强大,但它对自己有信心,因为死亡不属于喵喵主义者!

    它已经对人类彻底失望了,因为大家都是沉默的大多数。

    星海却毫无防备地半转过身,向高地的坡下走了几步,又回头说道:“喵呜~弗拉基米尔,你不回家吗?”

    “回家?”弗拉基米尔一怔,马上说道:“正义的事业,需要四海为家!”

    星海抬头凝望着星空,“喵呜~星海也喜欢自由、无拘无束,但是,跑累了之后,有个能回去的地方,还是挺好的~”

    弗拉基米尔:“……”

    星海的目光下移,落在它的脸上,“喵呜~再等几天吧,也许几天之后你就会改变主意了。”

    弗拉基米尔不以为然,它不认为自己会改变,也不认为人类会改变。

    “另外,弗拉基米尔,你没有看到吗?你和你的流浪猫很快就要面临更大的挑战,而且并不是来自于人类的挑战。”星海的目光越过弗拉基米尔,盯着它身后很远的某个地方,银灰色的眼眸倒映着无数星光。

    “什么?”

    弗拉基米尔闻言一惊,马上扭头顺着星海的目光望过去。

    那是狗市更南边的地方,已经出了滨海市的范围,是与邻市交界地带一片占地很广的荒野。

    太远了,黑灯瞎火的,弗拉基米尔什么也没有看到。

    “你在说什么……”

    它回过头,想问星海是不是在开玩笑。

    星海已经从刚才的位置上消失了,似乎根本没有出现过。

    高地上空荡荡的,只有风吹过灌木与荒草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这次真的只剩下弗拉基米尔自己了。

    它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又看了一眼遥远的荒地。

    “喵了个咪的!莫名其妙地说些什么鬼话……算了,今天就先回去吧……”

    它本来今天没打算回去的,一想到要跑好远好远的路,不禁有些泄气,看来安逸的生活已经令它懈怠了。

    另外,跑回去之后,不知道宠物店二楼的窗户是否还给它留了条缝?

    “没关系!苦不苦,想想当年两万五!”

    它自言自语地给自己打气。

    弗拉基米尔嘴里咕哝着一些很多年前的顺口溜,沿着原路跑下高地。

    它是第一次来狗市,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想回去的话也只能走原路,先回狗市,再从狗市找路回宠物店。

    它轻快地迈动四肢奔跑,恰好是顺风,跑起来还好。

    “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

    尽管如此……

    “他喵的,果然好累!”

    弗拉基米尔今天跑的路程其实并不太远,但是在高地上运筹帷幄大脑消耗了太多的精力,跑起来有些轻飘飘踩不到实地的感觉,很想找地方休息。

    前方出现黑乎乎的一大团阴影,各种宠物的味道混杂在一起隐隐飘来。

    狗市在望,它决定还是再坚持一下。

    重新回到狗市,这里已结束一天的交易,曲终人散,只剩一地鸡毛、猫毛和狗毛。

    不时有装着铁笼子的车辆拉着卖剩下的宠物驶离。

    弗拉基米尔一边避让车辆,一边在狗市里徘徊,它也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也许能找到一辆顺风车?

    嗯?

    弗拉基米尔突然看到一辆眼熟的车,这样的豪车在狗市里并不多见,在滨海市也并不多见,因为是一辆挂着外地牌照的奔驰G越野车。

    车里亮着微弱的光芒,从外面隔着车窗,隐约能看到一个男人趴在方向盘上百无聊赖地玩手机。

    咚!

    突然跳到引擎盖上的弗拉基米尔把他吓了一跳,看清是它之后,就把车门给它打开。

    弗拉基米尔跳进车里,“你怎么还没走?其他人呢?”

    “他们叫出租车回去了——黑子急着要去给他的狗打疫苗,生怕刚买的狗生病;小雪她妈给她来了好几通电话,似乎很生气,把她骂得狗血淋头,她也急着要回家,我就让他们先走了……再说,我还没过够车瘾呢!白天路上人多车多,开起来实在憋屈!现在终于可以飚车了!我可是传说中的滨海市车神!”

    张子安解释了其他人的去向,收起手机,启动了发动机,向宠物店的方向驶去。

    越野车平稳而快速地行驶,道路两旁的景物眨眼即逝。

    “星海呢?”弗拉基米尔看了看车里,没有看到星海,它甚至翻过车座跑到最后一排和后备箱里确认了一下。

    “星海?”

    张子安听得一愣,“弗拉基米尔你是不是睡糊涂了?星海没跟着咱们来啊!”

    “哦……”

    说实话,弗拉基米尔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

    星海没有跟来,起码没有蹲在车顶上或者藏在后备箱里偷偷跟来。

    但是它也不认为自己在做梦,刚才高地上的记忆十分清晰,一草一木都印在它的脑海里,连风的味道都记得,不可能是做梦。

    在宠物店的时候,它就注意到星海总是神出鬼没,不过只要它倍加留神,还是能看到一些蛛丝马迹。

    所以,在高地上,星海是故意用话分散它的注意力,然后借此机会溜走吗?

    弗拉基米尔不知道,但它毫无惧色。

    猫神雕像也好,人类也好,未知的挑战也好,敢于战天斗地的喵喵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它信心满满地呢喃道。

    “什么?”张子安没听清楚,“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弗拉基米尔淡然笑了笑,“对了,你不想问我刚才跑去干什么了?”

    张子安快速瞟了它一眼,“你想说吗?”

    “暂时不想。”弗拉基米尔干脆地回答。

    “那我就不问,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张子安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路况。

    这个人果然挺有趣。

    弗拉基米尔似笑非笑地看了看他。

    跟这个人在一起很轻松,不用被逼着说一些它不想说的事,做一些它不想做的事,可以保留自己的秘密。

    这种宽容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它侧头盯着车窗外,再次哼唱起从老茶的电视里学到的歌曲。

    “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张子安听了,心里一慌,差点把车开进沟里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