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44章 弗拉基米尔的反思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等一行人紧张地关注正在动手术的幼犬们的命运时,弗拉基米尔也在一边看着,但是并不怎么专注,而是一边看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就在那条幼犬出问题的同时,它听到塑料天棚上轻轻响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跳上去了。它抬头一看,只见一只缺耳黑猫在盯着它,偶尔也瞟一眼桌子上被剪掉耳朵的幼犬,似乎唤醒了以往的某些回忆。

    到了预订时间了么?

    弗拉基米尔见张子安等人没有注意自己,便悄悄从旁边溜掉,它在地上跑,缺耳黑猫在天棚上蹿,共同跑向预订的集合地点。

    狗市里人多眼杂,路上有人看到这只貌似无主的蓝猫,想把它捉住带回家,均被它灵巧地躲开了,而且对于试图捉它的人,它都会毫不客气地戏耍对方,直到令对方垂头丧气地放弃为止。

    它一路上看到了很多被关在笼子里的猫,它们不像奇缘宠物店里的猫那么幸运,可以自由地在店内嬉戏奔跑,等待适合的主人把它们领回家。

    是作为一只养尊处优的家猫更幸福,还是作为一只无拘无束的流浪猫更幸福呢?

    子非猫,安知猫之乐?

    弗拉基米尔的内心中隐藏着矛盾,一方面它鼓励流浪猫们反抗压迫,另一方向它自己又不算是一只流浪猫,每天晚上都有固定而安全的场所睡觉。这也体现在它对待黄白小猫的态度上,它还是希望黄白小猫能找到一个主人,不用再过流浪和寄人篱下的生活,因为它知道流浪猫有多苦,虽然拥有自由,却每天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它希望流浪猫全都能够踏上通往幸福的彼岸,既能拥有自由,又不用为安全担心,可以有饭同吃,有福同享,无处不均匀,无喵不保暖……再也不用乞讨,再也不用钻到汽车的引擎盖下去避风,再也不用横过马路时被车撞死。

    它坚信终有一天能够实现这个夙愿,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可能需要几辈猫的流血奋斗才能实现。

    但是,愿望的实现必将遭到大部分人类的抵制,人类不可能同意另一个物种与他们平起平坐。

    所以……

    它停下来,回头望向张子安的方向,虽然他的身影已经被重重人影所遮挡,但它知道他就在那里,还在为它的突然消失而惊讶。

    如果它要带领流浪猫踏上对抗人类的道路,他是否还会理解它呢?

    大概是不行吧,毕竟人们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所以在这条道路上,它注定是孤独的。

    前方的人影越来越稀疏,似乎已经渐渐离开狗市的范围,从刺鼻的狗屎和猫尿味中脱离,终于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缺耳黑猫已经跃下天棚,与弗拉基米尔并排奔跑——准确地说,是落后它半个身位,以示敬意。

    弗拉基米尔数次放缓脚步,想让缺耳黑猫与它齐头并进,然而缺耳黑猫却又相应地减速,总是让它保持领先。

    它不希望这样,隐约觉得这样是有问题的,它不希望流浪猫们对它过分崇拜,把它当作神一样崇拜,它们应该信仰的是它的理论,而不是它本人……不对,是本喵。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心中并不反感这样。

    谁都喜欢被其他同类崇拜,谁都无法例外。

    它不是圣人,不是圣喵,它已经尽力克制自己了,但有时候仍然因为流浪猫对它的崇拜而沾沾自喜。

    它总把“我不是神”挂在嘴边,因为它担心终有一天它会忘记这句话,把自己当成神。

    流浪猫们把它当成神,如果它失去了清醒的头脑,在群喵的崇拜之下把自己也当成神,那它……终会成为自己所憎恨的对象。

    推翻神,然后自己成为神,这样又有什么意义?

    这是一个无解的循环,一个王朝兴衰的轮回,它希望自己能打破这个轮回,而不是深陷其中。

    它希望有人能够时刻提醒它,告诉它“你不是神”,告诉它“你可以犯错”,告诉它不必把流浪猫的命运独力扛在自己肩上,告诉它可以依靠群喵的智慧,充分发挥群喵的主观能动性。

    张子安似乎是最接近的候选者,只要给他充足的时间,也许他确实能做到。

    只要给人类足够的时间,人类也许能认识自己的错误,并且反省自己的错误。

    但是弗拉基米尔没有时间了,它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流浪猫们遭受人类的虐待和屠戮。

    它是猫,知道猫之乐,也知道猫之苦,所以它只能提前发动了。

    针对流浪狗的突袭只是又一次实战演习,流浪狗根本没有放在它的眼里,胜利是必然的。

    猫神雕像也没放在它的眼里,那只是一尊毫无生气的纸老虎,针对猫神雕像的天罗地网已经逐渐成形,猫神雕像就像是秋后的蚂蚱,再也蹦哒不了几天了,即将陷入喵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三座大山里,真正高不可攀的那座逐渐在弗拉基米尔的眼前出现,那是从来没有任何其他物种登顶过的高山。

    前方出现一个村子,遥遥听见犬吠声此起彼伏。

    缺耳黑猫在跑动中尖叫一声,意思是这个村子就是流浪狗和家养恶犬最为集中的区域,经常有小孩和老人被咬伤,还有老猫和幼猫被咬死。

    弗拉基米尔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跟随缺耳黑猫左拐右绕,穿过一片绿油油的麦田,从田陇上轻快地跑过,来到一片生满荒草的高地。

    “喵喵喵喵喵!”

    一只负责警卫的流浪猫从荒草间蹿出来,拦去它们的去路,伸出一只前爪说了暗号。

    “喵喵喵喵喵!”

    缺耳黑猫也以同样的姿势回复了暗号,虽然听起来差不多,但声调的抑扬顿挫是有细微区别的。..

    流浪猫警卫让开去路,缺耳黑猫和弗拉基米尔畅行无阻。

    荒草间是一块空旷的平地,此时已经被数百只各色各样的流浪猫占满。

    数百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弗拉基米尔。

    它深吸一口气,握紧一只前爪,高呼道:“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猫咪!”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