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43章 手术意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路边野摊上做剪耳手术是非常危险的,最危险之处就在于麻醉。

    给人治病的医院里,会为手术室配备专门的麻醉师,比较正规的宠物医院里也会有专门的麻醉师。

    给宠物麻醉比给人麻醉还要小心,因为不同宠物对麻药的耐受力不同,剂量少了可能提前醒来,剂量多了就醒不来了,在麻醉之前往往先要称量宠物的体重,根据体重计算应该注射的剂量。

    秃头游医这里没那么正规,也没有准备称,全凭手感,拿起一条幼犬掂量一下,估摸出个大概的重量,便要动手。

    其实长年累月干这个,估出的重量未必不准,只是给旁人的感觉不太可靠,就像食堂里负责打菜的大婶一样,每勺菜都要颤三下,最后放到你碗里的份量绝对精准。

    按照每公斤体重秃头游医用一次性针管抽取适量的盐酸赛拉嗪注射液,把幼犬放到桌子上按住,把麻醉药注入它体内。麻醉药生效的速度非常快,眨眼之间幼犬就陷入了昏睡状态。

    他把幼犬耳朵上的毛发剃掉,然后用棉签清洁耳朵及耳道内外消毒,扔掉棉签,把两只耳朵逐一揪直,用手指比划了一下量了量长度,嘴里嘀咕着:“麻痹的,又不一样长……”

    耳朵全是软骨和皮,一只大一只小或者一只长一只短很常见,量完长度之后,他拿起小剪子在两边的耳朵上剪出两只小口子作为记号,以免一会儿剪出两只长短不同的耳朵。

    小雪不敢也不忍再看,别过头,只用手机对着拍摄。

    秃头游医从兜里掏出一只不知多久没洗过的口罩,煞有介事地戴上,倒不是为了装模作样,而是不想脸被拍到,毕竟他干的这事不合法。

    幼犬们的主人在旁边不停地提醒道:“小心点儿啊,千万小心点儿……”

    秃头游医不耐烦地嘟囔了几句,让她闭嘴,然后拿起专门的定型夹子,分别夹住幼犬的左右耳,夹得很紧,起到定型和止血的双重作用。

    检查了一下没问题,他拿起锋利的手术刀,干净划落地左右一划,两片多余的耳朵啪地掉落在塑料布上,伤口不住地住外渗血,但是定型夹子已经阻断了血管内血液的流动,血渗得不太多。

    等待伤口自然止血的过程中,秃头游医没有闲着,马上给第二条幼犬如法炮制,麻醉、剃毛、量耳、定型,等做完准备工作后,第一条幼犬的耳朵已不怎么流血了。

    他取下定型夹子,检查了一下还算满意,两只耳朵长短差不多,就用手术钳夹着针开始缝合伤口。

    他动作娴熟,在这里已经不知为多少条狗进行过类似的手术,由于收费相对低廉,经验可能比孙晓梦还要丰富,整个过程连等待止血的时间都算上也不到十分钟。

    几条幼犬在桌子上一字排开,秃头游医像是在流水线上工作一样,机械而精准地为它们完成剪耳手术,不锈钢托盘里的耳朵越来越多。

    每条狗的出血都不多,场面看上去并不如想象中血腥,他甚至有闲暇游刃有余地调侃道:“这剪下来的耳朵你是拿回去还是不要了?拿回去的话说不定还能凑一盘爆炒狗耳……”

    那女人厌恶般地摆手,“我家养狗的,怎么能吃狗耳朵?想想就恶心,不要了。”

    “那好吧,不过你别说,还真有人要。”

    秃头游医哼着小曲,突然脸色一变,弯下腰把脸贴在一条幼犬的嘴巴旁边。这条幼犬排在最后一个,还没来得及动手术,他在术前检查时发现它呼吸有异。

    “艹!”他大骂一声,放下手头的其他工作,快速取出另一只针剂,用针管抽取一定剂量的药水,快速注入那条小狗的体内。

    “怎么了?”女人紧张地问道。

    秃头游医没空跟她讲话,而张子安替他答道:“可能是那条幼犬体质比较弱,麻药的量有些大,它承受不住……现在他正在注射苏醒剂,让它醒过来。”

    “和尚!你要是把我的狗弄死了,你可得赔啊!”女人瞬间板起脸,声色俱厉地指责道。

    秃头游医哼了一声,“放屁!我跟你说了风险自负!别废话了!这狗还没死呢,别耽误我治疗,再哔哔就真死了!”

    女人还想发作,但一想也是,暂时还是忍气吞声,等这条幼犬真死了再找他算账。

    她心里一盘算,这个肉疼啊,去宠物诊所做一次剪耳也就300块钱左右,她有5条狗要做剪耳,算下来要500,但是找这个秃头剪的话,每条只收00块钱,她图便宜才来的,万一真死一条,那就亏了。..

    秃头游医注射完苏醒剂,不断按压幼犬的前胸,帮它做人工呼吸,脑门上都出了汗。

    黑子把他那条幼犬紧紧地抱在怀里,心里庆幸没让它做剪耳,否则万一出了什么事,就后悔莫及了。

    幼犬看到兄弟姐妹们躺在桌子上的样子,似乎也感同身受,不住地呜咽。

    小雪不敢看,但她知道出事了,捂着眼睛问那条狗救活了没有。

    张子安站在一边旁观,发现这条幼犬舌头已经收缩回嘴里,见秃头游医腾不出手来,便从裤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一次性手套,戴上之后按住幼犬的头,让它的嘴张开,把它的舌头拉出来,以免收缩的舌头堵住了气管。

    秃头游医感激地咧嘴一笑。

    其实很多手术是单人无法完成的,即使凭借娴熟的技巧勉强完成,万一手术过程中遇到突发情况,也很难应付。孙晓梦是科班出身,理论和经验都很丰富,宠物诊所里的设备也相对齐全,但手术时依然需要护士龙纤打下手帮忙。

    但秃头游医在这里摆摊就是为了赚钱,如果额外花钱请个人帮忙,就不划算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冒险。

    好在这条幼犬的生命力很顽强,苏醒剂发挥作用后,它的眼睛动了动,虚弱无力地醒来了。

    在场的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小雪胆战心惊地提出离开的要求,不想继续留下来。

    张子安正想招呼弗拉基米尔一起离开,却发现它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