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42章 首要属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对于走进宠物店宣称要买狗的每一位顾客,张子安都会不厌其烦地强调——狗是必须要训练的,不训练的狗害人害己,还不如一条咸鱼。如果买狗不训练,不如去买猫。特别是这种大型烈性犬,如果训练不得当,迟早有一天会惹出祸事来,成为人人唾弃的恶犬。

    宠物犬大致分为玩赏犬和工作犬,玩赏犬注重品相、注重外观,但品相和外观对工作犬来说算啥?能吃吗?

    对于工作犬来说,兴奋度、专注力、执行力和稳定性是压倒一切的首要属性,价值远在品相、外观和血统之上。

    品相优异、外观霸气、血统纯正,但性格不稳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狗多了去了。但这毕竟是个看脸的世界,很多人是只看品相的。

    警犬养老院里那些提前被淘汰的德牧中不乏品相极佳的,但满足不了训练和工作的需求,还不是照样被淘汰?

    这条稍小的杜宾幼犬,体型不如兄弟姐妹们强壮,品相也一般般,谈不上什么优秀的血统,甚至被嗤之以鼻地称为垫窝犬,但作为工作犬来说能吊打其他幼犬,强就强在它的可训练性。

    至于体型,这是可以后天弥补的,它体型小是因为抢不到吃的,又因为抢不到吃的而体型小,但把它单独养起来之后,不需要它抢吃的,把它喂饱,等它长大后,体型也不会比其他杜宾差到哪去。

    至于它目前的女主人因为它是垫窝犬而给它定了低价,只能说眼光与需求不同,普通人来选狗,肯定会像黑子一样相中那条体型大的,不出意外这条垫窝犬会是最后一条卖出去的,现在她能提前卖出去,何乐而不为呢?

    普通人买狗,能了解品相的差异就不错了,有几个人会去从可训练性上来选择狗?

    张子安是从养殖基地里提前筛选了一轮,这筛选的费用当然也要加在价钱上,否则他不是亏了吗?

    黑子听了张子安的解释,终于恍然大悟,走出了传统思维造成的误区——是啊,他去野外带的狗又不是给别人看的,也不是为了与野兽打架,更重要的是在野兽和歹徒出现之前预警,再说真要打起架来,即使是一条体型稍小的杜宾,打架能力也不比其他狗差。

    他马上做出最终决定,对那女人说道:“我要这条,就是垫窝犬的这条。”

    她略显冷漠地把手一伸,“定金先交了,过一阵再来拿狗。”

    黑子正要启动支付宝进行转账,闻言不由地愣住了,“现在不能直接买?为什么还要交定金?”

    他没打算在滨海市待太久,想带了狗赶紧回家培养感情并训练。

    她一指垫窝犬,用浓重的口音说道:“它太小,还剪不了耳。着急要的话,就选其他的,其他的壮实,现在就能剪。”

    黑子求助地看向张子安,不想放弃这条可训练极佳的垫窝犬,请他帮忙拿主意。

    小雪也问道:“明明都是同一窝的狗吧,出生时间差不了几分钟,为什么说这条太小?”

    “因为减耳手术有一定的危险性,一般是7周到12周进行,我看这一窝狗,好像也就7周左右,可能还不到。”张子安说道。

    那名女子听到他讲话,很自豪地说:“我家的狗都壮实,最早6周就能剪耳,不信你去打听一下,有哪家比我家剪得早?就这条垫窝犬太瘦还剪不了,你不如选别的,狗能养很多年呢,又不差这1千块钱!”

    她以为黑子是因为贪便宜而选的垫窝犬。

    有些卖狗的商家,确实以标榜自家的狗更强壮能提前剪耳作为卖点。

    剪耳时间越晚,耳骨的发育越健全,剪后越不容易保持直立,所以剪耳要趁早,这就像是过去的女人绑小脚越早越好一样,越早越容易绑出三寸金莲,晚了就只能绑出受人嘲笑的大脚丫子。

    张子安扬声说道:“没关系,这条狗不用剪耳了,我这朋友直接带走。”

    “不用剪耳?”她以为听错了,“杜宾不剪耳不好看!”

    “好看不好看无所谓,听他的。”黑子示意道,“我现在就付全款。”

    实际上,作为野外的工作犬来说,杜宾不剪耳反而更好,因为耳朵下垂盖住耳道,可以防止奔跑中雨水灌进去。剪耳并且绑耳的杜宾,遇到下雨天会非常难受,如果耳道进了水,主人却又不及时替它清理,严重时会导致中耳炎,甚至剪耳过程中如果操作不当,会导致失聪。

    国外爱好狩猎的人们有时候把大型烈性犬作为猎犬来培养,就不会剪耳,这样当它们钻草丛和灌木时,耳道里就不会掉进草籽和虫子。

    退一步说,好不容易选中一条满意的狗,即使最终决定给它剪耳,也要去正规的宠物诊所剪,不能在这路边野摊上剪,万一出危险怎么办?

    “那随便你们吧。”

    那女人见黑子执意要求,便同意了,但心里依然在嘲笑他们——真稀奇,哪有买杜宾不剪耳的?

    收了钱之后,她打开笼子,从里面抱出这条被嫌弃的垫窝犬塞给黑子。一手钱一手货,也不签协议什么的,交易就算是完成了,售后服务就别想了,出问题也只能自叹倒霉。

    黑子小心翼翼地抱着幼犬,比他去野外时还要紧张,生怕不小心抱疼了它,同时心里有些后悔,刚才那包牛肉干要是留着就好了,现在就能当见面礼。

    他这次来滨海市就是为了选一条称心如意的狗,养大之后一起陪他一起去荒野,这个心愿终于完成了,选到一条比他预想中还要满意的狗,他放下了一桩心事,接下来几天可以轻松地逛逛滨海市了。

    张子安不忘提醒他尽快去打疫苗和驱虫,狗市里传染病泛滥,不能大意,否则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黑子频频点头,把张子安的话记在心里,而且以后还要讨教驯狗的方法。

    说话的时候,那女人终于与秃头游医谈妥了价钱,秃头游医把手术工具准备好,开始给剩下几条幼犬逐一剪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