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40章 One Man Dog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如果说罗威纳是力量型英雄,那杜宾就是敏捷型英雄,外观上的区别显而易见。..

    除了口鼻、胸口、四肢等少数部位泛着深棕色之外,杜宾的整个身体都像是光滑的黑色锦缎,用“油光水滑”一词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不仅张子安认出了杜宾犬,连不懂狗的黑子都一声惊呼:“这不是《生化危机》里的丧尸狗吗?”

    对于国内狗迷来说,第一次接触到杜宾犬往往是通过《生化危机》游戏或者电影。无论是游戏还是电影里,受到丧尸病毒感染的杜宾犬都给玩家与影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另外这种狗还被T病毒增强了听力和嗅觉,一旦被丧尸狗发现,就是一场不死不休的追逐。

    在游戏和电影的剧情里,浣熊市的警局引进了一批杜宾作为警犬,不幸被病毒感染。虽然杜宾犬在国内警局与军队里极少露面,但在国外是相当受欢迎的犬种。

    张子安轻轻碰了一下黑子,说道:“不用犹豫了,如果有机会的话,就果断拿下其中一条吧。”

    黑子微微一怔,“不用再看看其他的了?”

    “不用了,对于你的单人荒野求生来说,杜宾是最适合的护卫犬,没有之一。”张子安笃定地说道。

    直播间里的观众分成两派,男性纷纷惊呼这狗好帅,而女性观众则普遍觉得这狗很凶很吓人。

    小雪属于后者,她觉得这狗一看就是属于特别凶猛的狗,感觉不好亲近,两相对比,反而很怀念金叔叔那条二哈。

    二哈给人的感觉是踹一脚也没事,而这几条杜宾幼犬虽然年纪尚小,但给人的感觉是踹它们的话可能会被反咬一口。

    张子安向黑子解释道:“杜宾犬最大的特点就是警惕性极高,敏感多疑到了神经质的程度,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做出反应,这在城市里可能造成麻烦,但在野外是不可多得的优秀天赋。”

    黑子自己的体型本来就属于精瘦型,一看见同样是精瘦型的杜宾也觉得很喜欢,但刚才看过粗壮型的罗威纳,觉得罗威纳也不错。

    “比罗威纳更好?”他问道。

    张子安答道:“除了警惕性比罗威纳强得多之外,两者还有个区别,就是罗威纳不爱叫,被激怒或者被冒犯之后会立刻扑咬对方,在国外往往是作为防暴犬而存在,作为护卫犬来说不及杜宾,因为杜宾在扑咬之前会先叫两声警告一下对方……我觉得还是叫两下的好,你说呢?”

    黑子听懂了他的意思,无论是在野外还是城市里,直接扑咬都不是好事。

    “另外,罗威纳还有个小缺点,由于嘴部形状的问题,它们喜欢流口水,只要张着嘴就可能会流口水,有些人可能比较在意这点。”张子安又补充道,“当然,杜宾也并非毫无缺点,比如说杜宾天性喜欢撕咬,如果说哈士奇、金毛和萨摩耶是拆家三巨头的话,那一条杜宾的破坏力能顶它们三个!”

    “这倒不是问题,我经常以野外为家,有本事就让它拆吧。”黑子满不在乎地笑道。

    “如果你能接受它的缺点,那它就是你再合适不过的伙伴,国外把杜宾称为ne an Dg,意思是它只认一个主人,即使是夫妻俩共同饲养它,它也会有明显的亲疏之别,只把其中一人当作它的本命。一旦它承认你是它的主人,它就会发挥护卫犬的天性,一天到晚缠着你,几乎想与你寸步不离。所谓的护卫犬,与普通狗的区别是,当有人入侵你的住宅,普通狗可能会向歹徒冲过去,而护卫犬则会保护在你身边,把保护你作为第一优先选择,而不是去跟歹徒搏斗。”张子安介绍道。

    张子安讲述的杜宾与主人之间的关系令黑子听得油然神往,谁不想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东西呢?杜宾犬的忠诚是无须质疑的。

    “好!”黑子激动地点头,“我听你的,就买杜宾!”

    不过,这几条幼犬与《生化危机》里的杜宾还有一个区别,就是它们的耳朵依然软塌塌的,不如游戏与电影里的立耳那么帅气。

    它们的尾巴在刚出生时已经从第二节尾骨处剪断了,此时只剩下短短的一截,但外行人是看不出来的,而且黑子正需要断尾的狗。

    幼犬的主人带它们来这里,就是想找秃头游医进行剪耳和绑耳,令耳朵帅气地直立起来,这样可以卖个好价钱,毕竟大家都认剪耳杜宾。

    “问一下,这杜宾怎么卖?”黑子走过去,对那个女人搭讪道。

    她爱理不理地看了他一眼,用浓重的地方口音说道:“卖!当然卖!杜宾贵得很,你要买?”

    黑子点头,“我想买一条。”

    “那你自己挑吧。”女人闪身让到一边,自己去跟秃头游医讨价还价。

    黑子用求助的眼神回头望向张子安,意思是想请张子安帮他挑一条,但张子安微微摇头,说道:“选宠物要看眼缘的,是你买宠物不是我买,所以还是你自己挑吧。”

    “可是……”黑子依然有些犹豫,他已经知道狗市的水很深,虽然他不差钱,但不想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后发现自己挑的狗不尽如人意。

    “放心,我会帮你把关的。”张子安鼓励道。

    “好吧……”

    黑子走到笼子边,那几条杜宾幼犬全都盯着他看。

    怎么挑呢?

    他很犯愁。

    这时,他摸了摸裤兜,想起兜里还装着一袋牛肉干。像他这样的荒野求生爱好者,经常习惯性地随身准备巧克力棒或者牛肉干,以备不时之须。

    他今天穿的裤子里就有一袋牛肉干,是洗衣服时忘掏出来的。他掏出来看了看,由于包装袋密封得很严实,没有破损,牛肉干应该还能吃。

    “来,给你们吃牛肉干。”

    他撕开包装袋,把牛肉干塞进笼子里,观察它们的反应,想选出其中最强壮的一条。

    黑子不知道,在他身后,张子安看着他的动作,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