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37章 八块腹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雪和黑子在后面看得都有些纳闷,这个穿着脏兮兮白大褂的秃头中年人是要干什么?罗威纳幼犬的主人又为什么把刚出生的小狗送到这里来?

    张子安心里有数,低声对他们解释道:“这是来断尾的。”

    “断尾?”

    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很陌生的名词,之前只听说过蜥蜴断尾求生的说法,没想到狗也会断尾?

    “你们没发现么?市面上见到的柯基啊、雪纳瑞啊、贵宾啊之类的狗,它们的尾巴都很短么?甚至有些根本没尾巴。”张子安反问道。

    “这个……”小雪想了想,“我以为它们本来就是短尾巴或者没尾巴啊……不是有句歇后语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吗?”

    “狗又不是兔子,怎么可能天生没尾巴?”张子安无语,“它们刚生下来是有尾巴的,而且不像你们见到的那么短,之所以变成没尾巴或者短尾巴,是出生之后被截短或者截断的。”

    “啊?为什么?”小雪诧异地问道。

    “这其实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

    张子安向他们解释了一下断尾的由来。

    “在很久以前,欧洲那边养狗的初衷是为了狩猎和捉老鼠的。”他说道。

    “噗!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黑子忍俊不禁,“干嘛放着猫不用,却用狗来捉老鼠?”

    “这个情况比较复杂,可能一是因为狗听话,容易训练,二是因为以前猫在欧洲的待遇并不好……总之,很多犬种,比如各种小型梗类犬,它们被培育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捉老鼠。”张子安继续讲述。

    想在田间和灌木丛中捉老鼠,尾巴却成了拖累,因为尾巴很脆弱,又容易被杂草或者灌木挂到导致尾骨折断,于是那时的狗主人就想了个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把狗尾巴截短。..

    到了现代,虽然人们已经不需要用狗来捉老鼠了,但某些特定的审美观已经形成,比如普通的雪纳瑞,一直保持着断尾的传统,尾巴通常只能保留英寸至2英寸之间,人们看到的雪纳瑞都是这种长度的尾巴,突然看到一只长尾巴的雪纳瑞可能还觉得纳闷,以为这只雪纳瑞不是纯种,或者基因突变。

    另外,世界各地的犬类组织也制订了各种犬的比赛标准,其中也有关于尾巴长度的规定。当然,人家没规定说一定要断尾,但尾巴太长不符合获奖要求怎么办?那就切了呗。

    “但是……这样不会对狗狗太残忍了吗?”小雪担心地盯着铁笼子里那几条胖胖的罗威纳,过不了多久,它们就要与自己的尾巴告别了。

    “这也没办法,传统审美和比赛规定都要求短尾或者无尾,否则顾客不认……另外,断尾手术目前仍然存在争议,因为断尾手术对狗来说并非全无益处,但始终是弊大于利,好在像这样刚出生的小狗,由于它们的神经尚未健全,此时断尾是不需要打麻药的,据说它们感觉不到疼痛。”张子安指着罗威纳幼犬说道。

    “那还好,这么小的狗打麻药的话,会醒不来吧……”小雪惋惜地说道:“其实我还是更喜欢会摇尾巴的狗。”

    “还是会摇的,绝大部分需要断尾的狗也不是全切,像罗威纳这种狗会保留一两根尾骨的长度。”张子安比划了一下,然后对黑子说道:“如果你打算带一条护卫犬去荒野求生,其实我也建议断尾,尾巴很脆弱,太容易受伤,而且受伤之后在野外又很难得到有效治疗,有感染的危险。”

    黑子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突然毫无征兆地撩起自己的打底衫,指着腹部说道:“你们看。”

    直播间瞬间爆炸!

    “腹肌!传说中的八块腹肌!”

    “好想舔……舔一下没关注吧?”

    “一大波花痴正在涌来!”

    “大波花痴在哪?”

    “D-up的肥宅要不?”

    “……”

    黑子很瘦很精壮,肚子上显露出鲜明而健美的腹肌,但这并不是重点,他露出肚子并不是为了秀腹肌,重点是他的肚脐侧上方有一道旧伤口,微微泛红,大约两三厘米长,不注意的话很难发现。

    “我向荒野求生界的前辈学习,提前进行了预防性的阑尾切除手术,是不是跟断尾的狗很像?”他自嘲般笑道。

    这次轮到张子安吃惊了,他和小雪都没想到,黑子竟然能为荒野求生而做到这种程度,明明没有得阑尾炎,却提前做手术切除了阑尾,这决心真不是一般的大!

    远洋作业人员与长期在野外工作的人员,往往会进行预防性的阑尾切除手术,因为这些人的生活作息与饮食不规律,更谈不上饮食的健康,是急性阑尾炎的高危人群,在远洋或者野外一旦急性阑尾炎发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会发生阑尾穿孔,引起弥漫性腹膜炎,严重时会危及生命。

    像黑子这种单人荒野求生者,一旦急性阑尾炎在野外突然发作,几乎是必死无疑。他选择提前切除阑尾,可以证明他既热爱荒野求生,又热爱生命,狂热却不缺乏理智。

    这才是真正的荒野求生爱好者,有钱、有头脑、有计划、有准备,而不是脑袋一热就钻进深山老林然后被困的大学生团体,最后还要国家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去救他们出来……

    张子安真心佩服地竖起大拇指,说道:“厉害!你这种情况确实是有提前做手术的必要。”

    黑子笑着放下打底衫,“所以我同意你的意见,狗断尾这种事不应该一棒子打死,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跟着我去野外的狗,还是断尾比较好。”

    八块腹肌消失了,直播间里一片遗憾和惋惜的弹幕。

    小雪一开始对断尾持反对态度,不过黑子的现身说法勉强令她同意,狗断尾并不完全是坏事,起码对工作犬来说如此,不过玩赏犬的话就没必要了。

    他们小声谈论的时候,那位穿白大褂的秃头中年人已经开始准备对这几条幼犬实施断尾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