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25章 豪情壮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弗拉基米尔微笑看着这些像是重获新生的流浪猫,在此之前它们浑浑噩噩地讨生活,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在虐猫者和恶犬的威胁下惶惶不可终日,不知为何而生,不知为何而死,但是它们现在有了新目标——为流浪猫的解放事业而奋斗!

    它教给它们一些斗争的技巧,而它们则率领手下的流浪猫们进行过一些初步的实战演练,比如由大橘带领流浪猫在海边驱赶围观鲸尸的人群,但这些演练的规模都很小,每次参加者不过二三十只流浪猫,顶多四五十,这些都滨海市各地区流浪猫里的青壮年精英,让它们有实战经验,回去之后可以向其他没参加演练的猫传授经验,实现以老带新、以熟带生的“传、帮、带”效果。

    对狗市附近流浪狗的突击战,则是第一场较大规模的实战演练,预计参与的流浪猫将多达数百只!

    猫天生没有团队意识、习惯于各自为战,想把数百只流浪猫有机地统筹起来,发挥+>2的效果并非易事,需要仔细筹划,否则一不小心就形成流浪猫之间的内斗。

    弗拉基米尔经过慎重的思考,决定将这数百只猫分成三组,前两组以铁钳之势左右合围,最后一组留作机动,随时准备增援前两组。

    对狗市流浪狗的突击战商议已定,弗拉基米尔观察月亮的位置,发现月上中天,快子夜了,小区里大部分家庭都已熄灯睡觉,楼下也传来保安的呼噜声。

    为了节省时间,它进入另一个议题:“关于那尊猫神雕像,我们的喵喵情报部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它把猫神雕像放在最后来讲,并不是因为它重视这个问题,恰恰相反,它认为猫神雕像只是细枝末节的问题,只不过是流浪猫大军席卷全球道路上的一小块乌云而已。

    一只猫的力量很弱小,但千百只猫加起来,就是一股谁也无法忽视的强大力量。

    相比于人,猫的行动更加灵活——人去不了的高处猫能去,人钻不进的洞猫能钻,就算是堂而皇之地走在大街上,猫跟踪和盯梢也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最全天24小时的优秀侦察员,任何一只成年流浪猫在小范围的盯梢能力都堪比人类最顶级的特工,而无数只猫加在一起,就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情报组织!

    还是大橘抢先站出来,怒目圆睁,两只前爪激动得左抓右挠,表示海岸情报支部发现数只被虐待致死的流浪猫尸体,疑似是猫神雕像控制人类所为,但是尸体的位置比较分散,找不到规律。

    短毛白猫也比划手势,意思是隐雾山的山崖下发现摔死的猫尸,暂不清楚是失足坠落还是被人扔下山崖的。

    其他流浪猫代表也纷纷补充,在它们所管辖的区域均不同程度地发现了被虐待致死的流浪猫尸体。

    缺耳黑猫犹豫了一下,猫爪举过头顶,比划出一个很高的位置,意思是它的辖区有流浪猫通过跟踪虐猫者找到了虐猫者的家,问这种情况要如何处理。

    弗拉基米尔整理了一下它的意思,虐猫者有两种情况,一是受到猫神雕像的影响,二是自发地虐猫。对于前者,流浪猫们还能持宽容的态度,但是对于后者,喵智已开的流浪猫们已经越来越无法忍受了。

    “关于这点,你们只要相信——多行不义必自毙!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弗拉基米尔胸有成竹地说道:“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握有杀人刀!流浪猫不是任人欺负的,也绝不会一直忍气吞声!绝不会一跃扑向万里涛!”

    它的目光从在场流浪猫的脸上划过,坚定地挥起拳头说道:“若人类不思悔改,吾等必取而代之!”

    在场的流浪猫全都震惊了,就算天不怕地不怕的大橘也惊呆了。在它们的观念里,跟流浪狗战斗是日常,跟猫神雕像战斗是挑战,但是……它们无论如何也没想过,弗拉基米尔居然发出气壮山河的豪言,连人类的存在都不放在它的眼里。

    弗拉基米尔理解它们的顾虑,毕竟它们现在虽然是流浪猫,但祖上也曾是宠物猫,与人类曾经亲密相处过,只是因为各种原因而被抛弃、被遗弃,最后沦为流浪猫,对人类既依赖又畏惧的复杂感情至今铭刻在基因里,并不像天生的野猫那样桀骜不驯。..

    “怕什么?彻底的喵喵主义者敢于战天斗地!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更是其乐无穷!”它鼓励道。

    大橘的野性率先被激发出来,它尖声厉啸,像猩猩一样用双爪拍打自己的胸膛,表示无论弗拉基米尔走到哪里,它就跟随到哪里!

    在它的带动下,其他流浪猫也都是热血沸腾,弗拉基米尔的豪言壮语激发了它们的喵族自豪感,它们自出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与人类可以平起平坐,流浪猫的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

    它们爆发出一阵狂热的欢呼,甚至连保安室里酣睡如雷的两个保安也被短暂地惊醒了,不过又揉揉眼睛翻了个身继续睡。

    弗拉基米尔昂首挺胸面对它们,胸中也是豪情万丈,激动不已。

    正在这时,黄白小猫不安分地抱住它的尾巴嬉戏,努力把吃进肚子里的食物消化掉。

    黄白小猫今天晚上吃了三个猫罐头,可能是出生以来吃得最饱的一次,把肚子都撑圆了。

    弗拉基米尔看着它这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不由地心中一软,想起刘文英,想起今晚对猫过敏的妹子,又想起张子安。

    它承认人类中大部分是好人——沉默的好人,但是少量虐猫者像老鼠屎一样坏了满锅汤。

    等它们的欢呼稍稍平息,它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当然,目前我们的短期目标依然是虐猫者和猫神雕像,至于人类,可以给他们一些改过自新的时间,但等待有限度的,不能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尽管弗拉基米尔一再强调让流浪猫代表们群策群力,避免成为“一言堂”,但是它们对它的崇拜已经无以复加,觉得自己无论怎么思考都无法及得上它高屋建瓴的理论,于是干脆放弃了战略方向上的思考,只专注于如何有效执行它定下的行动方针。

    弗拉基米尔隐约觉得这可能是流浪猫前进方向路上埋下的一个隐患,因为它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是神,只是一只普通的猫,也可能会犯错,它一旦犯错,就会把所以流浪猫带往错误的方向,但目前别无他法,它们暂时受智力所限,还达不到与它平等交流的程度,它只能独自把所有责任扛起来。

    缺耳黑猫犹豫着提出一个请求,它和其他一些被动物保护组织做过绝育手术的流浪猫不太喜欢大动干戈,但是同样也想为流浪猫的解放事业出力,于是它请求能不能充许它们留在后方,负责照顾从战场上退下来的伤猫,因为这场与流浪狗之间的战斗免不了会有流浪猫受伤。

    弗拉基米尔一想确实如此,便答应它的请求,而且允许它自行挑选合适的成员,组建喵喵医疗队。

    它又看了看天色,已经很晚了,便问它们是否还有其他事要报告。

    大橘兴致勃勃地要拉它去海边走一趟,参观它手下流浪猫的阅兵式。

    弗拉基米尔稍加犹豫,它确实很想看看大橘率领的流浪猫中的精英部队,但是……

    “算了,今天很晚了,你们还要赶很久的路返回支部驻地,就先到这里,解散吧,你们回去之后好好休息,积极筹备对狗市的突击战。”它吩咐道。

    “这是一次胜利的大会、一次团结的大会!至于下次会议的地点……”它打量一眼四周,这个小区即使是夜里也人来人往,经常有人下夜班或者去上夜班,不是一个聚会的好场所。

    “下次会议,就定在中华路吧,那里有一块绿地,好像聚集着很多同胞。”

    其他流浪猫有些扫兴,不明白它为什么要这么早回去,以前明明都是一起奋战到天明的。不过既然它发话了,它们肯定会遵从,便四散而去。

    很快,屋顶上只剩下弗拉基米尔和黄白小猫。

    弗拉基米尔本想让哪只流浪猫把黄白小猫带走,结果刚才忘了说,现在也没办法了。

    “小鬼,拿你怎么办呢?”它无奈地摇头,“算了,你今天先跟我回去吧。”

    黄白小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它消食消得差不多,精神抖擞地站起来,在周围胡乱地小跑。

    弗拉基米尔望着流浪猫们蹿房越脊逐渐远去的身影,喃喃说道:“虽然我很想跟着你们去看看,但毕竟先答应了他,喵无信不立,说到底……我已经不是一只流浪猫了吧。”

    黄白小猫听不懂它说的话,只顾着用头顶它,催促它赶紧出发。

    “好啦,咱们走吧,是原路返回呢?还是找一条新的路回去?”它辨认了一下方向,“还是找条新的路吧,前人走过的路就没意思了,不是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