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24章 作战计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弗拉基米尔一番入木三分的透彻分析,令众流浪猫大开眼界,特别是以斗争求团结的论述,更是令它们顿生高山仰止之感,再看向它的目光都不同了,带着浓浓的钦佩与崇拜。

    大橘作为急先锋,现在就坐不住了,想去狗市教训那些总是跟流浪猫抢地盘和食物的流浪狗,但是弗拉基米尔让它稍安勿躁,然后向灰白软耳猫询问狗市附近流浪狗的数量。

    灰白软耳猫不知如何表达数量的概念,着急地原地转了好几圈儿,才终于想出个办法,先伸出一只猫爪按在地上,然后把另三只猫爪集中按在另一处地上。

    “是说……当地流浪狗的数量比流浪猫要多?”弗拉基米尔沉吟道。

    灰白软耳猫点头。

    这也不奇怪,狗市是个综合性的宠物贩卖场所,但里面卖的大部分都是狗,在相关部门对狗市一波又一波的执法检查中,有些摊贩害怕被抓,干脆扔掉贩卖的狗自己逃跑,即使自己被抓住也没有证据。

    之前从爱萌宠养殖基地里跑掉的一部分宠物狗没有遇到合适的主人,闻到同类的气味后也聚集到了狗市附近,毕竟狗天生就是群居动物。

    一来二去,狗市附近的流浪狗越来越多,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但那里本来就是城乡结合部的三不管地带,暂时没什么好办法。

    弗拉基米尔思考良久,说道:“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流浪狗的数量多,战斗力不容小觑,我们不能贸然行动,不打无准备之仗!”

    它的目光从大橘为首的流浪猫脸上逐一扫过,“近些天以来,各位已经组织麾下的流浪猫进行过小规模的实战练兵,取得了优异的战果。接下来,由大家分别在各自的喵喵支部进行战前动员,在周日那天调集大量青壮年流浪猫前往狗市,在局部地区形成优势兵力,围而击之!”

    弗拉基米尔依然贯彻了从战略上蔑视敌人而从战术上重视敌人的原则,有条不紊地安排任务。

    流浪猫们纷纷点头,把它的话记在心里,准备回去之后执行。

    “你们也不要只顾着听我说,也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嘛,三个臭皮匠,顶得上一个诸葛亮!”

    弗拉基米尔鼓励它们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但这个要求目前对它们而言太高了。

    来自凤鸣鸟舍区域的缺耳黑猫模仿狗的样子吐了吐舌头,意思是询问击败那些流浪狗之后,要如何处置它们?

    这只缺耳黑猫被动物保护组织做过绝育手术,年纪也稍大,比较爱好和平,不像大橘那样脾气火爆,虽然打击流浪狗嚣张气焰的计划已成定局,但它还是替那些流浪狗的命运担心。

    大橘重重地用猫爪在地上一扫,意思是把流浪狗扫地出门,驱离狗市附近。

    “不,大橘你忘了么?驱赶流浪狗并不是我们的目的,狗有猫所不能及的优势,我们的事业还需要借助流浪狗的力量,所以我们打完就撤,不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让它们知道厉害也就罢了,避免矛盾深化,为以后的合作打下基础。”

    弗拉基米尔望向缺耳黑猫,吩咐道:“我们的原则是‘优待俘虏,缴爪不杀’,要允许流浪狗投降,而且投降之后还要好吃好喝招待它们,老黑你就负责相关的事物吧。”

    缺耳黑猫点头答应。

    大橘愤愤不平,拍拍自己的肚子,意思是流浪猫还经常吃不饱呢,凭什么要好吃好喝招待那些被俘的流浪狗?

    “不要那么小气嘛!大橘你要有容狗之量,大橘肚里能撑船嘛!据我所知,流浪猫还经常有人喂,日子过得比流浪狗要好多了。”弗拉基米尔微笑着劝道。

    它知道大橘还暂时摆脱不了小农意识的桎梏,目光短浅,小富即安,认为斗争的目的就是为了吃饱吃好,能有个安稳的地方睡觉,仅此而已。这不怪大橘,接受新思想的洗礼是需要时间的,谁也不是一出生就能放眼全球、胸怀天下……除了弗拉基米尔以外。

    “这个小鬼,今天晚上就至少吃掉三个猫罐头,如果是换成是流浪狗,可能早就饿趴下了。”弗拉基米尔把黄白小猫拎到大家面前举例子。

    黄白小猫适时打了个饱嗝。

    事实就是如此,在大街上看到一只流浪猫或者无主之猫,很多人特别是妹子会开开心心地上去喂食,有些小区里还有中年大婶每天喂流浪猫的,但是有几个人会去特意喂流浪狗?人们担心流浪狗会咬人,一向是避之惟恐不及。

    大橘无言以对,再加上弗拉基米尔夸它大橘肚里能撑船,令它很是受用,果断决定把肚子再吃大一些……

    做完大橘的思想工作,弗拉基米尔有力地一挥猫爪,又补充道:“当然,如果遭遇恶犬负隅顽抗,我们就要坚决予以打击,不投降就让它们灭亡!否则无论是对流浪猫还是对当地的人类都是很大的威胁!”

    善良的缺耳黑猫并未提出异议,谁都知道恶犬是人类与流浪猫的最大威胁,没拴绳子的恶犬与疯狗很难区分,遇到一只咬人的恶犬,你不知道它是天性凶恶还是感染狂犬病所导致的。

    灰白软耳猫作出扑击和撕咬的架势,意思是狗市附近已经发生过多起流浪恶犬咬伤老人和儿童的事件,还咬死过几只老猫和幼猫,青壮年的流浪猫仗着身体灵活幸免于难。

    有关部门也派出过打狗队予以打击,但那几只作恶多端的流浪恶犬经验丰富,似乎也掌握了游击战的一些诀窍,与打狗队斗智斗勇,总是打狗队一来就跑掉了,等打狗队一走又回来,令当地居民头疼不已。

    灰白软耳猫表示它这几天会在狗市附近侦察,锁定流浪恶犬常出现的位置。

    大橘义愤填膺,而弗拉基米尔则闻言冷笑,说道:“蚂蚁缘槐夸大国,恶犬撼猫谈何易!此次出征,务必要全歼这些恶犬!”

    众流浪猫群情振奋,纷纷请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