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19章 猫咪流浪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弗拉基米尔心情不错,虽然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错,总觉得像是把肩上的重担稍微放下了一些。

    走出一段路之后,宠物店已经于身后消失不见,它突然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回头一看,是那只黄白两色的小猫,嘴上还沾着猫罐头里的鱼渣,正在伸着小舌头意犹未尽地舔自己的鼻子和嘴。

    “小鬼,你还太小,等成年之后再加入我们的队伍吧。”弗拉基米尔挥挥前爪说道:“回去吧,不要跟着我了。”

    黄白小猫像是听懂了它的话,站定了,但是当它继续往前走时,一回头,发现黄白小猫又跟来了。

    弗拉基米尔:“……”

    “我要去做的事比较危险,你跟着我,我没时间也没精力照顾你。”它再次说道,“回去吧。”

    黄白小猫原地未动。

    弗拉基米尔还是不太擅长解读猫的肢体动作,成年大猫还好说,这样小鬼头的肢体语言它就真不太懂了,毕竟它不是一只真正的猫,没有经历过猫的成长过程。

    “是不知道去哪吗?”它想了想问道,抬爪指向后方,“不如你原路往回走,去找刚才喂你罐头的那个人,说不定他会把你留下来,反正他店里猫很多,不差你这一只。”

    黄白小猫转头看了看,但依然未动。

    弗拉基米尔试着往前走了几步,黄白小猫又跟上来了。

    “小鬼,就说不要再跟着我了,我要跑了哦,你绝对跟不上的!”

    说着,弗拉基米尔轻快地迈开大步,连蹿带跳眨眼间跑出一大段路。

    黄白小猫依然在努力跟着它,但是距离越拉越远,没过多久弗拉基米尔就从它的视野里消失了。

    它颓然停下来,不知所措地打量周围的环境,这里是全然陌生的地方,跟它稍微熟悉的中华路南口截然不同,身边着弥漫着各种令它紧张的气味,还有熙熙攘攘的行人从不远处快步走过。

    “就说你跟不上的。”声音自墙头上发出。

    弗拉基米尔又突然出现了,从墙头上跳下来,盯着吓了一跳的黄白小猫说道:“你还太年轻太天真,适应不了错综复杂的斗争形势。”

    它看了看左右,“不如去路边向行人卖个萌,说不定有谁会看中你把你带回家呢,那时你就不再是流浪猫了,能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黄白小猫垂下头。

    “啥?不会卖萌?”弗拉基米尔无语地盯着它,“难道猫不是天生会卖萌吗?哦,我明白了,你不知道什么是卖萌对吧?”

    它想早些把黄白小猫的问题解决掉,好腾出时间去跟其他流浪猫干大事,于是挥挥爪子说道:“来,来这边,我教你怎么卖萌,虽然我没卖过,但好歹每天都在见。”

    黄白小猫乖乖地跟在它身后。

    它们两个从路边的绿化带里走出来,进入人行道。

    “来,蹲在这里,这里比较安全,理论上如此。”弗拉基米尔带着它蹲在盲道上,指着路面说道:“看见这种特殊的路面没?这是盲道,给人类里的盲人使用的,可能比其他路面的安全性高一点点儿。”

    话虽如此,几乎没有哪个行人在意自己脚下踩的是不是盲道。

    黄白小猫局促地蜷缩起身体,脑袋随着行人的走动而不安地摇来摆去。

    “好啦,现在可以卖萌啦!”弗拉基米尔推了黄白小猫一把,“卖萌也要分对象,最好是对着年轻男女卖萌,女性尤佳,千万别对着那种看起来很精明的中年女人和看起来很颓唐的中年西装男人卖萌,不踢你一脚算是好事了。”

    听它说的如此严重,黄白小猫更加胆小了。

    “还是不会?好吧,那我给你示范一下。”弗拉基米尔很无奈,“看好了啊,我只示范一遍,就一遍。”

    它观察一下四周,目光落在一位低头盯着手机缓缓走来的年轻妹子身上,把她选为目标。

    这个妹子像是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上班族,正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长得还算清秀,低头把嘴凑近手机,轻声抱怨道:“这个无良公司今天又让加班了,真想明天就辞职啊!但是辞职了就要喝西北了,都毕业了,不想再伸手向父母要钱……”

    手机里传来另一位女人的声音:“可怜的孩子,明天晚上去KTV唱歌吧,宿舍里的其他同学也都来,大家一起聚聚。”

    “哎,明天看情况吧,如果还要加班……”她说了一半,突然看到前面路边蹲坐着一只猫,颜色好像是蓝或者灰,夜里的灯光看不清楚,反正是暗色系的。

    “谁家的猫跑出来了……”她暂时取消了语音信息的发送,向周围看了看。

    周围有不少匆匆过客,至少一半是像她这样的手机低头族,剩下一半也是目不斜视带着满身的疲惫匆匆而行,没有谁像是在找猫的样子。

    闺蜜又发来一条语音信息,她没听,猜到大概是催促她尽快决定明天的聚会去不去。

    她正在犹豫,一是犹豫要不要对这只猫视而不见,二是犹豫去不去明天的聚会,总觉得对这只弱小的生命放着不管有些残忍。

    正在这时,弗拉基米尔却往地上一躺,原地打了个滚儿,露出柔软的肚皮,还冲她挥了挥前爪,像是在招呼她过去给它揉揉肚子。

    “哇!好可爱!”她的心脏像是被子弹击中了一样。

    弗拉基米尔向躲在一边的黄白小猫递了个眼色,意思是:看见没有?萌就是这么卖的!多学着点儿!

    她小跑着靠近它,蹲下来,试着探出手,小心地摸了摸它的毛。

    “原来是一只蓝色的猫啊,毛还挺干净,是不是从别人家里跑出来的啊?快说,是不是你淘气跑出来的?”

    弗拉基米尔不想被她乱摸,但是为了给黄白小猫做个示范,好让它不再跟着,只得忍辱负重,尽量克制住把她的手拍一边去的冲动。

    闺蜜一条条地跟她发消息,但她已经暂时把闺蜜置之脑后,只顾着给面前这只蓝猫搔痒。

    弗拉基米尔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冲旁边的黄白小猫挥挥爪子,让它也过来。

    黄白小猫磕磕绊绊地走过来,但是它依然没有学会卖萌的技巧,只是往弗拉基米尔旁边一趴,再一躺。

    “咦?还有一只小猫啊?是你的孩子吗?”她很傻很天真地问道。

    弗拉基米尔差点笑出腹肌!

    这毛色和体型的差别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来吧?

    她细看之下也发现不对,这两只猫明显不是同一种猫。

    “呀,好像看错了,那你们是一起的吗?”她带着歉意说道,“好可爱的小猫!”

    她看了看手机,觉得总不回复闺蜜不太好,而且时间也不早了,她也想早点儿回家。

    “你们没有主人吗?那……你要不要跟我回家?”她终于下定决心问道。

    弗拉基米尔赶紧一翻身站起来,稍微跑远了些。

    “?”她有些糊涂了,“你不想跟我回家?”

    弗拉基米尔又跑过来,把黄白小猫向她推了推。

    “是说……你不想跟我回家,想让我把这只小猫带回家?”她终于猜到了它的意思。

    弗拉基米尔点头,松了一口气,心说不能讲话的交流真他喵的累!

    她惊叹于这只蓝猫的聪慧,但是很遗憾地说道:“可惜不行啊,我刚毕业,正在黑心企业实习,又穷又忙,连今天假期都要无偿加班,未来的路还不知道要怎么走……养一只大猫还勉强可以,但听说小猫不好养,需要更多的照顾,我恐怕照顾不过来……”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如果弗拉基米尔愿意跟她回去,她很欢迎,但黄白小猫就恕她无能为力了。

    弗拉基米尔很失望,刚刚在黄白小猫面前夸下海口,结果居然出师不利!

    它又把黄白小猫向她推了推,很想告诉她,这只小猫很好养,毕竟从小流浪惯了,只要给几口吃的就能养活,不需要什么额外的照顾。

    但她还是捶捶蹲麻了的腿站起来,抱歉地说道:“你们加油吧,争取找到有爱心的主人,最好是时间充裕的,不要像我这么穷……拜拜!”

    她冲它们挥挥手,走了几步,又恋恋不舍地回头冲它们挥挥手,“拜拜!”

    弗拉基米尔有些郁闷,白白被摸了几下,还没有达成目标,但毕竟这也不能全怪她,她也是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

    全天下的受苦喵是一家,全天下的受苦人也值得同情,最起码她不像那个叫赵淇的女子那样充满小布尔乔亚的低级趣味。

    于是它也冲她抬起爪子挥了挥。

    她开心地笑起来,继续向家的方向走去,并且把手机举到嘴边说道:“哎!告诉你一件新鲜事哦,刚才我在路上遇到两只猫,真是又乖又可爱,还特别聪明……”

    弗拉基米尔叹了口气,一伸爪子揪着黄白小猫颈后的毛发把它拎起来,“别趴着了,打起精神来,不过是一次小小的失败而已,喵喵主义者是不怕失败的,失败是成功他喵的母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