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13章 鲸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电话响了几声被接起来。

    “喂?”

    “喂?是渔业的柯绍辉么?我是张子安,之前救助那头小须鲸时咱们见过一面……”张子安担心对方忘了自己,开门见山地自我介绍。

    “我记得,有什么事吗?”

    张子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灰鲸尸体,用尽量快而清晰的语速解释道:“冒昧打你的私人号码,但是如果打渔业的工作电话实在反应太慢了……是这样,在上次小须鲸搁浅位置偏北一些,有一头成年灰鲸在这里搁浅死亡了。”

    “哦?已经死了?”柯绍辉确认道。

    “嗯,我估计至少已经死了14小时,可能是昨天夜里被冲到海滩上的。”张子安答道。

    “好的,我记录一下,我现在正在处理一起禁渔期私自出海捕鱼的事件,等下我会派人过去一趟。谢谢你特意打电话……”

    柯绍辉的那边有较为严重的杂音,能听到有渔民操着浓重的本地口音与渔业工作人员在争执。

    “不不,你没明白。”张子安一听就知道对方根本没有理解事情的紧迫性和严重性。

    他也能理解,毕竟滨海市以前几乎没有出现过鲸的踪迹,渔业人员既没有经验也没有应急预案,根本不熟悉鲸的特性,而公务系统的效率低下是尽人皆知的,哪国都是这样,恐怕得几年后才能建立起行之有效的对策。

    “先别挂断电话。”他语气严肃地警告道,“我告诉你,在岸边搁浅死亡的鲸是非常危险的!当鲸死后,它们体内的细菌开始分解细胞和组织,把碳水化合物、脂肪和蛋白质分解为二氧化碳、氮气和甲烷,这就是腐烂的过程。但问题是,鲸的皮肤太厚太结实,体内的脂肪和蛋白质也太多,产生的大量气体无法排出体外,会在它们体内不断堆积,气压也在不断升高,当气压的数值达到一个临界点时……”

    “会怎样?”柯绍辉问道。他那边的杂音小了些,似乎是他转移到另外一间屋子里,显然张子安的话和语气已经引起他一定程度的重视。

    “会爆炸。”

    张子安没有危言耸听,鲸搁浅死亡后尸体发生爆炸的事件并不罕见。

    绝大部分动物死亡之后,尸体都会经历腐烂的过程,前提是没有被其他食腐动物给吃掉。腐烂的过程大同小异,但其他动物死后尸体几乎不会发生爆炸,而鲸体内的脂肪太多了,其他任何动物的体内都不会堆积这么多脂肪,这些脂肪分解后会产生巨量气体。

    前几年有传言说,美国一位体重超过500磅的胖子死后在火化时,尸体喷出的油脂引燃了弗吉尼亚州一座火葬场。

    这条新闻的真假未知,但假设是真的,罪魁祸首其实不是油脂,而是油脂分解产生的包括甲烷在内的气体。当皮肤受热熔化时,这些堆积在体内的高压气体终于找到了发泄通道,带着残余的油脂喷薄而出,导致了火灾,更何况其中本来就包括可燃气体。

    500磅的胖子尚且如此残暴,想想一头几十吨重的鲸鱼死后会怎样?

    鲸体内连接外界的通道只有三处——泄殖腔、喉咙和脊背上的喷气孔,灰鲸有两个喷气孔,但没什么本质的差别。

    在鲸活着的时候,鲸能通过肌肉控制这些通道的开合,但当鲸死后,肌肉失去控制,在成吨脂肪的重压下,这些通道都会被封死,体内产生的气体无处发泄,偏巧鲸的皮肤又太结实,导致它变成一个充气的气球。

    再结实的气球,如果不断往里面打气,终归会在某一刻跨过临界点,轰然爆炸。

    如果鲸是死在深海,这些都不成问题,因为鲨鱼和其他长着尖牙利齿的怪鱼会很快破坏掉鲸皮的完整性。体内气体逸散出去,鲸的尸体就无法继续漂浮在海面上,自然沉入深海,形成鲸落。

    柯绍辉暴吼一声,喝令他那里在场的所有人闭嘴,然后紧张地向张子安询问道:“爆炸?你确定吗?”

    “确定,爆炸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张子安言简意赅地向他解释了鲸尸爆炸的原因及过程,至于爆炸的后果……

    他看了一眼鲸尸,发现刚才那群拍照的年轻人没有听从他的警告,依然聚集在鲸尸附近,甚至还有一个人试图爬到鲸身上去自拍,作死程度堪比印度三哥——谁也不知道目前鲸尸体内的气压有多高,谁也不知道鲸皮还能撑多久,一个人的体重有可能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鲸尸在那人的胯下爆炸……那真的可以上九天揽月,而且可以和他的蛋蛋告别。

    卡车轮胎爆炸都能把人炸成重伤,何况是一头比卡车轮胎牛叉无数倍的鲸尸。

    另外,稍远那帮因为熊孩子的顽劣而吵翻天的人群也仍未散去。

    2004年初的时候,一头抹香鲸于TW云林县的海岸边搁浅并死亡。据当地报纸报导,当时现场聚集了大约600名吃瓜群众,忍受低温严寒,只为一见鲸鱼满足好奇心,甚至还引来大量摊贩,现场摆摊卖瓜子饮料小吃……

    结果,这头抹香鲸在运往台南市解剖的途中,于闹市区发生爆炸,场面之血腥堪比恐怖片现场。

    目前,这里聚集的人数远不足600,但很多人听到消息正在陆续赶来,不时有新来的人好奇地跑到鲸尸旁边去拍照。特别是今天还是假期,大家都有闲暇,很乐意来亲眼看看成年巨鲸的样子。

    照此发展下去,2004年的那一幕很可能会重演。

    这头灰鲸的体型不比那头抹香鲸逊色多少,爆炸的威力势必也相差无几。

    张子安拍了一张现场的照片给柯绍辉发过去,说道:“最麻烦的是,现场还有很有围观的吃瓜群众,我劝他们离开,但无奈人微言轻,他们谁也不听。”

    电话那边传来柯绍辉粗重的呼吸,他气急败坏地骂了几句,说道:“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路上我会通知警察过去维持秩序,请你尽量劝大家撤离现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