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12章 潮起潮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抬头看了看悬挂在天空中的红日,空气温度也随着太阳的升高而逐渐升高。他心知这头鲸身上灰黑色的皮肤会加倍吸收阳光的热量,而它厚厚的脂肪层会让热量无法散发出去,虽然它体表尚未显示出腐烂的迹象,但它体内的腐烂程度恐怕正在阳光的加热下进一步加速,已经不可遏止。

    绝大多数动物死亡之后,都是由内而外开始腐烂,最先腐烂的是内脏,鲸也是如此。

    此外,鲸还有个与众不同之处,就鲸的皮太厚太坚韧了。

    陆地上的动物死后,各种食腐动物都会纷至沓来,可能尸体刚刚有腐烂的迹象就被分食一空,无论你之前是百兽之王还是什么。

    但是鲸如果死在海滩上就比较特殊了,因为海滩边往往没有特别厉害的食腐动物。

    没有鲨鱼那样剃刀般锋利的牙齿,普通的虾蟹和海鸟甚至无法破开鲸的皮肤,所以鲸如果死在海滩上,尸体往往会保存得很完整。

    张子安试着伸出手,按了按灰鲸尸体的皮肤,皮肤又热又腥,水分已经被晒干了,手掌按上去却似乎仍然有弹性,有些类似于按在水床上的感觉。

    他绕到鲸尸的另一侧,这个方向显露出鲸的部分腹部,他又试着按了按鲸腹,比按在鲸背上更软也更弹,而且似乎有些太软了。

    帮助搁浅的小须鲸离开海滩时,他也按过小须鲸的腹部,给他的感觉是结实而有弹性,虽然不同种类不同年龄的鲸不一定能横向比较,但这个手感差别有些太大了。

    他又走到灰鲸的头部,凑近它嘴边闻了闻。

    灰鲸的嘴巴微张,浓烈而令人作呕的刺激性味道从口腔深处缓缓溢出,呛得他直咳嗽,踉跄地离开几步,蹲下来干呕几下。

    鲸的尸体旁边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其他五六个人以鲸尸为背景拍照和自拍,然后发到微博和朋友圈炫耀。

    张子安抹了抹嘴巴,看其中一个人美滋滋地自拍完毕,正在专注地修图,给照片加上文艺范儿的滤镜,然后配上“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的字样,准备发朋友圈装逼。

    他走过去搭讪道:“哥们儿,打扰一下。”

    对方吓了一跳,戒备地打量他几眼,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便不冷不热地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下,这头鲸是什么时候搁浅在这里的?”张子安指着灰鲸问道。

    “这个啊……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一来它就在这里了……哎,你们知道这鲸是什么时候搁浅的么?”那人向旁边的其他人问道。

    “不知道。”

    “不清楚。”

    “我也是被朋友叫来的,她说这边的海滩上搁浅了一头鲸鱼,让我赶紧过来看看。”有一个女生说道。

    张子安追问:“那你朋友是什么时候看到的?”

    “嗯……”女生想了想,“可能是早上吧,她早上有沿着环海大道跑步的习惯,她跑完步回到我们合租的房子里跟我说的。”

    “大约几点?”

    “几点呀……可能是七点多吧。”

    张子安从手机上查了查日期,然后在心里默默估算了一下涨落潮的时间。

    受到月球引力的影响,每天都有两次涨潮和两次落潮,涨潮落潮的时间并不是固定的,而是如月亮盈亏一样周期性循环。每天的两次涨潮之间大约相隔2小时,落潮亦然。

    作为海边长大的孩子,他很清楚这个规律。

    上次帮助小须鲸时,涨潮是发生在时近中午的时候,而根据他的推算,今天第一次涨潮是早上九点半左右,但那时这头灰鲸已经搁浅在这里了。

    首先明确一点,这头体型庞大的成年灰鲸一定是被某次涨潮推到海滩上的。

    既然它不是被今天上午九点半的那次涨潮推上来,那么很可能是被昨天晚上九点出头的那次涨潮推上来的。当时正是黑夜,谁也不会在那个时间来到这片海滩,所以是早上被发现的。

    至于会不会更早……不好说,因为他昨天上午来海滩时,并没有经过这片区域,不清楚这头灰鲸那时是否已经在这里了。

    按照最保守的时间来估算,它的尸体已经在这里停留了……差不多4个小时。

    它死了之后在海上漂浮了多久才被推到海滩上的呢?谁也说不准。

    “这头鲸应该是死了吧?都发臭了。”

    “大概是。”

    “你说会不会有餐馆老板什么的把鲸的尸体拉走卖鲸肉?”

    “不会吧……那太恶心了,而且这都臭了啊……”

    旁边几个人一边拍照一边彼此交谈。

    张子安又问道:“你们知道有没有谁把这头鲸在这里死亡的事上报给有关部门了?”

    “……”

    这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

    “我没有。”

    “我也没。”

    “我觉得应该有别人报告了吧……”

    他们边说边笑,表情一派轻松,似乎都认为可能别人已经上报了,与自己无关。

    “再说有关部门,哪个部门是有关部门啊?”其中一人苦笑道:“难道要打0?不会算报假警吧?”

    “喂?0吗?海边发现一具尸体,请你们过来一下。请保护好现场,说一下您的具体位置,尸体是男是女?报告,是一头鲸的尸体,我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滚!”另一人模仿打电话报警的语气,逗得在场几个女生哈哈大笑。

    张子安:“……”

    “既然没人打电话,那就由我来打吧。你们拍完照就赶紧离开这里,继续留在这里很危险,这头灰鲸的尸体有可能会爆炸。”

    他对他们提出警告,但是来不及详细解释,掏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一个电话号码,号码的主人是柯绍辉,就是上次救助小须鲸时打电话叫来的那个渔政工作人员。..

    手指移到柯绍辉的名字上,正想按下去拨通电话,他悚然一惊,赶紧停下了。

    鲸嘴里溢出的刺激味道萦绕身边,在一头正在腐烂的鲸尸旁边用手机打电话,危险程度堪比在加油站用手机打电话。

    他小跑着离开一段距离,拨通了柯绍辉的号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