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10章 以毒攻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老黄似乎跟旁边很多吃瓜群众都认识,也有其他人带了小孩来,光着脚在沙滩上撒欢地跑来跑去。

    这片海滩跟张子安常去的海滩有所不同,沙子多礁石少,夏天的时候偶尔有人来这里游泳或者晒太阳。

    老黄向吃瓜群众滔滔不绝地讲述张子安的身份,以及上次他们遭遇鲸鱼搁浅时如何拯救鲸鱼的经过,其中有部分夸大的成分,但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张子安来了,这头鲸就有救了。

    张子安倒是没什么信心,根据他的观察,这头鲸好像根本没动弹过一丝一毫,似乎已经死透了,纷至沓来的食腐海鸟们也能证明这个猜测。

    冲锋艇接近岸边,最后被一道海浪冲上岸,弗拉基米尔当先跳到沙滩上,身体晃悠了一下,感觉脚下像踩着云一样,还没有完全从海上漂浮的状态适应过来。

    有几个调皮的熊孩子看到它,像看到新玩具一样,欢呼着向它围拢过来,想要揪它的尾巴。

    “抓住它!”

    “抓住这只猫!”

    弗拉基米尔可不是任人欺负的性格,它的理念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它朗声笑道:“哈哈,有本事来追我啊!”

    它极为灵活地在人群间钻来钻去,把那几个熊孩子绕得团团转,等他们所剩不多的耐性快要被磨得消耗殆尽时,它却故意卖了个破绽,放缓了脚步,装作体力不支的样子。

    熊孩子们一看,大喜过望,拼命向它猛扑过去。

    弗拉基米尔用余光观察着他们的动作,等领头的熊孩子离得近了,便绕到一位打扮时尚的年轻姑娘身后,刺溜一下从姑娘的及地长裙下蹿了过去。

    领头的熊孩子光顾着跑了,刹不住车,没有扑住弗拉基米尔,倒是一把抱住了姑娘的大腿,脸撞到姑娘的屁股上,可能还顺便摸了一把。

    “小流氓!小赤佬!小瘪三!”

    年轻姑娘恼羞成怒,转身推开他,起手便是一记清脆的耳光抽了上去。

    领头的熊孩子捂着脸哇哇大哭,往地上一躺开始撒泼打滚儿,哭喊着要找妈妈,其他熊孩子不知所措地站在一边看热闹。

    这几个熊孩子的母亲们在刚才他们追猫时谈笑风生地唠家常,一看自己的孩子挨打受欺负,这可就不干了,像疯了一样揪住年轻姑娘不让她走。

    “你凭什么打我的孩子?你凭什么打我的孩子!”

    “你自己不管好你的孩子,没看他摸我的大腿?”

    “摸就摸了,小孩子懂得什么?”

    “我是替你管教一下你的孩子,省得他长大以后进监狱!”

    “你打坏我的孩子了,你甭想一走了之!”

    “大家都看见了,你孩子就该打!活该!打死才好!”

    双方都有助阵的,熊孩子们的母亲们平时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好姐妹,而年轻姑娘牙尖嘴利也不示弱,她不是自己来的海边,男朋友、闺蜜们和闺蜜们的男朋友们都在场,也纷纷上来给她帮腔。

    这帮人的争吵声和熊孩子的哭喊声动静很大,甚至分散了在场的吃瓜群众对鲸的注意力。也有人上去劝架,但这场架实在不好劝,双方都不太好惹,而且似乎都有道理。

    在他们吵闹的时候,弗拉基米尔跳上附近一辆SUV的车顶,好整以暇地欣赏着这出由它一手执导出来的闹剧,眼神里满是轻蔑,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轻蔑,就像人类在看蚂蚁打架一样。

    “小小寰球,有几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它喃喃自语道。

    还好小志并没有参与那些熊孩子的胡闹,相比于揪猫尾巴,他更担心这头鲸的命运。在熊孩子们追逐弗拉基米尔的同时,他放下风筝,和老黄一起帮张子安把冲锋艇拖到岸上,防止被海水涨潮时冲走。

    “张老弟,你的猫……”老黄担心地指着被追逐中的弗拉基米尔。

    “不用担心它,它能照顾好自己。”张子安只扫了一眼,就知道弗拉基米尔在故意耍熊孩子们,它不是星海,不是老茶,它那种性格是绝对不会吃亏让人的。..

    “哦,那就好……对了,这位是我媳妇。”老黄指着身边的女人介绍道。

    “你好,总是这父子俩念叨你,说你如何如何厉害,今天正巧遇到了。”

    老黄的媳妇看起来挺和气,不像上次老黄打电话时总是河东狮吼的样子,可能是在外面给丈夫留几分薄面吧。

    “张叔叔,快来帮帮这头鲸鱼吧,它是不是快死了啊?”小志等不及大人之间的寒暄,焦急地拉起张子安的胳膊,想把他拉到鲸鱼旁边,抓紧时间救治这头鲸鱼。

    老黄也附和道:“对啊,张老弟,刚才我还在琢磨要不要给你打个电话,请你过来救一下这头鲸鱼,但一想你开店肯定很忙,不太好意思打扰你……这孩子不依,非要让我把你叫过来,我正犯愁呢,正好就看见你划船从海上过来,你说巧不巧?”

    他又指着旁边几个人,说道:“这几位,全是我的同事和他们的家属,都是平时玩得好的一帮哥们儿,不分彼此。今天这不是假期么,我们商量好带着家人一起来海边玩,结果看到又有一头鲸鱼在这里搁浅……张老弟,这头鲸鱼的个头太大,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只管吩咐一声,我们肯定能帮尽量帮。我们这些人虽然不懂鲸鱼,但打打下手还是没问题的。我们都是开车来的,需要用车拖的话只管说。”

    老黄的几位同事都与老黄年龄相仿,或者稍微年轻一些,比较成熟稳重,旁边还有他们的家属。他们也向张子安笑着打招呼,但是显然对张子安不像老黄那么有信心。尽管如此,他们也保证一定会尽量帮忙。

    张子安点点头,对他们说道:“大家的好意我很感激,那么我请大家帮一个忙。”

    众人安静下来,等着他的指示。

    他用手一指远处,“请大家离远一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