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07章 理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世华在二楼早已等得不耐烦,张子安把她收进手机,然后带上弗拉基米尔,一起坐进五菱神光,向东方的海边进发。

    弗拉基米尔没有来过这边,一路上在各个座位之间跳来蹿去,兴致勃勃地观察周围的一切。

    张子安有意把车速放缓,向它介绍了附近的一些地标性建筑以及本市的风土人情。

    今天天气相当不错,多云,气温和湿度都恰到好处,而且还是周末,一路上他们看到不少家庭驾车出游,奔赴滨海市市区及周边的各处公园和景点。

    没过多久,他们抵达了海边。

    “哇!这就是大海啊!”

    弗拉基米尔远远看到海平面的第一眼,就惊叹地睁大了眼睛。

    “怎么?第一次看到大海?”张子安在老地方把车停下来,问道。

    “嗯!之前看到的最大的海也就是什刹海!”它目不转睛地盯着大海,迫不及待地想下车。

    张子安:“……什刹海不算海吧。”

    打开车门,它三蹿两蹦跳上附近的礁石,迎着猎猎的海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略带咸味的空气,朗声吟诵道:“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张子安由它诗兴大发,毕竟它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大海,肯定是感慨良多。他把冲锋艇从后备箱里拖出来,充气,检查有没有漏气的地方,这个是每次出海的例行工作,不能马虎。

    在检查的过程中,他注意到平时行人和车辆稀少的环海大道上,今天车辆的来往频率比平时稍高一些,还有全副武装的车手把后背弓得像虾米,骑着帅气的公路自行车疾驰而过,果然是因为大家都趁着好天气出来踏青?

    不知道有没有人像他一样驾船出海,今天应该多加留神,别让其他人看到世华的样子。不过大海茫茫,能遇到其他出海者的机率是很低的。

    检查完毕之后,他招呼弗拉基米尔上船,自己也坐进船里,用桨撑着海底把冲锋艇推离海岸,等海水稍深之后便启动了螺旋桨。

    “哇!”

    弗拉基米尔立在船头,兴致高昂地任由海风将它蓝灰色的毛发吹得蓬乱,海浪的泡沫飞溅到它的脸上,它就满不在乎地蹭掉。

    “怎么没有看到渔船?”它发现周围空荡荡的,回头问道。

    “因为海岸附近已经没有鱼可打了,想打鱼必须去远洋,而且禁渔期也到了,为了让海域生态有休养生息的时间,禁渔期内是不能出海捕鱼的。”张子安解释道。

    “是吗?”弗拉基米尔闻言有些遗憾,不过随即又吟诵道:“滨海市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来到深海区,张子安关闭马达,让船慢慢停下,拿起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附近没有其他船和其他人,就启动游戏把世华释放出来。

    噗通!

    她落入海里,尾鳍摆动把头和颈部推出海面,嘴里咸涩的味道与接踵而至的波浪令她立刻明白这是海水。

    “阿-则安,一起下来玩水啊!”她欢快地围着冲锋艇游了一圈,向他招手道。

    张子安把手伸进水里试了试,摇头道:“算了,你还是自己玩吧,这水现在还挺冷的,我可不想感冒,再说我也没带泳衣。”

    最关键的是,如果他也下了水,谁来观察周围有没有人靠近呢?

    听说王乾和李坤他们前几天驾船来玩时,还下水游泳来着,真是傻小子睡凉炕,全靠火力旺!

    下水倒是容易,就是上来之后全身**的,被海风一吹容易感冒。

    “咦?这只猫是哪来的?”世华指着船头上的弗拉基米尔,惊讶地问道。

    “嗨!我是弗拉基米尔,是新来的。”弗拉基米尔挥了挥爪子。

    弗拉基米尔是属于不修边幅、不拘小节的那种性格,再加上它不用吃饭当然也不用上厕所,所以它来了之后基本没进过洗手间,与世华没有产生过交集。

    世华狐疑地打量着它,“你不怕水吗?我听说猫都怕水的,就连菲娜也不怎么喜欢水。”

    弗拉基米尔微笑,“因为其他猫都怕水,所以我也要怕水?这个道理讲不通啊!彻底的喵喵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有什么可怕的呢?”

    世华听得很懵,只能从字面上理解它的话,于是指着它的猫爪说道:“上九天揽月我不清楚,但你那爪子就不像是能下五洋捉鳖的!下了五洋可能就喂了鳖了!”

    弗拉基米尔哈哈一笑,“你说的对,我确实不能下五洋捉鳖,但是也许有其他的猫可以嘛,天下猫咪是一家,我没必要事事都亲力亲为。”

    世华的脑筋比较单纯,固执地抓住它的话柄不放,“总之,海洋是属于鱼的,没有猫能下五洋捉鳖!”

    “其实这么说倒也不准确。”张子安C言道:“绝大部分种类的猫怕水、讨厌被水淋湿身体,这不假,但据我所知,有一种猫是非但不怕水,反而很喜欢水,以鱼为食,几乎每天都会下水捕鱼。”

    “啊?还有这种猫?”世华大惊,同时心里庆幸菲娜不是张子安说的这种猫。

    弗拉基米尔也很好奇,它说的下五洋捉鳖只是一种修辞手法,没想到真的有猫会为了捕鱼而下水。

    张子安说道:“那种猫是非常罕见的土耳其梵猫,听说只生活在土耳其东部的梵湖附近,以下湖捕鱼为生,数量仅存不足百只,甚至因为其精通游泳而被起了个‘游泳猫’的绰号。人们谈起天价猫的时候,往往会以薮猫、阿瑟拉猫、萨凡纳猫来举例,有钱人也以养这些猫为荣,但其实这些猫的价格远远不及作为土耳其国宝的梵猫。梵猫的价格高达数百万美元,而且有价无市,土耳其政府不允许有人带着梵猫出境,唯一能跟梵猫价格相当的,可能也只有传说中的原始埃及猫了。

    说来也巧,土耳其东部的梵湖与埃及离得很近,只隔着一部分地中海,他还考虑过要不要趁这次埃及科考之行的机会顺便自费去一趟土耳其,见识一下这种世界上最昂贵的猫。不过可能去了之后也很难有机会亲眼看到。

    物以稀为贵并非完全是好事,像梵猫的数量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目前所知数量不足百只。

    生物学上有“最小存活种群”数量的定义,一般来说,某个独立的物种想要长期生存和繁衍下去,至少需要1000只,就算短期存活下去,也至少需要50只,一旦低于这个数量,就意味濒临灭绝的边缘。

    同样是濒危动物,土耳其对梵猫的保护力度远不及中国对大熊猫的保护力度,因此梵猫的种群危机一直以来未能得到有效的缓解,也许过了几年,世界上就不再存在这么一种喜欢下水捕鱼的猫了。

    弗拉基米尔不认同地摇头,“猫猫平等,哪有贵贱之分?所有猫、或至少是一个国家的所有猫,或一个社会的所有猫,都应当有平等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

    张子安笑了笑,“确实,猫本无贵贱,无论是物以稀为贵的梵猫还是最常见的土猫都是平等的生命,所谓的价格只是人们强加上去的,但毕竟现代社会是个彻头彻尾的商业社会,别说是猫了,就算是人,同样也有隐性的价格——有些人挣钱多、对社会的贡献大,他就值钱;反之,有些人挣钱少,对社会没什么贡献,他就不值钱……虽然听起来很残酷,但事实就是如此,无须粉饰太平。”

    世华后怕地长舒一口气,“还好世界上就我一条美人鱼……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是不是说如果还有另外一条美人鱼的话,我就是不值钱的那个?”

    她怒气冲冲地指着张子安。

    他很委屈地耸耸肩,“我什么也没说啊!”

    “你的表情就是在这么说!”她愤然说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张子安坚决不承认。

    弗拉基米尔凝视着远方海天交界的地方,喃喃说道:“终我有生之年,一定要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不需要金钱,猫猫平等的大同世界!”

    张子安心中一动,觉得菲娜恐怕不会同意这种世界的到来,在菲娜的认知里,猫和猫是有等级之分的,就像是人分三六九等一样,到时候它与弗拉基米尔会因为理念的不同而起冲突么?

    它们两个都有强大的内心,不要指望它们能接受对方思想的改造。

    菲娜对家猫有无与伦比的统率力,而弗拉基米尔似乎正在把流浪猫和野猫统合起来,论起实力来也是半斤八两。

    不过好在这种世界即使存在,恐怕也是很多年之后才会实现了,可能在他的有生之年都实现不了,毕竟连人和人都没有做到完全平等,猫猫平等又谈何容易?不需要现在就担心这件事。

    至少今天,还是把这些放到一边,一起来尽情享受海风和阳光吧!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