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05章 暗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和星海玩了一会儿捉迷藏,突然听到弗拉基米尔有节奏地喊道:“121,左右左!121,左右左!”

    三只阿比西尼亚猫跟着它喊的节拍,喊到1时迈左前腿和右后腿,喊到2时迈右前腿和左后腿,交替循环,虽然还是不太整齐,但已经有了起色,比之前是好多了,假以时日的话,应该能走出很整齐的步伐。

    猫有个特点就是走一字步,意思是四只脚掌能踏在同一条直线上,T型台上的模特也是这种走法,不过模特是后天训练的,不像猫是本能的,几乎不会走歪,而人类军人的齐步走是两条直线,因此猫走起来的观赏性更强一些。

    弗拉基米尔说道:“做任何事都要讲究正确的方式方法,这样可以事半功倍。”

    菲娜终于感到满足了,矜持地点点头,“齐步走只是个开始,本宫还要让它们学会正步走——把音乐关了,先解散吧,别吵到本宫睡觉!”

    说完,它又跳到最高层的猫爬架上,把眼一闭,开始睡回笼觉。

    张子安心说这是想到一出是一出啊,真能折腾人!

    他把音乐关了,拉开卷帘门,让清爽的空气涌入店内。

    现在几乎是一年之中最适宜的季节,若是不出去走走简直有些对不起这样的好天气。

    飞玛斯在楼梯口探头看了看,看到捉迷藏已经结束才敢悄悄溜下来。

    张子安正要继续打扫卫生,就见弗拉基米尔迈步走过来,抬头问道:“昨天那个傻大个儿和中年女人,他们说的什么传染病是怎么回事?”

    所谓的傻大个儿当然是指的刘勇辉,中年女人是指刘文英。

    弗拉基米尔来到店里的时间比较晚,没有看到刘文英的那只暹罗感染狂犬病之后在宠物店里突然发病的那一幕,因此它对二人昨天对话中的某些细节不太理解,当时不便问,趁现在有空,就提出心中的疑惑。

    “你问这个啊……”

    张了安一边扫地,一边把事情的经过给它讲述一遍,关于刘文英的暹罗在住宅小区里遛弯时被一只不知哪里来的流浪猫给抓伤了,被感染了狂犬病,令那个小区的居民风声鹤唳,特别是有些思想顽固的老头老太太,决定对小区里的流浪猫进行扑杀。

    “哦,狂犬病又是什么?”弗拉基米尔又提出新的疑问。

    “是一种人和猫科、犬科动物共患的传染病,无论是人、是狗、是猫,感染之后一旦发病几乎必死无疑。”张子安解释道,“所以人们很害怕这种传染病,有时候会因为害怕而做出过激的行为。”

    “这倒是个问题……”弗拉基米尔沉吟。

    对家养的宠物猫来说,这个问题影响很小,毕竟绝大部分宠物猫不会离家外出,几乎没有感染的可能,但是对流浪猫来说问题比较严重,频发的虐猫事件已经令它们的生活举步维艰,而可怕的传染病又像幽灵一样在流浪猫之间肆虐。

    “想要与强大的敌人对抗并取得胜利,就必须尽量保存我方的有生力量。”它说道:“如果不能及时阻止传染病的蔓延,不用等到猫神雕像和虐猫者下手,流浪猫就已经被疾病击垮了。”

    “话是这么说,但好像没什么好办法。”张子安承认,但狂犬病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并不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你以后出门时也要小心,虽然跟群喵打成一片是好事,但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

    “因为饭噎死过人,所以就不吃饭了?”弗拉基米尔似乎对自身的安危并不如何在意,浑然不放在心上,这点与菲娜有些像。

    它想了想,问道:“感染狂犬病之后,有什么明显的症状没有?”

    “有,比如畏光、怕风、怕水、神智不清之类的,个别病例还会对人畜产生较强的攻击性。”张子安介绍道。

    弗拉基米尔眼睛一亮,像是想到什么好办法,胸有成竹地说道:“这就好办了。”

    张子安心说你又不是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难道还能发明什么特效药不成?

    只见它走到店门口,呜地吹了声口哨。

    不一会儿,一只黑猫从对面小区的墙头上出现,跳下围墙,小心地避开车辆,向这边跑过来。

    “它是对面小区的喵喵支部成员。”弗拉基米尔介绍道。

    张子安:“……”

    貌似在他每天夜里呼呼大睡的时候,弗拉基米尔已经悄悄干了不少事啊……

    越过马路之后,黑猫与来来片往的行人保持着安全距离,走到离宠物店门口大约几米的位置,便踌躇着不敢继续靠近。

    弗拉基米尔回头看了一眼菲娜。

    张子安愣了一下,也明白了,这只黑猫是流浪猫,闻到了菲娜的气味,不敢过于接近。

    既然它不敢过来,弗拉基米尔干脆走出宠物店,走到黑猫的面前,蹲坐下来。

    张子安纳闷它打算干什么?

    不等他发问,弗拉基米尔就主动解释道:“你不是说,狂犬病发病之后会神智不清么?所以我想了个办法。”

    张子安点头,“什么办法?”

    畏光、怕风、怕水这些症状,用来判断人类感染的狂犬病还是挺好使的,但猫本来就是夜行动物,本来就怕水,本来就会找避风的地方休息,所以用这些症状来判断猫是否感染狂犬病并不可靠。

    但是神智不清……这又如何判断呢?

    弗拉基米尔咧嘴一笑,“办法就是对暗号。”

    “对暗号?”张子安觉得挺新鲜,猫还对暗号?

    弗拉基米尔点头,“没错!流浪猫之间为了争地盘,经常互相打闹,有时候就算不是为了抢地盘也会打闹,从客观上给狂犬病的蔓延创造了条件。”

    张子安承认它说的很对,流浪猫之间的打闹很常见,虽然大部分是互相吼,比谁声大,但偶尔也会动爪子。

    “所以我准备让附近的流浪猫在互相接近的时候,彼此对暗号,神智不清的猫肯定是对不上来暗号吧?如果对方能对得上来,就说明神智正常,感染狂犬病的机率很小;反之,如果对方对不上来暗号,就不要接近对方。”弗拉基米尔解释道。

    这个办法挺有意思,说白了就是隔离传染源,很古老却很有效,千百年前的人们没有对抗传染病的特效药和疫苗,就可以采取把病患与普通人群隔离起来的办法,控制传染病的蔓延速度。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准备摸着石头过河,既不能保守也不能冒进,先在滨海市进行小范围测试,如果行之有效,将来就进一步向全国的流浪猫推广。”它信心满满地说道。

    张子安觉得槽点很多,但为了和谐社会还是不吐为妙。

    “好吧……那你准备用什么当暗号?你喵两声它喵三声,这样?或者你喵三声它喵四声?”他半开玩笑地问道。

    “那样太简单了,容易被蒙对,起不到敌我识别的效果。”弗拉基米尔摆摆猫爪否定道,“让我和这只黑猫来给你做个示范,你就明白了。”

    张子安认真地看着。

    不止是他,店里其他精灵也纷纷投以好奇的目光,连菲娜也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盯着弗拉基米尔与黑猫之间的互动。

    弗拉基米尔往后退了几步,退至店门口,挺胸昂头,笔挺地蹲坐,黑猫也是同样如此,它们间隔大约两三米的距离。

    它清了清嗓子,抬起右前爪,脚掌举过头顶,说道:“天王盖地喵!”

    噗!

    张子安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这句话你从哪听来的啊?”他无语地问道。

    弗拉基米尔尚未回答,倒是老茶从电视机后面探出头,呵呵笑着解释道:“昨天晚上,它与老朽一起看了《林海雪原》……”

    这尼玛还是现学现用啊!

    黑猫也不太理解弗拉基米尔说的话,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弗拉基米尔耐心地教导道:“别着急!来,你学我刚才的样子。”

    黑猫也抬起右前爪,脚掌举过头顶,“喵喵喵喵喵!”

    弗拉基米尔同样抬起右前爪,脚掌举过头顶,回应道:“宝塔镇妖猫!”

    “明白了吗?这就是暗号,见了面之后,一只猫说上半句,另一只猫说下半句,只要能对得上来,就表明对方可以信任。”它解释道。

    “来,再来一遍,这次我先说。”它抬爪说道:“天王盖地喵!”

    “喵喵喵喵喵!”黑猫抬爪回应。

    “嗯,不错。这次你先说。”弗拉基米尔放下爪子示意道。

    黑猫抬爪:“喵喵喵喵喵!”

    弗拉基米尔抬爪:“宝塔镇妖猫!”

    张子安不知这时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还好弗拉基米尔没把暗号搞得太复杂,如果后面再来几句——“脸黑什么?”“精神焕发!”“怎么又蓝啦?”“防冷,涂的蜡!”之类的,那他以后就不敢直视《林海雪原》了……

    反复练习几遍之后,弗拉基米尔满意地挥挥爪子,说道:“好啦,去把这套暗号向其他流浪猫推广下去,以后大家见面就要先对暗号。”

    黑猫喵了一声,领命而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