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1002章 敢叫日月换新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在三猫恶战刘勇辉的过程中,弗拉基米尔没有参与,而是在一旁观战,这倒是令张子安放心了,因为他知道刘勇辉绝逼承受不住它凝聚信仰之力的一拳,估计能直接把他打成人造卫星。

    等刘勇辉实在抗不住了,落荒而逃,三只流浪猫雀跃地欢庆胜利。弗拉基米尔却没有高兴的意思,严肃地走过去,把它们聚在一起,向它们总结刚才那一战的成败得失,特别是批评了小胡子流浪猫刚才的鲁莽行动犯了冒犯主义和机会主义的错误,如果不是刘勇辉右腕受伤,很可能会揪住小胡子流浪猫摔死在地上。

    三只流浪猫都认真地听着,恭敬地受教。

    刘文英担心地拉住张子安后退地几步,小声说道:“这几只猫好凶啊,不会是……疯猫吧?咱们别靠太近,小心它们再抓挠咱们……”

    张子安没有承认弗拉基米尔与自己的关系,而是安慰道:“放心,我看它们的样子不像是疯猫,可能是那个叫阿辉的平时欺猫太甚,引起了流浪猫的反抗。”

    刘文英对张子安的宠物知识一向是很信服的,闻言之后倒是打消了多半的疑虑。

    这时,那只小白猫解除了危机,喵喵叫着向旁边的草丛里走去,低头在那里拱来拱去的。

    张子安走过去,拨开草丛,看到草丛里躺着一只成年的白色母猫,身上血迹斑斑,早已气绝多时。

    小白猫对着母猫又舔又拨拉,不住地呜咽,但母猫始终一动不动,尸体渐渐冰凉。

    张子安看到这只母猫的背脊上有一处凹陷,身体向不正常的方向扭曲,显然是被刘勇辉的金属球棒砸到了脊椎,令它当场死亡。

    “作孽啊!还是个带崽的猫……”

    刘文英也跟过来,看到这一幕不禁别了头,不忍再看。她同样身为母亲,最看不得的就是骨肉分离,心中原本对刘勇辉的一线同情顿时烟消云散。

    还好这只小白猫基本上已经断奶了,否则恐怕很难在外面活下去。

    弗拉基米尔和三只流浪猫听见小白猫的哀鸣,也过来看到了这悲惨的一幕,它紧咬牙关,金边绿眸的眼睛里有碧绿的火焰在燃烧。

    它带头蹲坐在母猫遗体的旁边,其他三只猫也学着它的样子蹲坐下来,并且垂下头,像是在默哀。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弗拉基米尔一字一顿地说道,将一只前爪搭在母猫的遗体上,合上它尚未瞑目的眼睛。

    其他三只猫仿佛从它的话里得到了无穷的力量,抬起头,目光里满是悲愤,这目光甚至令张子安也心头一颤。

    “不能把尸体就这么晾在这儿,会传染病菌的,我去拿个东西把它装起来,然后找地方把它埋了吧。”刘文英叹息道。

    “我车里应该有塑料收纳箱。”

    张子安快走几步,从五菱神光的后备箱里取出一个大小合适的空收纳箱,然后与刘文英一起把母猫的遗体装进去,盖上盖子。

    他本意是由他去埋就行了,但是刘文英执意由她去埋,理由是想把它埋在毛毛的墓边,让它和毛毛能做个伴儿。

    张子安表示同意,把收纳箱交给了她。

    “我先把它放回楼上,等中午吃了饭再去埋,月月可能早饿了,正好冰箱里还有几个冰袋,可以给它降温。”她低声说道。

    “那您慢走,我也要回宠物店了。”他说。

    “路上开车小心些。”刘文英点头叮嘱道。

    她抱着收纳箱走了一段距离,听到身后有声音,回头一看,是那只小白猫舍不得母亲的离去,正在亦步亦趋地跟着她,但又不敢靠得太近。

    见她止步,小白猫又往后退了几步,正好旁边的地上还散落着刘勇辉扔掉的小鱼干,它走过去嗅了嗅,不顾小鱼干上沾的灰尘,低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可怜的孩子,这是饿了吧……”刘文英蹲下,把剩下的小鱼干捡起来,抹掉灰尘,放在手心里向它示意,“来吃吧。”

    小白猫最初不敢靠近,但可能是太饿了,也可能是刘文英在收拾母猫遗体的时候身上沾到了母猫的气味,片刻之后就踌躇地凑近,从她手心里把小鱼干舔进嘴里,嚼了嚼咽下去。

    小鱼干没几条,根本填不饱它的肚子,它吃完之后甚至意犹未尽地连刘文英的手心都舔干净了。

    刘文英犹豫了一下,自言自语般喃喃说道:“家里好像还剩下了不少猫粮,浪费了有些可惜……”

    她站起来,向单元门口走了几步,一回头,发现它又跟过来,跟得比刚才还要近一些。

    她停,它就停;她走,它就跟。

    “跟过来就没办法了,这是公共场所,谁都能走。”她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自语道。

    接着,她没再回头,目不斜视地走进单元门,按下电梯按钮。

    电梯门开了,她走进电梯,从张子安和弗拉基米尔的视线里消失。

    但是电梯门却迟迟没有关上,超过了本应该自动关门的时间,像是有谁在里面按着按钮不让门关上。

    小白猫跟到了电梯口,犹豫了几秒,又回头看了看张子安和弗拉基米尔,最后小心翼翼地也走进电梯里。

    电梯门关上了。

    “她是个好人。”弗拉基米尔评价道。

    “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张子安附和道。

    弗拉基米尔仰头看了他一眼,“但是反动派也不少。”

    “这个嘛……”张子安想解释一下。

    弗拉基米尔打断道:“好人,往往总是沉默的大多数,而反动派虽然只有一小撮儿,却像几粒老鼠屎一样坏了一锅汤!”

    张子安无言以对,因为它说的是完全正确的,特别是“沉默的大多数”,这个用词太精辟了。

    谁都知道虐猫是错误的,各地论坛上的帖子里一说到虐猫事件总是义愤填膺,但是当虐猫事件切切实实在眼前发生,而且是由一个像刘勇辉那样的壮汉来实行时,又有几个好人能鼓起勇气上前阻止呢?

    即使是被它评价为“好人”的刘文英,也没有当场去阻拦刘勇辉。

    “她是量力而行,一个年近四十的中青年妇女,就算是见义勇为也要先保护自己。”他替刘文英辩解道。

    弗拉基米尔没有再说什么苛责的话,而是朗诵道:“当**来抓**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人;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

    这是在波士顿的犹太人死难纪念碑前的一段话,流传很广,张子安也听说过,弗拉基米尔引用在这里还是挺合适的。

    虐猫者都是心理扭曲的,他们今天虐猫,明天就可能对人类犯下罪行。

    如果大多数好人对今天的虐猫事件保持沉默和旁观,明天就可能品尝自身养虎为患酿成的苦果。

    弗拉基米尔说道:“根据这些天来的观察,我做出以下判断:指望人类反省到自己的错误,进行自上而下的温和变革已经不太可能,流浪猫想要自救,就只能采取一些更激烈的手段,进行自下而上的根本性变革!”

    张子安一愣,没回过味儿来它说的根本性变革是指什么。

    弗拉基米尔向后挥了挥猫爪,把那三只流浪猫叫过来,向他介绍道:“它们以后就是驻扎在这个小区的联络点。”

    “联络点?联络什么?”他更纳闷了。

    “流浪猫之所以受欺负,是因为流浪猫之前总是一盘散沙,甚至搞窝里斗,所以我要把流浪猫都团结起来。”弗拉基米尔认真地说道。

    猫每只爪子上有四只脚趾,它伸出一只猫爪,又用另一只猫爪挡住前者其中一根脚趾,只露出其中三个脚趾。

    “凡是有三只流浪猫的地方,就要建立一个喵喵支部!”它宣布道。

    它放下一只猫爪,指着灰猫说道:“它性格沉稳,适合当支部长。”

    它又指着三花猫,“它思想觉悟比较高,适合当支部书记。”

    最后它指着小胡子流浪猫,“它太年轻,性格冲动,缺乏斗争的经验和锻炼,只能当支部成员,接受另外两只猫的领导。”

    三只流浪猫挺胸昂头,接受它的委派。小胡子流浪猫显得有些不服气,像是憋着一股劲迫切地想要表现自己。

    张子安:“……”你还挺会玩的!

    弗拉基米尔分派完任务,挥舞着拳头激动地说道:“每个喵喵支部都是一个联络点,以点连线,以线带面!农村包围城市,四周包围中央!最终形成一个天罗地网,让猫神雕像和虐猫者陷入喵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喵喵!”

    “喵喵!”

    “喵喵!”

    三只流浪猫全都跟着它兴奋地叫起来。

    最后,弗拉基米尔那金边绿眸的眼中腾起熊熊的碧绿色怒火,以仿佛要焚灭一切的气势说道:“我相信,喵喵之火,可以燎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