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999章 九九加一九,宠物遍地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布尔乔亚,即是小资,特指向往西方式的生活,追求内心体验、物质和精神享受的年轻人。“小布尔乔亚”这个说法非常古老,早在上世纪前半叶的民国时期就已经在中国流行起来,近年来已经使得不多了。

    弗拉基米尔似乎对赵淇的第一观感很差,直言讥讽她那种精致的生活方式,看不惯她那种时常把冷门餐厅、音乐会和爱情文艺电影挂在嘴边的作派。

    这也难怪,弗拉基米尔对物质方面的享受几乎没有任何追求,屡次拒绝了张子安给它弄张小床的提议,困了之后无论在哪里都席地而睡,与赵淇的生活方式格格不入。

    而且张子安知道赵淇的小布尔乔亚式的生活是建立在透支信用卡的基础上的,别看现在潇洒,等信用卡账单日的时候就会哭。

    赵淇依然觉得古怪,她自认为也算是亲猫体质,寻常的猫见到她,即使不乖乖地过来蹭她的裤角,至少也不会像这只陌生的蓝猫一样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厌恶,这令她很受伤,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它了。

    或者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张子安故意这么训练的它,为的就是让她出糗——只要他愿意,他绝对能做到这点。

    张子安察觉她的眼神不对,“干嘛这么盯着我?”

    “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还带着一只猫。”她冷淡地问道。

    “我来拜访刘文英,她在家不?”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这个我也不知道,应该在吧……你来之前没打个电话问问?”她没好气地说道。

    张子安倒也没有非要今天见到刘文英的必要,只是今天恰好有时间而已。

    “没关系,那我上去看看吧,没在家我就再下来。”他随意说道,又再次询问弗拉基米尔:“你要一起上去吗?坐电梯,不用爬楼。”

    弗拉基米尔看看他,又看看赵淇,摇头,“我还是留在下面吧,在周围逛逛。”

    张子安知道它不想跟赵淇坐一趟电梯,也没有勉强它,就让它自己在小区里玩玩吧。

    赵淇:“……你在跟猫说话?”

    “你没跟兰兰说过话?”张子安反问。

    “倒是说过……”赵淇也经常跟兰兰说话,但是……总觉得怪怪的。

    张子安从车里取出礼物,毕竟空手拜访不太好,然后自顾自地走进电梯,按下刘文英所在楼层按钮,“你来不来?不来我就上去了。”

    赵淇回过神来,赶紧小跑两步,也进入电梯,按下自己的楼层。

    电梯门关闭,电梯开始上升。

    “对了,你真把那只猫留在外面了?”赵淇惊讶地问道。

    “放心吧,它不会跑丢的。”张子安满不在乎。

    “不,不是这个意思……”赵淇知道他会错了意,提醒道:“自从毛毛——也就是文英姐那只猫出事之后,这个小区里经常有人拿着球杆棍棒驱逐流浪猫,说是怕流浪猫传染狂犬病,现在我都不敢把兰兰抱到楼下晒太阳了……你那只猫自己留在下面,又没有项圈之类的证明它是家养猫,会不会……出什么危险?”

    她这一说,张子安也想起来了,上次来的时候好像还遇到一个五大三粗的年轻男人气势汹汹地在小区里到处寻找流浪猫,声称见到一只就打死一只。不仅如此,整个小区里闲得没事的老头老太太们也在到处宣扬流浪猫的危险,说会咬老人、咬小孩、咬孕妇,感染上狂犬病怎么办?

    他当时就不认同这种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做法,但无奈胳膊拧不过大腿,想去硬肛这些大爷大妈那真是活腻歪了。

    他也有些心虚,弗拉基米尔自己留在下面会不会出危险呢?

    但是他又转念一想,觉得自己可能是多虑了,弗拉基米尔的警惕性是很高的,时刻绷紧阶级斗争那根弦,而且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并非寻常的流浪猫可比。

    “谢谢提醒,不过我觉得没事。”他说道。

    与其为弗拉基米尔担心,倒不如为人类担心,希望它的喵喵主义铁拳别下手太狠……那可是连游戏能报错的一拳。

    “随你。”赵淇耸耸肩。

    电梯停在刘文英的楼层,张子安离开电梯,总算从香水味中脱离出来。

    他确认了一下门牌号,按响了门铃,同时清了清嗓子。

    “谁啊?”门里响起模糊的回应,听起来像是刘文英在家。

    “是我,奇缘宠物店的张子安。”他扬声说道。

    “来了,来了。”

    哗啦一声,门锁开启。

    “是小张啊,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了?快请进来吧。”刘文英很意外,不过还是热情地请他进屋。

    一段时间没见,刘文英的脸色像是憔悴了不少,看得出来痛失爱猫令她很受打击。

    月月从玄关处探出小脸,神情懵懂而紧张。

    “文英姐,贸然前来打扰,主要是来附近拜访一位顾客,顺便过来串串门。”张子安笑道,然后向月月挥挥手,“月月,还记得帅气的店长哥哥吗?”

    月月似乎还真记得他,目光在他脸上盯了一会儿,喃喃说道:“卖猫猫的……”

    “对,我就是卖猫猫的,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啊!”张子安沾沾自喜,从身后拿出礼物,“月月,这个公仔送给你,喜不喜欢?”

    他准备的礼物是从柏林电影节带回来的限量版柏林熊公仔,已经绝版,刚才在电梯里赵淇威逼利诱向他索要了好几次,都被他严辞拒绝。

    看到这只系着红围巾的可爱柏林熊公仔,月月眼睛一亮,小跑过来一把抱住就不松手了。

    “呀,你说你,来串门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啊……”刘文英看到柏林熊的包括袋上全是德文,再联想到张子安之前去德国领奖,知道这是他带回来的纪念品,肯定不会太便宜。

    “月月,快,谢谢叔叔。”她揉了揉月月的小脑袋。

    “谢谢叔叔。”月月奶声奶气地说道,马上就抱着柏林熊回自己房间玩去了。

    刘文英看着女儿的背影叹了口气,“自从毛毛出事后,好久没看到她这么开心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