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997章 我很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小丑鱼尼莫与蓝刀鲷多莉都是《海底总动员》的主角,论知名度的话,尼莫还在多莉之小,但要论市场价格的话,小丑鱼远不及蓝刀鲷。

    赵焊工的外孙女还小,没有金钱观,也不在意这两个谁贵谁贱,她只知道尼莫也很可爱,虽然她更喜欢多莉。

    “你有尼莫?”她奶声奶气地问道,目光在张子安的双手上打转儿。

    “有,只是没戴在身上,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会找人给你送过来,或者让你姥爷去我那里取也行。”

    张子安店里有不少小丑鱼,都是从海边捞回来的,他有信心从里面找出一条神似尼莫的鱼。

    小女孩仰头看了看姥爷,又看了看吴爷爷,心不甘情不愿地垂头不语,摆明了不愿意换。

    张子安看出了她的小心思,又额外增加筹码说道:“那……我用尼莫和马林父子俩换你的多莉,怎么样?”

    “真的?”她马上瞪圆了眼睛,小脸上浮现掩饰不住的欣喜。她更喜欢多莉,但尼莫和马林父子俩的诱惑力太大了,即使她还小,也知道1+1>1。

    “真的。”张子安承诺道,心说这小姑娘这么小就挺精明,长大后千万不要随了她姥爷的性格……

    她像是怕张子安反悔似的,立刻伸出小手指说道:“那,那就换!不许反悔!不许骗人!拉勾!”

    张子安哈哈一笑,同样伸出小指跟她拉勾。

    赵焊工心疼,只能劝慰自己,反正买这条蓝刀鲷是为了讨外孙女的欢心,既然两条小丑鱼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也算是达到了目的。

    吴电工终于解决了一桩心事,但是还没有完全放心,指着鱼缸里剩余的鱼问道:“张店长,剩下的鱼,你看看还有没有危险的?如果还有危险的鱼,你就一起拿走,别客气!”

    不仅是吴电工,连张子安也对赵焊工选鱼的功力心有余悸——世上的观赏鱼种类何止千百,他总能碰到那些最危险的。

    张子安弯下腰,目光从剩下的观赏鱼里扫过,由于已经将其中一些鱼分流到其他小缸里,现在可以看得比较清楚。

    “……”他指着其中一条体型小巧的鱼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鱼么?”

    吴电工本能地紧张起来,他见这条鱼颜色鲜亮,心说颜色鲜艳的动物是不是都很危害啊?

    赵焊工摇头,“我看这鱼挺有意思,跟电视上那种扶桑产的方块西瓜差不多,价格也不贵,就买回来了,还真不知道它是什么鱼。”

    确实如他所说,这条鱼体型很有意思,方方正正的,像是从工厂模具里浇铸出来的一样,几乎是个正方体,跟其他流线型的鱼截然不同。

    它的外表呈现鲜艳的明黄色,遍布很多黑色的圆点,黑点相当密集,甚至可能引起密集恐惧症患者的反感。

    黄色的眼睛很大,与身材不成比例的大,位于正方体前面的两个顶点上,小嘴往前嘟着,厚厚的嘴唇像欧美明星一样性感,像是在说——“憋说话,吻我!”

    除此之外,它的胸鳍和背鳍都是近乎透明的。

    赵焊工去抢购鱼的时候黑灯瞎火,见这条鱼很有意思,就也买回来,想逗孙子和外孙女开心。

    吴电工狠狠瞪了赵焊工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张店长,你就直说吧,这鱼是有毒还是有刺?”

    这问法也是没谁了,张子安哭笑不得,解释道:“这是木瓜鱼,金黄色的木瓜鱼又叫金木瓜——被您说中了,这鱼确实是有毒的。”

    吴电工的火腾地冒上来了,真想抽赵焊工几巴掌,尼玛买了一缸鱼,里面居然有两条带毒的!

    “不过呢,您别太担心,这鱼虽然是有毒,但只要您不要把它吃了,它的毒只会毒到其他鱼而已,不会毒到人。”张子安劝道。

    赵焊工强自嘴硬,“我买的时候看这鱼颜色鲜艳得吓人,就估摸着它有毒,本来就打算把它单独养的……”

    张子安看他们两个又要争执,赶紧打断道:“这种鱼的学名是粒突箱鲀,外国俗称小黄盒鱼,中国的渔友叫它木瓜鱼……其实我没看出它哪里像木瓜,倒是小黄盒鱼这个绰号更贴切。别看它体型小,受到惊吓时会分泌强烈的神经毒素,一言不合就能把整缸的鱼全毒死,最悲剧的是它明明是为了自卫才放毒,却往往会连它自己也一起毒死,因为它免疫不了自身的毒性……如果不想翻缸的话,最好不要把这种鱼与其他鱼和珊瑚混养。”

    赵焊工一听,连忙拿起鱼捞,想把这只木瓜鱼捞出来,以免木瓜放毒,殃及池鱼,但是被张子安拦住了。

    “赵师傅,您别现在捞它啊,等把其他鱼都捞出去,单独把它剩下就行了——万一在捞它的过程中它受惊放毒怎么办?”张子安提醒道。

    赵焊工一拍脑门,“有道理!我一激动把这茬儿给忘了!哎!毕竟是老了啊!”

    吴电工紧接着问道:“那其他鱼都没危险了?”

    张子安看了看,点头道:“放心吧,其他的鱼都是很安全的观赏鱼,不会出什么危险的。”

    “那就好。”吴电工总算放心了。

    吴电工在旁边骂,赵焊工一边捞鱼一边跟吴电工狡辩,两个老头你一言我一语的,虽然看上去火药味十足,但其实彼此都不会往心里去。

    张子安看了看时间,“吴师傅,赵师傅,那你们忙着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吴电工一听,把装有蓝刀鲷的小鱼缸抱过来递给张子安,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你啊,张店长,又麻烦你跑了一趟……”

    “没事,顺路而已。”张子安招呼在屋子里东看西看的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咱们走吧。”

    等张子安和那只蓝猫走后,吴电工不禁失笑道:“这张店长还真有意思,居然给猫起了个洋名……”

    “老吴,你上高中时学的是俄语吧?这名字是啥意思?”赵焊工问道。

    吴电工感慨道:“一晃都这么多年了……让我想想,弗拉基米尔,在俄语里的意思是——主宰世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