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982章 言传身教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自制纸棉,是仓鼠繁育过程中很重要的必备物品,可以从网上买到成品,成品是整张的原浆纸,不添加任何人工染料,自行剪成手指宽的纸条,因为仓鼠生了幼崽之后,就会在本能的驱使下寻找做窝的材料,如果找不到的话,它会很焦急,尽管主人可能已经为它准备了窝,但是没用,它只有用自己做的窝才安心。

    纸棉是张子安免费送给孩子们的,一包也就十块钱,让孩子们剪成纸条。

    孩子们看到母仓鼠居然在吃纸棉纸条,都很惊讶。

    “仓鼠妈妈是饿了吗?为什么吃纸棉啊?”小芹菜担心地问道。

    “是啊,要不要给它喂些东西吃?万一它饿急了吃小仓鼠怎么办?”另一个孩子也附和道。

    “你们以为它是在吃么?不是,它只是把纸棉储存在它的颊囊里,方便搬运搭窝,之所以要把纸剪成手指宽的细条,就是因为太宽了它的嘴吃不下……

    纸棉经过在它嘴里的中转,沾上口水之后会变得更软,因此不能用普通的木屑代替,木屑太硬,它吃不下,也不适合搭窝。

    它把好几条纸棉吃进颊囊,然后跑回它的幼崽那里,把纸棉吐出来,无师自通地开始搭窝,然后又跑到角落里吃纸棉。

    “直接把纸棉放近一些不好吗?”有孩子问道,“省了它来回跑了,它刚生完孩子很辛苦吧?”

    张子安点头,“它确实很辛苦,但纸棉的制作和运输过程中难免沾到人的气味,让它吃进嘴里再吐出来,就能以它自己的气味覆盖掉人类的气味,所以不能放得太近。”

    孩子们看着忙碌的仓鼠妈妈,明明刚生完孩子,体力已经透支,却依然不辞辛劳地一遍又一遍来回奔波,为孩子们搭建遮风挡雨的窝,不由地对它心生敬意。

    张子安趁机说道:“你们的妈妈在生你们时,经历的痛苦比仓鼠妈妈要严重得多,为了照顾你们长大,付出的辛劳也比仓鼠妈妈要更多,不仅要照料你们的衣食起居,把你们一口口地喂大,还要像仓鼠妈妈一样每日奔波于家庭和工作地点之间,挣钱来换来更大更舒适的房子,换来好吃的、好玩的,换来你们更幸福的生活……所以你们要体谅自己的妈妈,不要总是惹她生气,尽量帮她分担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这是对她最好的报答。”

    想起自己的妈妈平日里的辛苦,而自己却经常因为学习和淘气而惹她生气,有几个平时比较顽皮的男孩子羞愧地低下头,几个本来就敏感的女孩子更是感动得抹起了眼泪。

    如果只是站在讲台上唠叨,绝对起不到这样的效果,无法让孩子直观地了解当母亲的辛苦,必须让他们亲眼目睹、亲身感受,才能让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能够做到这点,买宠物的花费、养宠物的辛苦,也就有了意义。

    无论是家里养宠物,还是学校开办饲育课,目的都绝不是单纯地让孩子玩,而是在养宠物的过程中培养他们的爱心与责任感,若还能在繁育过程中体会母亲的辛苦,那就再好不过了。

    孩子们都已经暗下决心,决定今天回到家以后要试着开始学做家务,哪怕是帮母亲扫扫地,或者擦擦桌子也好。

    “小芹菜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你们要多向她学习。”张子安鼓励道。

    “我……我做的还不够……”小芹菜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王雅宁有些尴尬,她的学习很好,课余时间都用在做题和各种兴趣班上面,她妈妈也不让她做家务。

    在小声交谈的过程中,母仓鼠已经把角落里的纸棉一根不剩的全搬过来了,在木屑刨出一个浅坑,把幼崽们放进去,然后在上面覆盖上纸棉,做成一个简单而保暖的窝,毕竟刚出生的小仓鼠是没毛的,保暖能力很差。

    “仓鼠宝宝不会憋死吗?”有人担心地问道,因为眼瞅着纸棉已经把所有的仓鼠幼崽全都盖住了。

    “放心吧,这就是纸棉和木屑的好处,中间有很多空隙,可以呼吸的,没问题。”张子安说道,然后取来母仓鼠常用的食盆,拆开一袋网购的羊奶鸡蛋小馒头,放几个进去,再放进纸板箱,作为母仓鼠补充体力的食物。

    虽然他尽量鼓励孩子们自己动手准备养宠物的物资,但烘培对孩子们的难度太大了。

    母仓鼠依然在忙碌地做窝,即使他准备了食物也没没时间吃,只是在路过饮水器的时候匆匆舔一口水,补充因为生产而流失的水分。

    “你们这里有电热水壶吧,明天你们拿个鸡蛋来,用白水煮鸡蛋,煮好之后,掰下指甲盖那么大的蛋白喂给它,给它补充蛋白质,别喂多了,剩下的可以喂给其他仓鼠。”张子安吩咐道。

    “我看有人用面包虫喂仓鼠的,吃活食是不是更好?”有个男孩子问道。

    女孩子们都恶心地皱起了脸,纷纷说道:“不要面包虫,好恶心的!”

    张子安这次站在女孩子们这边,赞同道:“最好不要喂面包虫,对家养宠物来说,活食并不一定好,因为活食可能带有细菌,而且面包虫本身也有轻微的毒素。”

    转眼间,仓鼠幼崽所在的位置已经隆起一个小小的鼓包,几乎已经看不到幼崽的任何踪迹。

    最后,大功告成的母仓鼠终于满意了,自己也钻进纸棉的底下,若不是纸棉还在微微蠕动,甚至会令人误以为这个纸板箱是空的。

    “仓鼠妈妈是怎么照料仓鼠宝宝的呢?真想看看啊。”孩子们惋惜地说道,但是纸棉完全遮挡了视线。

    “如果很想看的话,倒是也有办法,不是还有其他仓鼠妈妈也快生了么?找一个普通的玻璃鱼缸,或者亚克力的透明仓鼠笼也可以,把木屑稍微铺得薄一些,这样你们从底部往上看,也许就能看到仓鼠妈妈是怎么照料宝宝的了。”张子安给他们出了个主意。

    孩子们恍然大悟,对下一次的接生过程充满了期待。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