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981章 一次性筷子的正确用法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作为普通人来说,不知道猫和仓鼠可能有食子癖还好,一旦知道了,看母猫或者母仓鼠与刚出生的幼崽有亲密接触,就紧张地以为它们是要吃掉幼崽,很多时候还真是无知者无畏。

    其实张子安看得真切,母仓鼠确实下嘴了,但咬的是脐带,而不是在吃幼崽。

    这下连总是面带笑容的小芹菜也生气了,向后一拉王雅宁,压抑着怒气批评道:“雅宁,你不要那么大声说话!吓坏仓鼠妈妈了!”

    其他同学也都觉得王雅宁太沉不住气了,只是他们不敢说出来。

    王雅宁还挺不服气,“可我明明看它好像要吃掉幼崽的……”

    “现在怎么办啊?”

    “要不赶紧把小仓鼠拎出来吧?”

    其他孩子们也在议论纷纷,还有个孩子伸手就要去拎小仓鼠。

    张子安把他的手拍掉,打断他们的争论,说道:“先别吵了,你们这里有没有一次性筷子?给我拿一双来!”

    “一次性筷子?”

    在场的小学生听了都是一愣,其中有个比较顽皮的男生想歪了,脸色一变说道:“难……难道你要吃‘吱吱’?”

    “吱吱?”

    其他孩子更愣住了,“吱吱”是啥?还能吃?

    张子安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当然肯定不是指π的叫声,而是某些地方流行的一种另类的食谱——将活着的老鼠幼崽在酱油醋里蘸蘸,然后直接放嘴里嚼,老鼠幼崽在死前的一声惨叫“吱吱”,故而得名。

    这种吃法可以说是相当残忍,残忍程度堪比生吃猴脑,难怪其他孩子全都没听说过。这个小男孩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过,一听张子安索要一次性筷子,再联想起仓鼠的幼崽,以为张子安是眼看仓鼠幼崽活不成了,与其被仓鼠妈妈吃掉还不如干脆自己吃掉……

    张子安肯定不会向孩子解释何谓“吱吱”,否则他们肯定会做噩梦的。他向那个小男孩递了个眼色,说道:“什么吱吱呀呀的?别说废话了,有没有一次性筷子?”

    “有,我刚才路上买的包子,附带两双一次性筷子,不过我还没用,还是用手抓着包子吃更痛快……”另一个小男孩说道,并递过两双一次性筷子。

    张子安不能同意更多,用筷子夹包子吃的都是异端。

    “真不讲卫生!”王雅宁面露恶心。

    两双一次性筷子都是用塑料薄膜包裹着,未拆封。张子安撕开其中一双的塑料薄膜,把较细的一端在纸板箱上蹭了蹭,蹭掉可能留存的毛刺,然后全神贯注地盯着母仓鼠。

    这是母仓鼠的第一次生育,本来进行得好好的,被王雅宁这又尖又细的一嗓子吓得有些不知所措,刚生下来的小仓鼠掉在木屑里不停地蠕动,它也不去管,只顾着用小圆眼睛滴溜溜地左顾右盼。

    大部分仓鼠的胆子很小,平时有个风吹草动都能吓得瑟瑟发抖,在生产期间若被惊吓,有可能吃掉幼崽,或者带着幼崽逃跑,跑到它认为安全的地方。

    张子安吩咐闲着的小孩子准备一个空的纸板箱,在里面倒进新的干净木屑,然后用一次性筷子夹起母仓鼠,放进新的纸板箱里,让它和幼崽暂时分开。

    他用筷子在旧纸板箱里拨拉了几下,在角落里找到一堆湿湿的木屑,用筷子夹起几片,放到新纸板箱里母仓鼠的身边。

    “那是沾了鼠尿的木屑。”有一个小男生提醒道。

    “没关系,要的就是这个。”张子安说道。

    换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新环境,为了让母仓鼠感到安心,就要把沾了鼠尿的木屑、纸片、棉花等东西跟着母仓鼠一起转移过来,令它消除对新环境的戒心。

    张子安又夹住沾了鼠尿的木屑在幼崽身上蹭了蹭,把母仓鼠的气味蹭到它身上,然后更加小心翼翼地夹起它,放到新纸板箱里母仓鼠的身边。

    孩子们紧张地盯着转移的过程。

    “从现在起,三周之内不要用手去触碰仓鼠幼崽,不要把人类的气味沾到它们身上,需要清理纸板箱时要像这样用一次性筷子夹。”张子安轻声解释道。

    有孩子刨根问底地追问道:“三周后呢?”

    “三周后?三周后幼崽已经长大了,可以离开母亲分笼了,那时候已经能直接用手抓了。”张子安答道。

    “我筷子使得不好,戴手套捧着幼崽行不?或者用勺子?”有个小男孩不好意思地问道。

    其他孩子低声窃笑。

    “最好别,用勺子容易让幼崽掉下来,需要转移时让筷子使得好的人来弄吧。”张子安没有嘲笑他,很多小孩子都不太擅长使筷子,特别是家长特别宠爱的那种,有些孩子甚至七八岁了还要让家长一口一口地喂。

    其实戴手套是可以的,但前提是手套必须是一次性的,没有沾染人类的气味,而且戴手套的过程必须规范,否则戴了等于白戴,这些要求对小学生来说太难了,还不如用一次性筷子简单方便。

    母仓鼠嗅了嗅幼崽,在幼崽身上闻到了自己的气味,这令它本能地认为这是自己的孩子,于是把幼崽拨拉到自己身边,新环境也令它更加安心。

    不一会儿,第二只幼崽顺利地生出来了。

    然后又是第三只、第四只……

    孩子们看得目瞪口呆,喃喃说道:“真能生啊……”

    母仓鼠足足生了八只幼崽,鼓胀的腹部才稍稍平坦下来,精疲力竭地用身体压住幼崽们,为它们保暖,同时又用圆眼珠左顾右盼。

    “让你们提前准备的自制纸棉,准备好了没?”张子安问道。

    “准备好了。”

    小芹菜拿来一袋自制纸棉递给他。

    他拆封之后,抓起一把适量的纸棉,洒在纸板箱的另一个角落里。

    “自制纸棉是干什么的啊?”孩子们好奇地问道,他们一直很好奇,用这些宽条状的纸棉干什么。

    张子安没有回答,示意让他们仔细看。

    母仓鼠很快注意到这堆纸棉,离开嗷嗷待哺的仓鼠幼崽们,快速奔向纸棉,张口就往嘴里吃。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