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976章 惊天一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优秀的特工未必能成为伟大的将军,而伟大的将军也无法取代优秀的特工,甚至可能被优秀的特工暗杀……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岗位,精灵也是如此。

    老茶就像是特工,精于单打独斗,个体战力无敌,而弗拉基米尔似乎更具有领袖魅力,也具有领导才能。

    说来也怪,尽管它的话听起来很狂妄,但它的信心却无形中感染了张子安和精灵们,令他们部分消除了对猫神雕像的恐惧。

    “你说的对,我们应该从战略上蔑视它,从战术上重视它,它原本也只不过是一块破铜烂铁而已,没什么可怕的。”张子安说道,同时也为自己鼓劲。

    “所以咱们就不要在这里干坐着浪费时间啦!赶紧出手结束这件事,让千千万万受苦的喵得到解放!”弗拉基米尔催促道。

    张子安点头道:“我们也想尽快结束这件事,而且也需要你的帮助,不过有个问题——你恐怕暂时不能离开这里,所以这件事急不得。”

    “不能离开这里?为什么?难道我被软禁了?”弗拉基米尔看看窗外。

    “不是,倒不是软禁……而是这个游戏的设定问题。”张子安尽量解释道:“由于一些原因,新来到宠物店的精灵不能马上离开,必须要过一段时间才行。”

    “谁说的?”弗拉基米尔追问道。

    “导航精灵说的,游戏说的。”张子安摊手,“而且其他精灵也是这样……除了飞玛斯以外。”

    飞玛斯在心象世界里与星海一样经历很多次生死轮回,学到了短距离瞬移的能力,这样才可以在刚来时就离开宠物店,不过也是尝试了好几次才成功,尝试的过程中,它脑袋上撞出几个包,鼻子也差点撞出鼻血。

    目前据张子安观察,弗拉基米尔只是身体比较灵活而已,显然没有短距离瞬移的能力,怎么可能随便出门呢?

    其实准确地说,那不是短距离瞬移这么lo的名词,而是以概率云状态的观察和塌缩,只不过短距离瞬移这个词更容易理解。

    星海按理说如果想离开的话也可以,但是它没有离开宠物店的意愿,从没尝试过。

    菲娜一来就宣称这里是它的神宫,也没有试图离开的意思。

    老茶深谙“忍”字诀,遵守游戏制订的规则,同样没有试图挑战这个规则。

    雪狮子依恋菲娜,π是深度宅,都没有主动想离开过宠物店,世华倒是想去外面的世界,但她有心无腿……

    如此算起来,在刚来时就想走出宠物店的精灵只有两个,一是飞玛斯,想跟着张子安去狗市,二是理查德,想去见它曾经的主人……前者成功了,而后者失败了。

    说理查德,理查德就到。

    它从枕头旁边的小毛毯下钻出来,伸展翅膀,用鸟喙搔啄腋下,十足像是一个懒散的抠脚大汉。

    “嘎嘎!你们好像在谈论本大爷?”它摇头晃脑地问道。

    “弗拉基米尔,你如果不信,可以问问这只鹦鹉,问问它当时是怎么在空气墙上撞了个鼻青脸肿的。”张子安说道。

    理查德浑然不觉得害臊,仿佛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嘎嘎!你想现在出门?本大爷劝你放弃吧,连本大爷都做不到的事,你就更做不到了!”

    弗拉基米尔不以为意,朗声笑道:“哈哈!不要被这些经验主义、教条主义和本本主义桎梏了思想,其他精灵做不到的,我未必做不到!”

    张子安又好气又好笑,明明是好心劝你,以免你撞在空气墙上伤了自尊。

    “嘎嘎,既然它不撞南墙不回头,那就让它试试吧!本大爷正好看热闹!”理查德惟恐天下不乱地撺掇道。

    弗拉基米尔没有理会理查德的调侃,而是认真地点头,“我要试试!我相信我能做到,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

    张子安无奈,既然它这么强烈要求想试,那就让它试试吧。

    他带着弗拉基米尔来到楼下,除了π和世华以外的精灵们也来到楼下——并不是所有精灵都像理查德一样是来看热闹的,只是起床后本来就会转移阵地至一楼。

    张子安拉开卷帘门,又打开落地玻璃门,指着门口说道:“那你就试试吧,不过小心啊,别太用力。”

    弗拉基米尔试探性地向外走了几步,果然在门口附近咚地一下撞到一堵无形的墙。它诧异地抬起一只前爪上下左右地摸了摸,发现这堵无形的墙完全封死了路。

    “嘎嘎!本大爷说了吧?”理查德炫耀般地扑腾着翅膀,在门里门外飞来飞去,“看见没有?本大爷就可以自由出入,是不是很羡慕?”

    弗拉基米尔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就此放弃,而是跳跃着进一步试探,但无论它跳得多高,无形的墙始终像拦路虎一样挡在面前。

    “你要不要试试能不能从窗户跳出去?”张子安知道它不甘心,给它打开窗户。

    理查德又飞到窗台上,叫道:“本大爷劝你别试了,徒然自取其辱而已!”

    弗拉基米尔依然不吭声,向窗外一跃而起,紧接着脑门又咚地一下撞到了无形的墙,把它弹了回来。

    这下子撞得挺重,它踉跄地倒退几步,险些站不稳,抬起一只猫爪揉了揉额头。

    “算了,别试了,就算是斗争也不要急于一时,来日方长嘛。”张子安很佩服它的勇气,但有些事不是光靠勇气就能解决的。

    飞玛斯也劝道:“谁都有擅长和不擅长做的事,没必要硬碰硬,我当初其实也是偶然……”

    弗拉基米尔知道他们是出于好意,但还是坚定地摇摇头,“喵了个咪的,我还真就不信邪!”

    它重新回到门口,死死盯着无形的空气墙所在的位置,金边绿眸的眼睛里突然迸射出炽烈的怒火!

    呼——

    这次它没有选择跃起冲撞,而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一只前爪握紧,断然高声喝道:“吃我一记——喵喵主义铁拳!”

    然后倾尽全力,向空气墙一拳击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