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973章 重返滨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终于回家了。”

    张子安看着熟悉的城市,不由地长舒一口气。

    在首都的这几天,他陪着飞玛斯去应付各种媒体的采访,在采访的间歇抓紧时间去附近的景点参观,有时候在参观的过程中就被一个电话叫回来,因为有重量级的媒体临时提出采访要求。

    应付媒体真的是比体力劳动还要累,总是要小心斟酌词句,尽量不要产生歧义,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断章取义。

    不论怎样,随着首都电影节的闭幕,剧组也终于完成了宣传任务,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奔赴新的工作岗位,而电影仍在火爆上映中。

    抵达滨海市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从机场前往市区的出租车上,偶尔会路过电影院,可以看到《战犬》的海报与其他大片并排而立,而进出影院的观众络绎不绝,令他和飞玛斯对电影的前景平添信心。

    出租车在宠物店门口停下。

    “师傅,多少钱?”张子安问道。

    “不用给钱,这就是飞玛斯吧?能让我跟它合个影吗?”司机师傅在飞玛斯刚上车时只是有所怀疑,但一听目的地是中华路,他就确信了八成,等张子安让他在奇缘宠物店门口停下,他知道车上这条狗确实是那条影帝狗。

    “当然可以。”张子安一听不收钱当然乐意,而且飞玛斯也愿意配合影迷。

    合完影,司机师傅兴冲冲地说:“这是我今天拉的最后一趟,晚上有人用这辆车专门跑夜班,我带着老婆孩子去看你们的电影——我先问下,电影紧张激烈不?不瞒你说,开了一开的车,很累,以前陪老婆孩子看电影时,如果遇到情节不紧张的电影,我经常在电影院里睡着了,还打呼噜,老婆孩子嫌我丢人,都不想带我去……”

    “放心吧,情节绝对紧张激烈,保证你睡不着,万一你睡着了,来我店里给你退票钱。”张子安保证道。

    “好嘞,有你这句话我就有信心了!”司机师傅挥挥手,开车远去。

    宠物店里黑着灯,店员已经下班离开了,五菱神光停在门口,车胎的纹路里残留着不少沙子,看来他们这几天没少去海边玩,就是不知道是否如愿以偿地赏到了鲸。

    张子安开门,进屋,开灯,然后拉下卷帘门。

    屋子里井然有序,收拾得挺干净,证明店员们没有因为贪玩而怠慢了工作。

    战天早已听出了他特有的脚步声,摇着尾巴过来迎接。

    张子安放下拉杆箱,亲昵地拍了拍它,作为对它的鼓励和关心。

    很多幼犬已经睡觉了,有些还醒着,抬头看了看他。

    幼猫们失去菲娜的震慑,玩得有些疯,不过看到他回来,知道菲娜一定也跟着回来了,立马就老实了。

    张子安拎着拉杆箱,和飞玛斯一起来到二楼,是时候把精灵们释放出来了。

    他先走进浴室,把浴缸里放满温水,然后点击释放世华,释放的瞬间赶紧躲到一边。

    噗通!

    世华凭空出现,掉落进浴缸里,溅起好大的水花。

    她从水里探出头,抹掉脸上的水,茫然地转头四顾,“什么?我的按摩浴缸呢?香喷喷的白毛巾呢?落地镜子呢?哦,这一定是梦,醒来就好了。”

    说着,她安心地闭上眼睛,想再沉入水底睡觉。

    “不,你死心吧,之前的才是梦。”张子安毫不客气地戳穿她的幻想。

    她捂着耳朵拼命摇头,“闭嘴!闭嘴!我不想听!我也不认识你!快让我醒过来!这是我做的最可怕的梦了!”

    张子安耸耸肩,看来让她接受现实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其实别说是她,就连他也很怀念五星级酒店的客户服务啊……

    他走出浴室,对着地板依次把星海、菲娜、老茶、雪狮子、π释放出来,又对着空中释放了理查德。

    看到熟悉的环境,其他精灵还留在原地未动,π就已经急不可待地跳到椅子上,吱吱叫着催促张子安赶快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它想在大家睡觉之前抓紧时间写一会儿小说,把这几天落下的更新尽快补上。

    张子安本想让它再歇一晚上,不过看这样子即使让它歇,它也无法安心地歇,只好如它所愿拿出笔记本电脑接上电源。

    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再次回落在二楼。

    “喵喵喵,老娘听说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你何德何能,居然敢两过敬事房而不入?”雪狮子率先发难。

    这几天他去了两遍故宫,因为第一次文丽有事,而且他要捕捉辟邪猫,没有能逛尽兴,第二天他带着精灵们又去了一遍故宫,终于把昨天没逛到的地方逛遍了,但是雪狮子对他死活不进敬事房很不满意。

    在这方面张子安是不会妥协的,是男人就不能进敬事房,不然做梦都会蛋疼。

    “大家先安静一下,π你也先停一下,有个新伙伴加入了我们,大家先来认识一下吧。”他对着空地释放辟邪猫弗拉基米尔。

    弗拉基米尔出现在空地上,它睁着金边绿眸的眼睛打量着四周,目光从其他精灵身上逐一扫过,最后落在张子安的脸上。

    “大家好啊,这里就是滨海市吗?”它抬起一只前爪轻松地打招呼,并没有因为成为众精灵瞩目的焦点而局促不安。

    “没错,咱们所在的位置是我的宠物店二楼,你可以向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张子安答道。

    弗拉基米尔点头,“我叫弗拉基米尔,可能有几位已经见过我了,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们的样子,在以后的日子里,大家可以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张子安有点儿惊讶,这个发言意外的得体,不像是它之前给他留下的那种嚣张的印象。

    “嘎嘎!本大爷早就想问了,你说你叫弗拉基米尔,难道你也是普京大帝的粉丝?”理查德落在张子安的肩头,饶有兴趣用小黑眼珠盯着它。

    “普鲸?普鲸是谁?”弗拉基米尔一脸茫然,“我不认识什么叫普鲸的。”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