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967章 正确的斗争策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截止目前,辟邪猫的每次现身都是藏头露尾,谁也没看清它的真面目。

    张子安一直以为它是一只黑猫,因为它总是能够完全融入阴影里,但此时仔细观察,发现它的毛色并不是纯黑的,在阳光下呈现很深的蓝色并且微微发灰。

    飞玛斯在宠物店里见过很多种宠物猫,见状疑惑地询问张子安:“英短?它是一只英国猫?”

    张子安微微摇头,“不,不是英短。”

    由于作为英短的蓝猫在国内占据统治地位,很多人一见蓝灰色的猫,张口就说是英短,连飞玛斯也不例外,但张子安一眼就能判断出来,这只辟邪猫的种类并非是英短。

    “如果我没认错,从外形特征上来说,它是一只俄罗斯蓝猫与中国土猫的混血猫。”他说道。

    俄罗斯蓝猫、法国沙特尔蓝猫与英国短毛蓝猫并称为世界三大蓝猫,但另外两种在中国很罕见,偶尔惊鸿一现也会被误认为是英短。

    张子安没有在现实中接触过俄罗斯蓝猫,但他毕竟是经营宠物店的,平时会充实一下自己的专业知识,否则被顾客问住就没办法装逼了。

    英短的特征是“圆”,眼睛圆、脸颊圆、爪子圆、尾尖圆、躯干圆,各种圆。

    俄罗斯蓝猫虽然也是蓝的,但相比于英短来说,俄罗斯蓝猫身材修长、四肢修长、脸小而尖。如果凭这些还无法区分,那还有一个更好区分的办法,就是蓝色英短的眼珠是黄色的,而俄罗斯蓝猫的眼珠是绿色的,还带有一丝金边。当然它们的瞳孔都是黑色或者棕色。

    但与纯种的俄罗斯蓝猫相比,这只辟邪猫的毛色要更深,深到在阴暗之处会令人误以为是黑灰色,一些细节特征与纯种俄罗斯蓝猫有所区别,应该是体内融入本地土猫的基因所致,但是俄罗斯蓝猫标志性的金边绿眼令张子安不会认错。

    辟邪猫旁若无人地走过来,品头论足道:“你这个人有点儿意思,在这个冷漠而且充满自私自利的世界里,你也算是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一开始我对你有很高的期待,不过你最后还是令我有些失望——如果满分是100的话,勉强可以给你打60分。”

    张子安不知道它在打什么分,想来是说刚才他解救婴儿的过程,但是连一向高标准严要求的老茶都对他做出很高的评价,凭啥才给他打60分?

    凭心而论,之前解救婴儿的过程中,有一些细节的做法值得商榷,如果有时间细加思考,也许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但即使这样也不能只是勉强及格吧?

    而且它的口气也太大了,说什么冷漠而且充满自私自利的世界……这个世界就算有缺陷、有坏人,但至少大部分人都是好人吧?比如出手帮忙的交警和辅警,如果没有他们,今天这事不会这么顺利解决。

    老茶也微微摇头,不同意辟邪猫的论断。

    “你指的是什么?是说刚才的事?难道你都看到了?”张子安诧异地问道。

    “当然。”辟邪猫点头,嗤笑道:“难道你以为,你遇到那两个诈骗犯兼人贩子只是个巧合?”

    张子安一怔,它是什么意思?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难道是……它故意把他引到那条特定的街道,让他与那对年轻男女相遇,然后借机观察他的反应?

    照这么说来,他以为自己和老茶、飞玛斯设下了陷阱,想给辟邪猫来个瓮中之鳖,其实早已经落入辟邪猫的算计,它故意将计就计,给他来个请君入瓮……

    这时,附近的墙头和屋顶上噌噌地蹿出几只各色的流浪猫,远远地盯着他们。

    流浪猫既然可以把张子安的动向通报给它,当然也可以把年轻男女的动向通报给它,它之前在老城区里东跑西蹿并不是在瞎跑,而是在寻找合适的时机让他和年轻男女相遇……甚至也许可以追溯到它在太和殿屋檐上主动现身的那一刻,从那时起,它就是在诱敌深入。

    张子安悚然一惊,好深沉的心机!好周密的计划!

    在它面前,他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一个自以为是的白痴。

    “在广场上注意到你时,我就觉得你挺有趣,于是故意给你安排了一个小小的考验,可惜你令我有些失望。”它惋惜地摇摇头。

    “哪里失望了?你说你给我打60分,我想知道另外40分扣在哪里?是不是因为我选择的时候不应该犹豫?”张子安不甘心地问道。

    他说的选择,当然是在追踪辟邪猫和追踪年轻男女之间做出选择的那一刻,他那时确实犹豫了一下,因为没把握那对年轻男女到底是不是人贩子,但即使如此,就算他早一些追过去,结果也没有任何改变啊,怎么也不至于扣40分……

    “不,当然不是,那种情况下,犹豫是正常的。”辟邪猫否定他的猜测,“那时我看见你攥紧了拳头,对不对?”

    “没错。”张子安承认,他察觉那两人可能是人贩子时,确实出于愤怒而攥紧拳头。

    “所以你为什么没有直接一拳打上去?”它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问道。

    张子安:“……”

    “正常情况下谁都不会一拳打上去吧?”他满肚子的槽点想吐,“当时我还没有确定对方到底是不是人贩子……”

    “但你至少确定他们是骗钱的,对吧?”它追问道。

    “那倒是。”他承认,“可是骗几十块钱、几百块钱也不至于动手揍他们啊,再说那还是个妹子呢,作为一个男人,为一点儿小事而动手打女人,这实在……”

    “看,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妇人之仁!”辟邪猫打断他的解释,瞪大眼睛,凛然说道:“在你的眼中,那是个女人,但是在我的眼中,那就是个反动派!”

    张子安:“……不至于扯到反动派的上面吧……”

    它义愤填膺地说道:“认清了反动派的真面目,你却还大费周章地去跟踪、找人求助,差点让反动派逃之夭夭,这是最差劲的斗争策略!”

    “那正确的斗争策略是啥?”张子安反问。

    它恨铁不成钢地抬起一只前爪,啪地重重拍在地上,喝道:“要武斗,不要文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