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963章 顺路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年轻男女起初没有发现张子安在后面跟踪,但是由于首都人流密集,老城区地形复杂,张子安不敢跟得太远,否则很容易跟丢。

    张子安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盘算应该怎么对付这两个诈骗犯兼疑似人贩子——最干脆的办法是把他们扣住,不让他们走,然后打电话把警察叫来,当场盘问他们的身份,但是他心里没底,因为普通公民是没有执法权的,擅自限制其他人的人身自由可是会涉及刑事犯罪,他承担不起这责任。

    见义勇为可以,但如果见义勇为可能会触犯法律,就只能另寻他法了。

    另一个办法是在附近寻找派出所,跑进派出所报案,但如果这么做的话,势必会失去年轻男女的踪迹,再想找就困难了,而且警察是否会重视也在模棱两可之间,如果遇到不负责任的警察,那就鸡飞蛋打了,失去很多却一无所获。

    想到这里,他不禁感慨可惜这里不是滨海市,否则给盛科打个电话,盛科肯定会重视的,这就是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啊!

    暂时想不出别的办法,他只能继续跟踪他们,准备随机应变。

    别看那对男女年纪轻轻,却似乎积累了丰富的反侦察经验,也可能是做贼心虚,走路时经常习惯性地回头,没过多久就发现张子安在跟踪,毕竟他跟得比较近,而且跟踪时的动作不能像演电影那么夸张,否则分分钟可能被别人举报。

    既然他们发现了,张子安索性也不藏了,从暗中跟踪变成明目张胆地跟踪,他们走,他就走,他们停,他就停,始终保持在若即若离的距离——你们有本事就报警吧,警察来了咱们就当面对质。

    他知道他们肯定不敢报警。

    二人的神情出现短暂的慌乱,停下脚步嘀嘀咕咕商量了一会儿,语气还挺激烈,似乎是在争论应该怎么办。最后,还是年轻女子说服了同伴,挤出笑容,抱着婴儿往回走,也就是向张子安走过来,而她的同伴愤愤不平地留在原地。

    张子安多少能猜到她想干什么,正好附近有个报刊亭,就装作翻阅杂志的样子。

    “大哥,你这一路跟着我们,是有什么事吗?”年轻女子走到旁边,讪笑着低声问道,语气倒是挺平静的。

    张子安当然不能承认,故作惊讶地瞪大眼睛,“跟着你们?没啊!顺路而已。”

    “呵呵。”年轻女子心照不宣地笑了笑,那神情分明是在说——装,装什么装?

    “那……大哥你这是要去哪?”她又问道。

    “随便逛逛,难得来一趟首都,当然要领略一番胡同和四合院的风情。”张子安睁着眼说瞎话。

    年轻女子沉默了一下,事到如今,双方只差挑明那层薄薄的窗户纸了,但谁也不愿意主动去撕破脸。

    “那什么……这位大哥,我们小两口初来乍到,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就算是我们有对不住你的地方,说话冒犯了你,出门在外混口饭吃不容易,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一般计较,这次就放过我们,行不?”她放低姿态恳求道。

    她的语气令张子安觉得自己倒像是个拦路打劫的恶霸,若她和她同伴仅仅只是在街头诈骗,说到这种程度,也许他心一软也就放过他们了,但是唯独这次不行,在弄明白事情真相之前,他不能轻易放过他们。

    “呵呵,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张子安干脆装糊涂,“我只是随便逛逛,谈不上什么得罪不得罪的。”

    这名年轻女子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笑容渐渐僵硬。她觉得自己低三下四地够给张子安面子了,奈何对方故意装傻。

    但是,这毕竟是天子脚下,她来这里是为了挣钱,不愿把事情闹大,否则不好收场。

    她一咬牙,从兜里胡乱抓出几张钞票,塞进张子安手里,说道:“大哥,现在都中午了,你还没吃饭吧?小妹我请你吃顿饭,咱们交个朋友,你别跟着我们了,行不?”

    张子安低头一看,嗬,出手还挺大方,这几张面值不等的钞票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百块钱,想必是他们从其他路人手里骗来的钱。

    他心里暗骂,身上带的现金比我都多,还尼玛在街上装穷骗钱!

    到了嘴里的肉,他焉能吐出来,马上点头答应,“行,我肯定不跟着你们。”

    “大哥,说好了啊?”她没有松开抓着钱的手,不放心地确认道,“你既然答应了,可不能不认账。”

    “放心吧,我向来说话算数,你可以相信我。”张子安露出爽朗的笑容。

    年轻女子得到他的保证,这才放心地松开手,他马上把钱揣进自己兜里。

    “说好了哦,大哥,拜拜,有缘再见。”她挥手道别,终于松了口气,快步向她的同伴走过去。

    “好了,搞定了,咱们走。”她对同伴说道。

    年轻男子没有回答,眼神直直地盯着她的身后。

    她回头一看,简直气炸了!

    张子安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又跟来了,嘴上的口型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说着:“没跟着你们,是顺路。”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吃软不吃硬,收了钱还尼玛不办事!

    张子安没有任何良心不安,反而神清气爽,觉得收了这一百块钱,连失去捕捉辟邪猫的机会都不那么心疼了……

    谁说时间是抚平伤痛最好的良药?明明钱才是!

    理查德在他头顶叹了口气,“她相信你真是瞎了狗眼。”

    年轻男女终于完全放弃了和谈的希望,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骂咧咧,脚下加劲,快步而行,试图甩掉张子安。

    无论比体力、比智力还是比无耻,张子安都不弱于人,怎么可能被他们得逞。他相信在首都的地界他们不敢诉诸于暴力,就算他们敢,他也不惧。

    而且他认为他们也不能这样一直走下去,他们在首都一定有个落脚的地点,可能在附近,也可能在郊区,那里应该就是他们团伙的老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