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645章 因与果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滨海镇”这个词如晴天霹雳一样击中飞玛斯,令它像被踩到尾巴一样跳起来。【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la.com】

    伍凝听不懂它说的话,但它的连声狂吠吓了她一跳,也令远处休息的家仆们一骨碌爬起来,抄起用来防身和打猎的长棍火铳,精神紧张地问道:“小姐,没事吧?”

    老爷命他们护送小姐进山出山拜望猫恩公和犬恩公,这本来是件苦差事,但自从这一猫一狗出现在荒山野岭里,无论是野兽还是劫道强人都渐渐烟消云散,再加上小姐体恤下人,对他们嘘寒问暖,进山出山变成一件轻松惬意的事。他们可不想小姐意外受伤,那老爷一定会打断他们的腿。

    “没事,没事。”伍凝镇定情绪,冲他们摆手,示意让他们不用过来。

    她不知道犬恩公为何突然这么亢奋,平时犬恩公都是一副懒洋洋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致的姿态,但她相信犬恩公不会伤害她——以这一猫一犬的神异,真想伤害她,就凭那些下人们也拦不住。

    “犬恩公请稍安勿躁,如果小女子做错什么事,请犬恩公明示,小女子一定尽力更正。”她向飞玛斯鞠躬施礼道。

    老茶也皱眉望向飞玛斯,不明白为什么它的反应这么大。

    飞玛斯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对老茶说:“老茶,你没听到?她刚才说去哪?”

    “滨海镇啊,怎么?”老茶不解地反问。

    “滨海镇……滨海镇……”飞玛斯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反复咀嚼着这个词。它起初以为是自己走神听错了,但它能听错,老茶不可能同时听错……也就是说,伍凝刚才真的提到了滨海镇。

    “滨海镇,是在哪里?”它顾不上回答,再次问道。

    老茶扬起脸,分辨了一下方向,抬起一只前爪指向东北方,“具体位置老朽亦不知,但大致是那个方向,距离此地万水千山,极为遥远。”

    飞玛斯遥望老茶所指的方向,目力所及之处只有连绵不绝的丘陵与群山。

    但是,隔着无垠的山野,在天际的尽头,它仿佛看到了一座坐落在海边的中等城市。

    它想了一会儿,问道:“老茶,我问你,一座小镇在一百年后会不会发展成一座城市?”

    老茶略加思索,点头道:“很有可能。”

    “那有没有可能名字不变,只是把‘镇’改成‘市’?”飞玛斯又问道。

    “当然也有此可能。”老茶肯定地说,“飞兄何来此问?”

    飞玛斯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似乎联系起来了,迫不及待地把这一发现告诉老茶,“老茶,我以前跟你说过没有,那家奇缘宠物店所在的城市,就叫滨海市啊!”

    “咦?此言当真?”老茶同样是一脸愕然。

    “千真万确!”飞玛斯肯定地说。虽然π在写小说时为了响应网站的要求,把那座城市的真名改成了滨海市,但滨海市就是滨海市,这座城市的客观存在是不会因为名称的改变而被抹杀的。

    “飞兄你的意思是……那座滨海镇会在百年后成为滨海市?”老茶终于明白了它震惊的原因。

    飞玛斯纠正道:“如果我没猜错,其实用不了百年,大概过上几十年,新中国成立前后就会升级为市。再过几十年,有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宠物店会在那座城市里悄然出现,一个叫张子安的男孩会在那里诞生,再过一些年月,他会回到滨海市继承宠物店……”

    “原来如此……”老茶也深有触动,它不用飞玛斯细讲,就明白了更后来会发生的事,就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样。

    “会不会是巧合呢?两处重名的事也时有发生……”老茶出于谨慎,略带保留地说道。

    飞玛斯也想到这种可能,但它觉得不会这么巧。

    伍凝耐心地等待,她看到这一猫一狗像是在激烈地争论一样,你喵一声我汪两下,她听不懂但是心中起疑——难道猫言狗语是通用的?这倒是新鲜。

    如果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一猫一狗是想打架呢。

    至于另外一只常被她忽略的猫……她侧眼望向草丛里那只扑腾得很开心的黑白小猫,它似乎只顾玩自己的,并不关心这边的事。

    飞玛斯的脑海中千头万绪,它有很多东西想说,却又抓不到关键。

    “对了,老茶!”它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急切地问道:“你刚才在想什么?”

    “老朽刚才在想什么?”老茶被它问愣了。

    “就是刚才,她说要远嫁滨海镇的时候,我看你若有所思,是在想什么?”飞玛斯详细阐明自己的疑问。

    “哦,老朽适才在想,她这一走,吾等何去何从呢?”老茶怅然说道,“这位姑娘言必称报恩,但无论是饮食起居,吾等均受惠良多,若没有她,吾等于深山中定然饱受风餐露宿之苦,说不定还要茹毛饮血……”

    “所以,你打算跟着她前往滨海镇?”飞玛斯盯着它问道。

    老茶皱了皱眉,“此念确有一瞬间闪过老朽心中,不知飞兄如何得知?”

    “那你为什么没说出来?”飞玛斯以问代答。

    “因为老朽想要征询飞兄和星海小友的意见再做决定……”老茶快速瞥了一眼星海,“吾等份属同侪,自然应同进同退。”

    “也就是说,如果此时此地只有你自己,不需要考虑我们,那你应该会跟着她前往滨海镇?”飞玛斯问出了最关键的一句话。

    老茶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天下不太平,此去路途艰险,老朽怕她有个闪失。”

    这就是了。

    飞玛斯终于领悟了历史的走向——在真正的历史中,老茶一定是长途跋涉,跟随她前往了滨海镇!

    “飞兄,你意如何?”老茶认真地问道,“是留在此地,还是前往滨海镇?”

    “这还用问?”飞玛斯眷恋地看了看此处的风景,它很喜欢这个可以悠闲晒太阳的山谷,但马上就要跟这里告别了,“虽然我很想留下来,但我知道必须要跟着她去——准确地说,是跟着你去。”

    是的,这就是历史。

    它此前一直纳闷,附近的野兽和强人已然绝迹,老茶单凭这座偏僻的侠猫义犬祠,是怎么收集到足够的信仰之力的——假设这是一部网络小说,旧地图已无敌手,是时候换新地图了。老茶随伍凝一路北上,估摸着是要横扫大江南北……

    伍凝还在等着它们的回答,虽然她也不清楚它们是要如何回答。

    飞玛斯想解释,但她又听不懂它们的话,只得向她挥了挥前爪,示意让她赶紧回家。

    “既然如此,那两位恩公后会有期!”

    伍凝恋恋不舍地再次鞠躬,然后招呼家仆和下人们出山。她一步三回头,频频向它们招手,以为这一别就是天各一方,此生再也见不到两位恩公了,更无法报答它们的救命之恩。

    飞玛斯半分也不伤心,而是笑嘻嘻地看着她离开,心里琢磨着过两天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会有多惊讶。至于出山以后怎么找到她,这不用担心,它的鼻子又不是摆设。

    “飞兄,不需要跟星海小友商量一下吗?”老茶指着星海问道。

    飞玛斯摇摇头,“不需要跟那个小傻瓜商量,反正它只要能玩捉迷藏就行。老茶,你不用考虑我们的想法,只需要率性而为。咱们也应该收拾一下,准备远行了……对了,土豆烤好没?”

    老茶:“……”这话题转得略快。

    飞玛斯从铜炉里翻出烤得外焦里香的土豆,一边吃一边把自己的推测捡一些关键的告诉了老茶。

    老茶略有所悟,也许百年之后成为精灵的自己会出现在滨海市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的。

    它望着逐渐远去的伍凝等一行人,对此行愈发期待,低声长吟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兰因絮果,必有来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