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642章 饱餐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张子安对婷婷和小庄说道:“我还有些事,先回店了。【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la.com】你们如果打算领养猫,从明天开始就过来吧,或者等你们什么时候方便也行,总之要连续不断报到一个月。”

    他们低声商量了一下,回道:“我们明天就过来。”

    “行,来的时候如果是租房就带着租房合同,自已的房子就带房产证,我们不会复印你们的房产证,只是记录一下地址。”张子安强调道,“身份证也要带着,只是用来确认你们留下的姓名是否与房产证或租房合同上的姓名一致。”

    婷婷和小庄点头表示记下了。他们要回去准备,先告辞离开了。

    其他人有的离去,有的回到店里继续吃饭,也有人加入了在大街上哄抢宠物的行列。

    爱萌宠的员工几乎是全体出动,分乘好多辆车,在城市里到处围堵宠物,并向哄抢者索要宠物,还真被他们成功地收回了一些宠物,不过相对于总量而言,依然是杯水车薪。

    张子安站在外面看了一会儿,圣母妹子仍然在和爱萌宠的员工争吵不休,互相威胁要把彼此放到微博上曝光。他见老茶和飞玛斯已经悄悄从二楼天台回到了店里,便向李氏夫妇招呼一声,从店铺正门回到了店里,然后重新把卷帘门关闭。

    飞玛斯和老茶等在室内,张子安一眼就注意到飞玛斯背上那条体型特别小的贵宾幼犬,还有那条极度虚弱的雌性贵宾犬。

    雌犬勉强睁开眼睛盯着他,眼神里透着愤怒与警惕。

    “这是怎么回事?”他把束缚住两条贵宾犬和项圈和编织绳解开,查看了一下雌性贵宾犬的状况。虽然他不是专业兽医,但长期受到父母的耳濡目染,再加上日常接触到的一些知识,应付小伤小病还是没问题的。经过粗略的检查,他发现这条雌性贵宾犬没有明显的外伤,它极度虚弱是因为严重营养不良,换言之就是饿的。另外,可能是在寒风中冻了很久,它身体冰凉,需要尽快暖和起来。

    “先试试能不能把它救活吧,其他的一会儿再说不迟。”老茶说道。

    “好的。”张子安把雌犬抱到了电暖气旁边,找了一条毛巾把它的身体裹紧。

    今天中午为了给老茶和飞玛斯壮壮行色,他炖了一锅的土豆炖牛肉,现在还剩下一些。于是他上到二楼厨房里,从冰箱里取出剩菜和剩饭。

    考虑到这条雌性贵宾犬长期忍受饥饿,肠胃功能大概比较虚弱,如果一下子吃太多不好消化的东西很可能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他把土豆和牛肉拨到碗里,把剩下的肉汤和米饭混合在一起,放进微波炉稍微加热之后,成了一盆既容易消化又营养丰富的牛肉粥,里面还有少许土豆渣和牛肉渣。

    他把牛肉粥端到楼下,喷香的味道令店里的幼犬们为之侧目,就连奄奄一息的雌性贵宾犬闻到味道之后也仿佛精神一振。

    贵宾幼犬徘徊在雌犬周围,既留恋于母亲的温暖,又对新奇的世界感到好奇。它也嗅到了牛肉粥的味道,扬起脸伸出舌头舔着嘴唇。

    张子安把牛肉粥放到雌犬的嘴边,见雌犬只能睁着眼睛,连头都抬不起来了,便又取来一个汤匙,舀起一勺热乎乎香喷喷的牛肉粥送进它的嘴里。

    出于求生的本能,雌犬的舌头一卷,贪婪地把牛肉粥吞进肚子里,转化为供自己生存下去的能量。

    一口,两口,三口……

    随着牛肉粥在胃里的消化,雌犬的身体暖和起来,恢复了些许力气,挣扎着蠕动一下,从躺姿改为卧姿,这样吃起粥来更方便,而且不容易呛到。它现在已经可以把头探进食盆里自己喝,不用张子安拿汤匙喂了。

    它眼神里的愤怒与警惕消失了,涌出无限的感激与亲昵。它这辈子见过太多坏人,却从没见过一个好人。所谓“好人”并非是指常规意义上的好人,而是对它好的人。

    贵宾幼犬也循着味道蹒跚着走过来,盯着牛肉粥不住地舔嘴唇,却没有凑过去喝。

    雌犬注意到了它,伸出一条前爪,把盛着牛肉粥的食盆往它那边推了推,喉咙里呜咽一声,像是在让它喝。

    幼犬也很想喝,毕竟它的肚子也很饿。张万国他们为了用它冒充茶杯犬,几乎从它出生以来就从没让它吃饱过,以求让它发育不良。

    张子安早就发现这条幼犬的体型比同年龄的普通贵宾幼犬小很多,但又距离真正的茶杯贵宾犬有些距离。它的体型太小,力气也小,而他用来盛牛肉粥的食盆又有些高,它爬了几次都没有爬上去,急得围着食盆团团乱转。

    他起身去给它拿了一张食碟,等走回来后,他看到雌犬已经把幼犬叼到自己的前爪上,让幼犬也可以喝到牛肉粥,自己则安静地等幼犬吃饱。

    “它们是……母子俩?”张子安问道。

    飞玛斯默默点了点头。

    “怪不得……”张子安早已猜到,只有伟大的母爱才能让饥饿的雌犬做到这种程度。

    由于张子安怕它们一下子吃得太多太猛伤到肠胃,牛肉粥的份量并不多,它们很快吃完了,甚至连盆底都舔了个干净。

    对于这条雌犬和幼犬来说,这辈子从来没有“吃饱”的概念,它们理所当然地认为这盆牛肉粥就是全部的食物,吃完就没了。因此当张子安又从楼上端来一盆加了碎蛋黄的白米粥并且放到它们面前时,它们甚至怯懦地不敢上去吃,直到他把食盆推到它们嘴边。

    幼犬只喝了几口蛋黄粥,张子安就把它抱到一边,不让它继续吃了,否则一定会撑到,剩下的蛋黄粥全被雌犬喝掉,喝得肚子都鼓起来了。

    他把空了的食盆收拾走,幼犬和雌犬又再次依偎在一起,雌犬温柔地为幼犬舔毛。

    它们的身上又脏又味,菲娜早已厌恶地皱起鼻子,张子安打算一会儿给它们洗个澡。

    不过在那之前,他必须先弄明白爱萌宠的养殖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