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宠物天王

首页
第625章 隔空对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飞玛斯一激灵醒来了。【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la.com】

    青草、祠堂、山风、炊烟和茶香的味道以光速远离,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它哪儿也没去,依然留在宠物店里,趴在张子安的躺椅旁边,只不过是早上醒来后在吃早饭前睡了个短暂的回笼觉而已——睡回笼觉的习惯大概是被菲娜传染的。

    星海追逐着美短,喵呜叫着从它身边跑过,钻到了躺椅后面。

    老茶没有在烤土豆,而是津津有味地观看电视里播放的早间新闻,一杯香茗放在它前面。

    飞玛斯从趴卧的姿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抖了抖毛。

    它闻到了熟人的味道,抬头一看是孙晓梦正在店里来回踱步,双眉紧锁似是在思考什么疑难问题。

    不远处传来张子安的声音,声音有些朦胧,像是隔着门。它侧头看去,看到张子安站在宠物店的门外,与穿着制服的盛科说了些什么,然后盛科就钻进警车里开走了。

    张子安回到店内,向孙晓梦耸耸肩,带着歉意说道:“谢谢你借我车,但关于这件事我暂时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她轻叹一声,难掩脸上的失望,“这不怪你。那我先走了,你还车时记得加满油然后洗个车。”

    “真够啰嗦的,你已经说过一遍了。”张子安无奈地回答。

    孙晓梦毫不客气地回击道:“上次是怕你装傻,这次是怕你装健忘。”

    飞玛斯脑子有些懵,搞不清目前的状况,在它刚才睡回笼觉的时候,错过了什么事吗?

    它比人类更灵敏的耳朵捕捉到扑腾翅膀的声音,不是蝴蝶或者蜜蜂拍打翅膀的声音,而是挺大的鸟类。

    声音是从楼上传来,准确地说,是从楼梯间传来。

    “嘎嘎!你好,door!今天怎么没穿白大褂?我喜欢你的白大褂!”

    刚睡醒懒觉的理查德摇摇晃晃从二楼下来,见到孙晓梦,立刻扑腾着翅膀飞过来。

    “你好啊,理查德!”

    孙晓梦暂时忘却了关于爱萌宠的烦恼,她抬起左臂,横置于胸前,理查德落在她的小臂上,正好与她的视线齐平。

    “白大褂啊,没穿白大褂是因为我的诊所今天歇业。”她答道,没有因为对方是一只鸟而敷衍。

    “嘎嘎!歇业?door,你是休假吗?”理查德好奇地又问。

    “嗯,是休假,回老家过年”她半开玩笑地说道:“理查德,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回老家过年?”

    理查德认真思考了一下,为难地用鸟喙搔了搔胸前的羽毛,“恐怕不行,没有我的照料,这个白痴恐怕活不下去。作为他的饲主,我必须要负起责任!”

    “我才不用你照料!”张子安回嘴道,“你这个整天吃完就拉的直肠子整天给我找麻烦,还谈什么照料别人!”

    孙晓梦惋惜地说道:“其实你不能跟我去,我老家在农村里,冬天太冷,你会生病的。”

    “嘎嘎!没关系!door,过完年,你还会回来的,对吗?”理查德歪着头问道。

    她莞尔一笑,“当然,过完年我就会回来的,还指望着诊所吃饭呢。”

    “那就好。”理查德满足地松开爪子,飞到旁边的展示柜上,“一路顺风,door!”

    “拜拜,理查德!”孙晓梦向它挥挥手,“年后再见!”

    “拜拜!”

    理查德目送她出门,目光里带着些许留恋。

    “其实我也想休假。”张子安怅然说道,“忙了半年,也确实该歇歇了。”

    “嘎嘎!你?还是算了吧,连这点儿苦都吃不了,还怎么找男朋友?”它大声叫道,并且飞到了最高的货架上。

    张子安的回应就是四下寻觅鸡毛掸子。

    “那个刚才我睡着了,你们在谈什么?”飞玛斯在他们折腾得鸟飞狗跳之前适时插言问道。

    “在谈给他找个男朋友的问题。”理查德身居高处,有恃无恐地说道。

    张子安脱鞋。

    “嘎!禁止使用投掷式化学武器!”理查德大惊失色,吓得一缩脖子。

    飞玛斯不得不阻止道:“我是认真的,你们要打可以等我问完再打。”

    “有你这么劝架的吗?”理查德表示抗议。

    飞玛斯则表示自作孽不可活。

    张子安暂时把鞋放下,回头看了一眼外间里专注作画的鲁怡云,答道:“是说盛科?他遇到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想请我帮忙,这件事跟孙晓梦也有关,但我实在想不出要怎么帮他”

    飞玛斯认真地听着,目光不时瞟向现实世界中玩捉迷藏的星海,思绪则飘向心象世界里侠猫义犬祠房顶上的星海,为什么那个星海让它回来呢?难道跟这件事有关?

    “是什么事?说来听听。”它问道。

    “嘎?跟door有关的事?”理查德也暂时停止了戏谑,站在货架顶上询问道,神情变得认真起来。

    张子安没办法,只得把刚才盛科讲的事又说了一遍,并且添加了他自己的看法与想法。

    “哦,原来是这样。”

    飞玛斯听完后,若有所思。

    “没错。”张子安答道:“我倾向于认为,爱萌宠的养殖场里肯定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否则不可能把宠物价格压得那么低,另外我也不太相信这么一家综合性的养殖基地还有能力繁育茶杯犬不过怀疑归怀疑,我们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想调查也无处可查,连人家养殖场的大门都进不去。”

    “哦。”飞玛斯点了点头。

    “嘎嘎!你这个白痴废物,不会想想办法吗?”理查德蛮不讲理地叫道。

    “有本事你想啊!”张子安毫不示弱,梗着脖子说道,“有本事你先下来!”

    “嘎嘎!有本事你上来!”

    “你瞅啥?”

    “瞅你咋地?”

    一人一鸟隔空对骂,令旁观者无奈加无语。

    他们没有注意到,同样在睡回笼觉的菲娜脸色越来越难看,已经快要发飙了。

    飞玛斯被他们吵得脑袋仁儿都疼,咳嗽了一声说道:“我明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我倒是有个办法,只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